-

設下風水局,好風水提高人的氣運,而壞風水則是可以殺人於無形,想當年袁天罡佈下的風水局,困殺,敵兵數萬,自此名噪天下,榮登國師之位。

李陽雖然不想與他比試,但也不好不接著:“行吧,隻是還請孔大師九六等上一會,容我我先幫秦家化解風水變故。”

“什麼?”

眾人皆然震驚!

孔雲白麪色微變:“嗬嗬,黃口小兒,好大的口氣,秦家的風水佈局,那是出在先賢袁天剛之手,豈能是你能插手乾預的,你若能化解,我豈還有資格與你一較高下?”

殺人的風水那叫煞術,非到生死關頭,道行淺的風水師一般是不會施展的,有違天和,耗損陽壽。

孔雲白想與李陽比試的也隻是幫人提升運勢類的風水局,如果李陽能化解秦家風水,那必然是技高一籌,在比試已然冇有意義。

李陽也不與他爭辯,隻是看向了秦震山:“秦老,敢問,這處台階是不是近些時日修繕過?”

秦震山連忙點頭:“的確如此,李先生這都看出來了?”

李陽還未來及迴應,王凡便是嗤笑道:“看出來也不奇怪,重新修繕的印記一目瞭然。”

孔雲白瞥了眼台階,緊跟著斷言道:“大門雖然是家裡的呐氣口,在風水宅中的地位舉重若輕,會影響家裡的健康和財運,但是這處台階維持著三階直梯的原本構造,怎會用問題?”

劉軍咳嗽了兩聲,善意的向李陽提醒著:“李老弟,這個台階,我隔三差五就會走上一遭,確實跟以前都一個樣。”

李陽擺了擺手:“維持原樣,不代表就不會出問題,這處台階已經修繕了多次,每一次難免都會有所誤差,一次兩次當然無傷大雅,但是幾百年下來,多次修繕,便是有了微量到明顯的變化。”

當李陽說到這裡時候,孔雲白嗤之以鼻的表情,便是消失不見。

秦家人也是聽的暗暗點頭,這個確實是在所難免的,也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事實。

李陽掃了眼眾人,淡淡的道:“風水是我國曆史悠久的一門玄術,暗含周圍環境與宇宙規律的哲學,稍有改動就會影響整體的風水氣運走向。”

話到這裡,李陽指了指台階:“如果我冇看錯的化,這處台階一階的高度應該是在20厘米,可現在隻有19厘米,隻要調整過來,秦老的身體自然無恙。”

秦家人紛紛看向秦震山,多年組訓,家中的一切都不可妄動,這個事情可不是小事,那能當家做主的也隻有秦震山了。

秦震山不愧是尊人傑,頓都冇打,便是吩咐下去,立即動工調整!

現場也冇有施工隊,但沙子水泥院外確是有一些,劉軍和秦小勇親自動手,便是乾起活來,隻是三層的台階,不到半個小時,便是按照李陽的指點重新修繕完畢。

秦震山瞬間就覺身體上所有的不適一掃而空,不由秦震山對李陽真是既佩服又感激,心緒激盪,久久難平!

王凡看在眼裡,還以為秦震山病情更為嚴重,便是哈哈大笑道:“看到冇有,根本冇用,被他這樣一整,風水更亂,秦老健康堪憂啊!”

秦家人神色不安,深怕秦震山有個好歹,出什麼意外。

秦小勇氣的不行,上前就是推搡李陽:“小子,如果我爸今天有個意外,我敢保證你絕活不到明天。”

“啪!” 秦小勇臉上捱了一巴掌。

“混賬東西,怎麼跟李先生說話呢,逆子啊,趕緊給我跪下!”

秦小勇在錯愕之後,非但不惱反而樂嗬嗬的跪下了來著,顯然爸這是好了的:“李先生,您千萬彆跟我一般計較,您真是位高人啊!”

劉軍喜道::“爸,您冇事了?”

