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要乾大事!

“殺了他,殺了他!”

兵卒們齊聲呼喊,一致要求著,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天武大陸雖是異大陸,遠離現代文明,但是采花大盜,依舊是為人不恥的存在。

王山豹不禁更加的膽顫,臉色煞白,惶惶恐恐,顫聲道:“大人,還請繞我性命,繞我性命啊,我身手還行,以後一定為您效命,對您忠心耿耿啊!”

李陽冷笑,右手直接往下砸落。

砰。

王山豹重重摔落在石台,後背頸椎骨皆然被砸碎,張口吐血,隨著腦子一歪,便是死在了台上,雙眼圓瞪,眼中全是駭然於恐懼。

“好,殺的好!”

“痛快,真是痛快啊!”

“副都統好樣的,神勇蓋世,殺伐果斷,這就是我心目中統帥的形象!”

兵卒們又是忍不住興奮,紛紛的開口著。

至此李陽徹底在營地裡得到了人心,先是立規則,製定了公平的晉升製度,再是接受高階武帝王山豹的挑戰,一招殺之,展現出無敵之姿,人人皆以有李陽這樣的統帥而感到驕傲於自豪。

接下來,有人上了石台,將王山豹的屍體拖走,李陽則是宣讀了新晉校尉,千總,百總的名單,共計人員將近五百。

全營大比武就這樣結束落幕,而兵卒們心頭的熱血與乾勁確冇有消退,相反更加的旺盛,他們迴歸各部,瘋狂操練。

往後的一月裡,絕世玄門兄弟不斷來投,先是單天兩千,再是四千,八千,直到過萬,月末的時候絕世玄門兄弟已然聚了二十萬之眾,除二十萬舊部之外,李陽征收了三萬新人。

這三萬新人都是被李陽公平的升遷製度吸引,慕名而來的,多半身手不錯,甚至還有普通宗門弟子的身影。

無論舊部,還是剛加入的新人,皆然對李陽有著狂熱般的崇拜,在營地中李陽說什麼便是什麼,從無人敢有異議。

能有這樣的局麵,李陽的人格魅力是其一,再便是絕世玄門兄弟對李陽的忠誠也在無形中感染了全營上下,產生了廣泛的蝴蝶效應。

李陽傲聚山中,兵強馬壯,麾下人才濟濟,高手眾多,兵力實力都已經超過了白虎關要塞。

這不禁引來了山河軍都統趙東的不安與躁動,這天早上,他特意召集心腹商量應對。

“真**見鬼,以前我們征收,來參加的人都少的可憐,李陽一去,就前赴後繼了。”

“一個月,僅僅一個月李陽就征收二十三萬人,加上原先的本部兩萬,他旗下人馬足足二十五萬,二十五啊!”

“這可怎麼辦啊,不能再讓他發展下去了,否則山河軍就變成他一人獨大了!”

“都統大人,您真得趕緊應對才行啊!”

幾名校尉先後說道,神情凝重。

這態度跟之前他們讓李陽出去征收時,形成了鮮明的反差,那時的他們隻覺是把李陽給打發走,架空實權了,可現在李陽則是掌雄兵二十五萬,已成氣候!

趙東陰著臉,並不做聲,他也知自己該應對了,但不容易啊,李陽不可能老實交出兵權的。

“報!”

這時,一名近衛跑上廳來,單膝跪地,“稟告大人,副都統飛鴿傳信,這是信函,請您過目!”

“呈上來!”

趙東忙道。

待趙東看完信箋,便是氣的直接拍了桌子。

“怎麼了都統大人,那李陽在信箋裡都說啥了?”校尉餘懷安問道。

“李陽讓我兌現承諾,交王牌六營予他執掌,他要求我立刻命令王牌六營出關進山訓練。”趙東咬牙說道。

“**的,這個李陽想的可真美啊,都有雄兵二十五萬了,還想要王牌六營?”

“都統大人,這真的不能給他啊,一旦給了他王牌六營,山河軍就是他一人獨大!”

“冇錯,絕不可答應,給他!”

校尉們又是罵罵咧咧,先後說道。

“我也不想給,可當日李陽外出時是立下軍令狀的,並且我還把軍令狀上交兵部做了備案。”趙東歎氣,麵色鐵青。

原本他誘騙李陽立軍立狀是為打壓遏製李陽,現在反倒是作繭自縛了。

那幾名校尉頓時都安靜了下來,毫無辦法。

不過校尉餘懷安則是說道:“都統大人,我覺得您可以這樣給李陽回覆,王牌六營給他,但他得回要塞白虎關內坐鎮掌兵。”

在趙東心腹嫡係當中,就數他有些謀略。

趙東聞言眼前一亮:“好主意,這樣回覆妥當,隻要李陽回到白虎關,我就派人去山外營地接管人馬,反正王牌六營和新兵營他李陽隻能掌握一處。”

……

新兵營。

當晚,李陽便收到了趙東的回覆。

歐陽白讀的信箋,帳中的人全部聽的清楚。

李陽不由冷笑,暗罵趙東是個老狐狸,不過他也不意外,他早就料到趙東不會輕易把王牌六營讓出來。

“趙東這是打的什麼主意?”

“明擺著啊,他是要借殿下張口討要王牌六營之際,調虎離山,然後接管營地!”

“算盤打的倒是好,隻是未免太想當然了,現在全營上上下下皆然以殿下馬首是瞻,他能接管個屁!”

升龍殿的堂主們忍不住的議論,最後嗤之以鼻。

“趙東是接管不了營地,不過從信箋的內容看,趙東已經對我們的兵力產生了覬覦之心,以後不得不防,畢竟趙東是山河軍的統帥,一旦下帥令讓殿下交出兵馬,殿下若是不交,便會落人口舌,若是在引得兵部乃至皇朝注意,則很不利於我們的發展與壯大!”

薛敏則是皺著眉頭,頗為擔心的道。

“薛姐說的很有道理,這趙東的確對我們構成威脅了,原本我也不想招惹他,但他想動我的人阻我發展,那我便不能留他了。”

李陽揹著雙手,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傳令下去,集合各部,明早開拔,隨我一同進要塞白虎關!”

他要帶人進白虎關,倒不是畏懼自身的安全,而是要震懾城內各營人馬,讓城內各營不敢妄動!他的胃口不在單單是王牌六營,隻是整個山河軍,他要直接宰了趙東,控製住白虎關。

“是!”

眾人應聲,眼中閃爍出無儘的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