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原來我是玄門之主!

第二天,李陽早早的便是醒來,首先感覺到的是對方身上的溫潤,滑膩,兩人睡姿親密,周雪枕著李陽的臂彎,慵懶如貓。

她吐氣均勻,呼吸間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李陽忍俊不住的親她的臉,她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逐漸睜開朦朧雙眼:“彆鬨,困嘛。”

語氣嬌嗔,酥魅入骨。

李陽聽的骨頭都快要酥了,笑嘻嘻道:“你喊聲好老公,我就不鬨。”

“不喊,不要臉!”

周雪紅著臉啐罵,這混淡怎麼一大早就想的那麼美啊,竟然讓她喊好老公,那她纔不要呢。

“我開玩笑,你睡吧。”

李陽很是寵溺的道。

周雪把胳膊搭在了李陽胸膛,一條“多一分則肥,少一分顯瘦”的大長腿,也是搭到了李陽腿上,很是舒適的閉著眼睛,繼續睡覺。

初戀期,兩顆心的悸動於期待。

熱戀期,無時無刻的想膩著對方。

這兩個戀愛階段,是銜接很近而又過度的很快的,一次拉手,一次接吻,一次擁抱都可能會產生自然而然的過度,周雪雖然慢熱,但在李陽昨晚的如火般的攻勢下,也是進入到了第二階段,熱戀期。

身邊的女人香氣怡人, 修長緊緻,李陽不可避免的躁動。

“你這樣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周雪突然睜眼,狠狠瞪著他。

“我冇碰你啊?”李陽一臉的詫異。

“真冇碰嗎?”周雪眼神下移,不自禁的臉紅。

“男孩子早上都這樣,那我翻個身吧。”李陽瞬間明白過來,尷尬的笑了笑。

周雪抱著他的胳膊,冇讓他動,不願失去李陽溫暖的懷抱,也不願失去溫存的甜蜜感覺。

死李陽冇壞想法,就冇有關係了。

右手不小心的碰到了下,臉龐火辣辣的,羞的難以自持。

八點,李陽離家,跟周雪說的是去單位上班,實則是去了天華武校,恢複記憶是他一直最期待的事情,乘車的路上,他不住催促司機開塊一些。

天華武校是青陽城的高等院校,也是天武大陸的名校,在校師生三萬以上。

此時天華武校的門口,停滿了私家車,其中不凡各係名車,名車爭相鬥豔著,窮文富武,能來上武校的家境多數殷實。

“華華,早上風挺大的,彆站著了,去我車裡坐會唄?”

“你那車就幾十萬,好意思讓我女神去坐啊,寶貝,你還是去我的馬克車裡坐吧。”

兩名富二代圍在芳華身邊,爭先獻著殷勤。

天武大陸的汽車品牌跟大夏完全不同,馬克牌屬於高檔品牌,類似於大夏的寶馬,奔馳。

“我跟你們很熟嗎,就喊我華華,離我遠點,彆煩!”

芳華板著臉,不耐煩的打發著。

一會李陽就該到了,萬一李陽看到她跟彆的男生說話不高興了,她可怎麼辦?

“怎麼能是煩呢,這不關心你嘛。”

“華華,晚上我帶你去酒吧玩怎麼樣,我給你買最好的酒?”

這兩富二代依舊賴著不走,反正就是添。

芳華在日月派是長相最為出眾的婢女了,剛到武校就被評為了校花,學校九層九的男生都喜歡她,想跟她好。

芳華懶得在搭理她們,隻是東張西望,對李陽翹首以盼。

“你小子過來做什麼,離我女神遠點?”

“打出租的窮筆還想追校花,哪來的底氣啊?”

富二代推搡鄙夷,滿臉的不屑。

李陽非但不惱,確是忍不住的笑了,看來她的貼身婢女在學校裡很受歡迎啊。

“王飛,趙濤,你們做什麼?”

芳華立馬怒了,秀目圓瞪,寒聲說道。

王飛,趙濤都是一怔,校花這是咋了,以前他們懟情敵,也冇見她維護過誰啊?

該不會是男朋友吧?

“華華,他是誰?”王飛指著李陽,厲聲喝問。

“對,必須說清楚!”趙濤也是陰著臉,憤怒道。

芳華翻白眼:“我跟你們說的著嗎,跟你們又不熟!”

話音落下,既是拉著李陽要走。

不料他們兩竟是攔住不讓,這不禁把李陽惹生氣了,沉著臉道:“既然他們想知道,你就告訴他們,我兩是什麼關係?”

不是李陽跟他們一般見識,而是急著取丹藥恢複記憶。

“貼身婢女芳華拜見主子!”

芳華聞言,立馬單膝跪地,大禮參拜。

啥?

貼身婢女!

王飛,趙濤都是懵了,目瞪口呆。

他們夢寐以求而不得能的女神,竟然是眼前這煞筆的貼身婢女?貼身婢女可是要侍寢的!

李陽則是眼眸微跳,滿心的無奈,他早就囑咐過芳華,在外人前,他兩的關係就是兄妹。

“主人,我們到車裡說話?”

芳華站起,恭敬不已道。

“嗯。”

李陽點點頭,邁步走著,看都不看王飛,趙濤一眼。

芳華伴在身邊,乖的不行。

王飛,宋濤盯著芳華那優美的背影,滿心的酸楚於羨慕,如果芳華是他們的貼身婢女那該多好,少活十年也值啊!

芳華近期自購了一輛十幾萬的小車,以做代步,李陽被領著上車後,既是說道:“你這傻丫頭怎麼回事,跟同學說這些,你哪還有麵子?”

“奴婢以是您的奴婢為榮,也見不得他們瞧不起您,對不起大人,奴婢一時激動,忘記您要低調隱藏身份了。”

芳華頗為不安的回話。

李陽擺了擺手:“冇事,兩個紈絝子弟罷了,好了,你把解藥給我吧。”

“是。”

芳華應了一聲,竟是從藍色校服裡麵的口袋裡,掏出玉瓶,交到了李陽手上。

李陽直接打開,頓也冇打的就是吞服入腹。

很快,一切過往都是閃現在腦海,失去的記憶全部找回。

原來我是大夏人,是那執掌三十萬武者的玄門之主,權勢滔天的修羅武帝!

“原來我揹負血仇在身,柳劍先殺他姻戚滿門,再囚禁迫害他!”

“原來雪雪早就是我的妻子!”

李陽心中連續喃喃,憤怒的同時,也覺有些僥倖,還好妻子冇被搶走移情彆戀,不過幽冥宗,柳劍你們等著,我李陽今日既然已經恢複記憶,便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