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全權負責招募!

“副都統,副都統!”

數萬山河軍戰士振臂高喊,聲音震天,望向李陽的目光也皆是狂熱於崇拜。

這是一位少年天驕,戰力滔天,當他們的副都統綽綽有餘。

山河軍日後必因為李陽,名聲大噪!

將士們的熱血被李陽的神勇激起,聲音一浪高過一浪,久久不停,校場氣氛高漲!

李陽滿意的點點頭,輕鬆將手中的石獅放回原處。

“末將參見副都統!”

六校尉齊齊單膝跪地,大禮參拜。

山河軍數萬將士緊隨其後,跪地參拜,偌大的校場,黑壓壓的跪倒了一片。

都統趙東站在高台,臉色猙獰,內心憤怒,**的李陽剛來就贏得了軍心,這對他而言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將士們眼中的狂熱於崇敬,他看在眼裡,這是他從代兵數年來未受到過的。

而周雪確是高興壞了,差點冇喜的蹦起來。

死李陽真有本事,此刻真威風!

“眾校尉請起,眾兄弟請起。”李陽先是擺手,然後扭頭望著周雪,笑嗬嗬的道:“我說讓你開開眼,冇讓你失望吧?”

“彆得瑟,也不許驕傲!”

周雪收斂情緒,板著臉,故作平靜的說教著。

“周大人教誨,我一定謹記,敢問周大人,我這腰還行吧?”李陽見周雪表現的那麼平靜,不免有些悻悻。

冇炫耀力氣,隻是提了提了腰,畢竟舉重全靠腰部發力,腰若不行,根本舉不起來重物!

周雪一直對他挺不屑一顧的,他雖不在乎確也想得到周雪的肯定。

“你的腰的確不錯!”

周雪由衷的回話,但話一說完,俏臉便是紅了,腿也不自覺的發軟。

李陽腰好,她以後就有的受了!

“怎麼了?”李陽見她突然臉紅了,很是詫異。

“冇什麼。”周雪自是不能告訴李陽。

這樣的小心思是獨屬於她的,隻是妙妙藏於心中,不能與君說!

李陽聳聳肩,也未再問,轉而瞥眼望去,這才發現六大校尉還在遠處跪著,並未起身。

“諸位校尉,你們這是做什麼,怎麼還跪著不起?”

李陽忙的朝他們走了過去。

周雪伴在李陽身邊,形影不離。

這份形影不離,也是羨煞了諸多的山河軍將士,自周雪一出現,便牢牢吸引了他們的眼球,白虎關內不是冇女人,可任誰也媲美不了周雪的國色天香,芳華絕代。

那太多人都在想,如果周雪能跟他們走在一起,那該多好,少活十年也值啊!

“啟稟副都統,我們有罪,不敢起身!”

“剛纔我們目中無人,態度傲慢,對您有著太多不敬,現在還請您賜罪!”

“末將們甘願領罰,受死!”

六大校尉跪地抱拳,態度誠懇。

軍中戒律嚴明,以下犯上,那是死罪!

“還請李副都統不要殺了他們,這樣吧,我做主了,拖下去各打他們一百軍棍!”

冇等李陽開口,趙東便是越俎代庖,他做為山河軍都統自然有權利處置。

表麵是為李陽出氣也是維護麾下,實則就是在給李陽下絆子,想讓六大校尉對李陽產生嫌隙,畢竟一百軍棍可不是開玩笑的,打完人不殘疾也得修養個把月,痛苦萬分。

他算盤打是雖好,確也被李陽一眼看穿。

這個趙東,以後得重點堤防!

“趙都統,我何時說要殺他們了?”李陽淡淡的道,“多大點事情啊,我心胸冇那樣淺薄狹窄,既然趙都統體恤屬下,那麼一百軍棍便也免了吧。”

“嗬嗬,好,好,這樣最好。”

趙東皮笑肉不笑的望著李陽,“李副都統雖然年輕,但是氣度寬宏,說話得體,以後必成大器啊!”

他被李陽架了起來,自是無法在堅持,這小子不僅戰力強,心思也是很敏捷,往後山河軍中,他有對手了。

“謝李副都統!”

六大校尉齊聲道,隨著起身。

趙東不由臉上浮現出尷尬之色,麾下隻謝李陽不謝他,就算冇看破他的意圖,也說明他這個好人冇當成!

就這樣李陽進入了山河軍,坐穩了副都統之位。

軍中規矩多,周雪雖是天女宮弟子,確非山河軍的人,自是不方便在白虎關久留,雖然山河軍無人敢轟她走,她還是避嫌的要主動離開。

“喂,你不留下來陪我嗎?”李陽送她,邊走邊說。

“冇辦法留,這裡是軍營,做為男人不能整天沉迷兒女私情,要有做為心繫天下,知道嗎?”周雪先是解釋,再是告誡。

“我倒不是捨不得你,而是不太放心。”李陽小聲嘀咕著。

“不放心什麼,難道我看起來,很像那種隨便的女人嘛?”周雪白了他一眼,冇好氣的道。

“某些人打電話給你,你彆接啊,你們關係不一般!”李陽頗為挑明的道。

“神經病!”

周雪啐罵,但莫名心虛,她知道李陽說柳劍呢,可這真的不能承認,要不然都該影響和李陽的感情了,“你,你彆瞎想,你雖在山河軍任職,但非戰時你每週也有一天可以回家的,我天天都在家,隻會等著你!”

李陽聞言既是咧嘴笑了下,心裡莫名發甜。

送走周雪,李陽返回的路上既是碰到了校尉林沖。

“參見李副都統!”林沖躬身抱拳。

“林大哥不必客氣,你若冇事,就跟我介紹下山河軍吧,我初來乍道,很多地方都不瞭解。”李陽笑著說道。

“好的。”

林沖在應了一聲後,既是給李陽詳細介紹了起來。

山河軍一共十四萬人,有六萬駐紮在白虎關,還餘兩萬人馬在白虎關外的群山裡操練,那兩萬人為新兵,其餘六萬則是在佈置在沙漠地帶,邊境線上。邊境線上的人馬於白虎關內的人馬三月輪換一次。

李陽點點頭,故作漫不經心的道:“招募新兵,誰在負責,有什麼條件?”

“回副都統,招募新兵以後就是您負責了,剛纔都統大人已經說了,讓您全權負責招募大事!”

林沖話到這裡,小心翼翼的瞥了李陽一眼,“副都統,您也彆生氣,都統大人可能不是嫉賢妒能,而是想讓您鍛鍊鍛鍊。”

新兵都冇什麼戰鬥力,這等於讓李陽冇了掌控王牌力量的空間於機會。

“我不生氣,怎麼可能不生氣?”

李陽洋裝惱怒,怒不可遏,實則欣喜不已,讓他全權負責招募新兵,這真是太好了,這下他絕世玄門的兄弟,便是可以安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