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記憶快要恢複了!

“殿下,太子妃的事情,皇主答應您了嗎,畢竟周大人結過婚生過子。”白無常小心翼翼的說道,“屬下冇彆的意思,隻是希望您能隱忍,待您君臨天下之日,再立周大人為皇後也不遲。”

“父皇看過雪雪的照片,非常滿意,讚口不絕,認為雪雪國色天香芳華絕代,可長我皇室體麵。”

柳劍確也不惱,隻是淡淡道,“天武大陸遠離大夏,互不往來,知道雪雪過往的人並不多,大約隻有三千,除了你和黑無常我已經全部宰光了!”

自從柳劍回到天武大陸後,殺人不計其數,近期死去的三千人不過滄海一粟。

白無常聞言立馬額頭冷汗蹭下,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殿下,屬下於大哥皆然對您忠心耿耿,決然不敢說出去的啊。”白無常顫聲說道。

“若敢泄露,我讓你們生不如死,退下吧。” 柳劍先是擰聲警告,然後不耐煩的擺手。

他其實並不是信的過黑白無常,之所以冇動手,隻因為他們兩還有點利用價值,西境王侯蕭遠山持兵百萬,已經對皇朝形成了很大的威脅,皇朝早有意誅殺蕭遠山以絕後患,可奈何蕭遠山察覺到了危險,近幾年已經不來皇城述職了。

不過三月後的太子冊封大典,西北侯蕭遠山在無藉口不來皇城。

他登上太子大位之期,便是西北侯蕭遠山的祭日。

蕭遠山擁兵百萬,麾下將士皆然以他馬首是瞻,西北子民也皆然敬仰,明麵處死,西北必亂,所以隻能毒殺暗害,凶手他已經想好了,那就是黑白無常這兩個替罪的羔羊。

黑白無常早年是蕭遠山的近身侍衛,被蕭遠山軍法處置過,讓他們兩當替罪羔羊,可信度非常高,西北全境也不會起疑。

“感謝殿下信任,屬下告退!”

白無常長長鬆了口氣,爬起退出,身上竟然已經被冷汗打濕。

柳劍等白無常退出後,既是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翻找相冊,當看到相冊裡一張照片後,立馬臉露溫柔之色,手指輕輕的再照片上劃著,微微有些顫抖。

“再等等,雪雪就是我的了,徹徹底底屬於我。”

柳劍喃喃道。

一直以來周雪都對他表示,結婚後便可以了,當想到結婚那天就能把周雪那完美的身段壓在身下,他便是渾身顫栗。

而他完全想不到此刻周雪正在被李陽壓著,不僅被壓,還很為熱情的配合與於迴應著。

“李陽……你有個差不多行了,唔……”

周雪美眸半磕,滿臉的嫵媚之態。

咕咚。

李陽確是忍俊不住的喉嚨狠狠的滑動著,這個時候的周雪實在太美了,烏黑的秀髮鋪在枕上,在加上那迷人的神態,實在讓他燥動,情難自禁。

“你快起來,你再這樣,我真的要生氣了嘛。”

周雪緊緊護著睡袍腰帶,咬著嘴唇道。

李陽也怕她生氣,跟自己翻臉,隻能戀戀不捨的躺到了一邊。

“誰給你這樣大的膽子?”周雪橫了他一眼嗬斥道。

“對不起,我太激動了。”李陽歉聲道。

“下不為例。”

周雪冷冷的道,隨著把臉彆到了一邊,不自覺的回味剛纔,意猶未儘!她知道李陽是激動了,那她何嘗不也是激動了?

“雪雪,你彆生氣好不好?”李陽有些不放心的道。

“我偏生氣。”周雪冇好氣的回話。

李陽聽她話音,便知冇事,咧嘴笑了下,側身抱著她。

“你個不要臉的又做什麼?”

“把手給我拿開,快點!”

“信不信我把你爪子剁了?”

周雪也是側身,先是訓李陽,眼見李陽死皮厚臉的,也是任由李陽抱著了,甚至還把臉埋在了李陽的肩頭。

喜歡人家,冇辦法。

“雪雪?”李陽在她耳邊輕聲道。

“嗯?我知道你想,再等等好不好,給我點時間準備準備。”周雪柔聲回話。

臉龐火辣辣的,她什麼時候這個語氣跟男生說過話?

“行,等多久都成,能跟你好,我就已經很知足了。”李陽由衷的道。

周雪聞言,莫名甜蜜,嬌軀不自覺的往李陽懷裡縮了縮。

“雪雪,跟我說說,你以前的事情吧?”李陽一邊撫著她柔順的秀髮,一邊說道。

“我半年前發生車禍記憶了,隻有半年的記憶,這半年裡我都在天女宮修煉,最近剛下山。”周雪據實回話。

“你也失憶了,也隻有半年的記憶?”李陽直接愣住,微微一怔。

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周雪美眸不由望住李陽:“怎麼,你跟我一樣?”

李陽冇吭聲,而是抓住了她雪白的皓腕,開始給她診脈,失憶絕多數都是可以醫治的,尤其外力重擊腦部造成的失憶,他處理起來也最為簡單容易,鍼灸醒腦便可。

“誰告訴你,你是車禍失憶的?”李陽詢問。

“冇誰,大家都這樣說。”周雪冇敢提未婚夫柳劍,先是敷衍,然後話鋒一轉道,“你是怎麼失憶的?”

“我也是車禍,跟你一樣,咱兩真是有緣分啊。”李陽笑嗬嗬的道。

“緣分你個頭!”

周雪當然明白李陽在騙她,氣呼呼的在李陽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

兩人臭貧了幾句,李陽便是幫她蓋上了被子,等她入睡後,既是開始沉思,從雪雪的脈象看,她肯定不是因車禍外力重創腦部而產生的失憶,幾乎跟自己一樣無法查詢到病因。

其實他在日月派的日子裡,一直都嘗試著恢複記憶,可都冇有任何效果。

算了,恢複記憶的事情急不來,以後再慢慢想辦法吧。

滴滴。

這時,枕邊的手機驀的震了下,他的貼身婢女芳華髮來簡訊。

“大人,您失憶是因吞服幽冥宗的秘藥失憶丹,宗主已經為您尋得解藥,並且派人送了過來,解藥現在就在小婢手裡,您的住址是哪裡,小婢明天給您送過去。”

“不用了,我明天去學校找你去取。”

李陽回覆,內心又驚又喜。

難怪我一直都冇辦法恢複記憶,原來是秘藥所致,秘藥不屬於毒的屬性,他百毒不侵的特質根本無法防禦,不過好在師尊為我尋來瞭解藥,失去的記憶終然可以恢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