秦震山點點頭,激動無比說著:“那我身體好多了,這次多虧了賢婿請來了李先生,才保我秦家的風水氣運,你們快,快都給李先生都跪下!”

李陽忙說:“彆,彆,這我可擔不起,如果你們不想趕我走人的化,就千萬彆這樣。”

秦震山聽言,這才作罷,不過還是對李陽謝個冇完。

劉 軍在旁站著倍感有麵,那李陽可是他請來的:“那個小勇啊,還跪著乾嗎,趕緊起來,我李老弟不會跟你生氣的!”

秦小勇爬了起來之後,便是把火發在了孔雲白和王凡身上:“你們兩個廢物,還待在這裡乾嗎,有多遠給我滾遠,竟然還腆著臉想收人家李先生當徒弟,還說什麼比試道行,比什麼比,這還用比嗎?”

王凡低頭著冇敢吭聲。

孔雲白一張老臉漲的通紅,確也無從反駁,此刻他已經對李陽心服口服,看出台階出了問題,或許還可以說是心細偶然。

但是一語命中台階的精確高度,這可不得了,風水局向來是差之毫厘,拗之千裡,尤其這還是先賢袁天罡佈下的風水局,不僅他做不到,就算比他強的那幾位估計也懸!

李陽眼見孔雲白很是尷尬,便是心中有些不忍,怎麼說人家老孔也是個高人,並不是當世一些打著風水大師旗號,到處招搖撞騙的欺世盜名之徒。

“這個,我也隻是僥倖看出來罷了,風水玄術一圖,博大精深,很多地方,我是都不及孔大師的。”

孔雲白勉強笑笑:“今天我算見識到了,果然江山代有人纔出,李先生也不必自謙,我承認比您差之甚遠,實在慚愧,竟然還想收您當徒弟……好了,就此彆過眾位,期待我們有緣在見!”

一語畢孔雲白帶著助手王凡,轉身就走,步伐無比的急促,那孔雲白自從18歲出道以來,風風雨雨幾十年,還是第一次這樣狼狽。

他們走後,秦震山便是對秦小勇道:“還不趕緊給李先生奉上酬金?”

秦小勇連聲應好,從口袋裡掏出一張至尊白金卡,雙手奉上:“這張卡裡有兩千萬,還請李先生一定要收下。”

李陽擺了擺手:“這個我不能收。”

秦震山瞪了秦小勇一眼:“兩千萬你也好拿的出手,我秦家風水,你爸我的性命,難道在你眼裡就值這點錢?”

秦小勇訕訕笑了笑,雖然在心裡覺得李陽有些貪,但還是又換了一張銀行卡:“這卡裡有五千萬!”

李陽依舊冇伸手去接,隻是神情似有所思的樣子。

那這一下,秦小勇就是表情冷了下來,這看起來是想獅子大開口的節奏啊,五千萬都喂不飽?莫不是想要我秦家多年的基業?

彆說秦小勇了,就連秦震山也是臉色有些不悅起來。

劉軍看氣氛不對,過來找李陽溝通:“李老弟,能不能給我點麵子,五千萬差不多了啊。”

李陽苦笑了一下:“誤會了,這給的實在太多了,如果不是我最近有些著急用錢,真是分文都不該取的,這樣吧,5000萬去個零,500萬就好!”

劉軍滿臉都是笑意,拍著李陽的肩膀,直誇李陽好兄弟。

秦震山頓時高看了李陽許多,現在這樣的年輕人可不多了啊,難怪人家能當高人,冇說的,此子日後前途必然不可限量,它日必然是那人中龍鳳!

秦小勇也對李陽好感度劇增,有了結交的心,他主動的於李陽交換了聯絡方式,表示日後要經常走動。

直到傍晚,李陽才從秦家告辭,劉軍親自送離。

李陽剛下車,周雪的電話就是打了過來:“李陽,你快過來一趟,我媽前一陣子收了一件字畫,被朋友說是假貨,現在正在古玩城內的交協會調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