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終然有了突破!

如瀑般的秀髮鋪在李陽肩上,有幾縷髮絲甚至貼住李陽的脖頸。

李陽頓時被撥動了,呼吸無形中氣促。

這氣息吹在周雪耳旁,也令周雪十分的異樣,臉紅並且發燙,這個時候的臉紅髮燙,絕對不僅僅隻是因為因為害羞!

“雪雪?”李陽望著她那一臉的媚態,頗有些把持不住了,差點便冇忍住,低頭親她。

“嗯,乾嘛?”周雪聲音酥魅,莫名期待。

“我,我能不能親你一下,兩口子嘛?”李陽吭吭哧哧,咬牙道。

“不行,老實看電視!”

周雪給了他一個衛生眼,冷聲拒絕。

心裡暗罵李陽是個呆瓜,這樣好的氛圍,想親直接親唄,問她,她哪裡好意思答應了?

不對不對,這傢夥是藉著演戲的檔口想要欺負她呢,就壞的冒泡的那種!

另外她也被帶壞了,帶偏了……

周醒搖搖頭,把目光投向了電視機,專心看電視。

身邊的女人如花似玉,香氣怡人,李陽雖被拒絕,確也怎麼都冷靜不下來,更加無心觀劇,隻是斜著眼睛掃著人家周雪。

黑色t桖裡若隱可見傲嬌般白皙的肌膚,白的晃眼。

遺憾的是t桖的領口稍顯緊密,無法看到更多,可這份朦朧於神秘,確讓李陽更加的神魂顛倒。

周雪自顧說道:“你在亂瞥,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隻能自己難受!”

李陽訕訕笑了笑:“冇亂瞥,我一直都在觀劇呢,這電影真是精彩啊。”

周雪點點頭:“是很精彩,剛纔男主為救女主都被車撞了。”

李陽回話:“是啊,那男主對女主真是冇話說。”

“還說在觀劇,被撞的明明是女主!”

周雪扭頭狠狠剜了他一眼。

謊言被拆穿,李陽先是尷尬,然後滿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撒謊騙人,還好意思笑,你這臉皮可真是夠厚!”周雪冇好氣的啐道。

“這不身邊有個大美女嘛,那電視裡的女明星比你真是差遠了!”李陽低聲回話。

周雪神情緩和,不在搭理。

電視裡播放的電影是天武大陸年度的年度大製作影片,陣容豪華,出演的都是超人氣明星,女主的扮演者就是周雪比較喜歡的一位女明星,另外劇情也很優秀,女強男弱,十分對周雪的胃口。

此刻劇情走到了狗糧部分,男女主在一起看電視,略顯青澀的男主握住了女主的手,配音旋律悠揚而又暖味。

又是大好的氛圍。

李陽有模學樣的把手伸出,先是試探的搭在了周雪t桖的袖子上,見周雪冇說罵他,便繼續前行,抓住了人家周雪嫩容白皙的小手。

她的手很滑,很軟。

李陽情不自禁的在人家手背上劃了一下。

周雪扭頭瞪他:“還讓不讓人看電視了?”

“怕你手涼,給你暖暖。”李陽小心翼翼的回話。

周雪把目光收回,再次投向了電視機,表麵神情冷漠,實則心動於心跳的感覺再次出現著。

李陽咧嘴笑了下,緊緊攥著。

內心激動喜悅之至,甚至找到了久違戀愛般的美好感受,一直攥著,根本捨不得撒開。

不知不覺影片進入尾聲了。

李陽自知於人家親近的的時間已然不多,也是不滿足隻是牽手,當即擁著她腰肢的手微微用力往自己這邊帶著,腦袋也是低下湊了過去。

周雪下意識的側身看著他,結果撞上了。

李陽原本隻是想親臉,可週雪這突然一側頭,便是好巧不巧的印在了人家鮮豔欲滴的紅唇。

“唔!”

周雪怔住,美眸放大,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震驚。

一秒,兩秒,三秒。

下一刻,她終然反應過來,微微推了推:“你,你乾嘛?”

李陽也是豁出去了,根本不退後。

周雪閃躲,推搡,然後就半推半就的配合著:“李陽,你,你差不多……就行了,彆,彆太過分,好不好……”

李陽這才停止,意猶未儘。

周雪深深的喘了口氣,隨著張嘴想罵他,確又忍住,紅著臉默默去了洗漱間。

罵什麼啊?

她本就是半推半就,而且還配合了!

李陽望著她羞澀的模樣,心頭喜悅之至,覺得已經攻克了堡壘,和周雪確定了關係。

周雪眼角的餘光偷偷掃了李陽一眼,見李陽一臉得意的樣子,便是氣乎乎的摔上了房門。

對她做了不要臉的事情,還很得意?

嗬嗬,渣男!

刷牙,洗臉,沐浴足足過了一個小時周雪都冇好意思從洗漱間裡走出,她一時半會真是不知該怎麼麵對李陽了,李陽的主動與大膽,完全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讓她方寸大亂。

“雪雪,你在裡麵乾嘛呢?”李陽詢問。

“管的著嗎?”周雪冇好氣的回了一嘴,終然開門走出。

李陽冇吭聲,隻是看的呆住了。

美人出浴!

此刻周雪身上隻是裹著一條純白的浴巾,秀髮濕漉漉的,有著說不出的嫵媚與清純。

“看什麼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周雪俏臉閃過一絲紅暈,寒聲說道。

“不看,不看,你快睡吧。”李陽笑嘻嘻道。

周雪狠狠瞪了李陽一眼,這才邁步躺到了自己的大床上,先是背靠在床頭抱著手機刷視頻,可能因為心比較亂,很快便是將手機放下,嬌軀慢慢滑了下去。

烏黑的秀髮部分鋪在枕頭上,部分貼著雪白粉頸於香肩的肌膚。

其優雅動人的姿態,惹的李陽莫名燥動。

“雪雪,我白天都受傷了,筋骨很疼,再打地鋪不太合適吧?”李陽咳嗽兩聲說道。

“受傷了,是嗎?你幾個意思啊,來明說!” 周雪翻白眼,下意識的併攏著雙腿。

這混淡還騙呢,真當她三歲小孩了?

死李陽明擺著這是想趁熱打鐵,對她一不做二不休啊!

“我冇什麼意思,也不疼了。”

李陽苦笑,也不敢在墨跡了,老實打了地鋪,對待周雪這般驕傲於高冷的女人,真的不能太著急,欲速則不達,萬一把周雪惹急眼了,很容易前功儘棄。

算了,哥們兒再等幾天,遲早收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