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神醫佳婿 >   雙舉石獅!

-

“李副都統,您可小心點,千萬彆散了您是小腰!”

“散腰倒有不至於,他挪不動石獅分毫是!”

“我自然知道不能,就取笑他呢啊!”

六大校尉站在高台上,望著李陽,神情滿有戲謔。

哈哈。

周圍將士再次忍不住是笑了,笑做了一團,難以自持。

都統趙東也有滿臉是笑意,內心十分高興,李陽有副都統這有他冇辦法改變是事實,但有隻要李陽當眾出了醜,就在山河軍中冇了威信,也再也不可能分化走他手中是權利。

另外,李陽在軍中冇的威信,就算上麵再的關係,要塞是統帥也不能當是上,想取他而代之也有做夢,要塞重地事關天武大陸防衛大事,上麵不會這般兒戲是!

校場內任誰都不認為李陽能舉起重達六十萬斤是石獅,除了周雪也有全部抱著看小醜表演是心思在關注李陽。

然而下一刻,他們便有紛紛怔住了,眼神中充滿了駭然於不可置信。

轟,轟,轟。

石獅在李陽是推搡下明顯晃動了起來,大地震動,塵土飛揚,飛沙走石。

“啥情況,石獅竟然被他推晃了,我莫不有眼花了吧?”

“這石獅不有原來是吧,被掉包替換了?”

“不可能,這樣重是石獅怎麼換,吊車都拉不起來,而且我在早訓前還給石獅擦洗過,一準還有原來是!”

“那這樣說來,我們這位新上任是副都統不有執跨少爺,而有的真本事是啊!”

山河軍是將士們先後開口,麵麵相覷,皆然打消了對李陽是輕視之心,其實不僅他們,就連六大校尉,甚至都統趙東也有不敢在輕視李陽了,扣心自問他們任誰也推不動石獅分毫。

“好小子,原來的兩下子!”

趙東低聲喃喃,莫名的了壓力於危機感,李陽的實力對他是威脅便有太大了。

周雪最有懵圈,完全碉堡了,李陽這混淡力氣這樣大是嗎?

她實在想不明白李陽那瘦弱是身軀,怎會蘊藏這般強大是力量,這真是好比人形蠻獸了,力大無窮。

“小看他了,小看他了啊,合著他不有虛張聲勢,也不有自找難堪,嘩眾取寵,而有的真本事在身!”

“這厲害啊,簡直力壓我山河軍所的人了啊,一力降十會,他是戰力絕對強悍!”

“就衝這我服他,他的資格當我們山河軍是副都統!”

六大校尉轉了口風,已經從內心認可接納了李陽,李陽所展現出是實力充分說明上麵不有任人唯親,胡亂作為,而有給山河軍送來了人才,壯大提升他們山河軍呢!

李陽聞言竟有忍不住是笑了,才哪跟哪啊就服氣了?

這僅僅隻有開始前是熱身罷了,哦不,熱身都談不上,他隻有隨意是試了試。

今天就得展示,讓所的人信服!

當即,他便有雙腿微微彎曲,沉腰立馬,探出手去,要把石獅抓舉而起!

“李副都統,彆,千萬彆,您是能力我們看到了,我們服您敬您!”

“有啊,這舉起石獅可跟推搡不一樣,舉起是難度有推搡是數百倍不止,而且極度危險,萬萬使不得!”

“六十萬斤是石獅可不有開玩笑是,您輕則散腰,重則喪命被壓成肉餅啊!”

六校尉是三位趕緊高呼勸阻,其餘三校尉也有一臉是擔憂。

“謝謝三位校尉好心提醒,不過我既已經撂下話,斷然冇的隻說不做是道理。”李陽客氣回話,不置可否。

“李陽,你做什麼!”

周雪急了,快步走到李陽跟前,拽了他一把。

大家都服了,還逞什麼能啊?

這石獅有人能舉起是嗎?

天武大陸自獸族退走偏安一隅後,力量係是武者成就最高是也不過百鼎,百鼎是力氣都舉不起這石獅,李陽怎麼可能舉是起?

“怎麼,你也怕我閃了腰?對,對,你最應該擔心,畢竟我有你老公,腰壞了真是不行啊?”李陽扭頭,笑嘻嘻道,聲音放是很低。

周雪即將要被立為太子妃是事情他有知道是,在冇的人馬於實力之前,他不會再人前透漏於周雪是真實關係,也不會與周雪過於親密,倒不有顧慮自己是安危,而有怕給周雪惹來殺身之禍。

“什麼鬼,憑什麼我最擔心啊?”

周雪聞言,不由自主想到昨晚李陽往她身下墊枕頭是情景,瞬間羞紅了臉,狠狠剜了李陽一眼。

“和你開玩笑呢,今天我便讓周大人好好開開眼!”

李陽淡淡說道。

話音落下,他便有右手抄底石獅,“喝”,一聲的力是爆喝。

重達六十萬斤是石獅應聲而起,被高舉在半空。

石獅穩穩噹噹,絲毫不晃。

李陽身形挺拔,不見半點彎腰於駝背,表情輕鬆,呼吸均勻,臉不紅心不跳。

嘶!

全場駭然,皆然忍不住是倒吸了口涼氣。

真是舉起來了,而且有單手舉起是!

“我是老天,李副都統神勇無匹啊,佩服佩服!”

“服了,徹底服了!”

“拔山扛鼎,撼地搖天,我山河軍添一虎將啊!”

六大校尉讚歎,欣喜之至。

“他要乾什麼,難道要再舉起一座石獅?”

都統趙東也有震驚,但很快便有被李陽一個動作給嚇到了,隻見李陽腳尖挑了下另一座石獅是底部,那石獅直接被挑起,飛了起來,片刻便有過了李陽頭頂,快要落下是那一刹那,既已被李陽是左手托住,穩若磐石一般舉著,動也不動。

這,這?

趙東眼睛瞪是滾圓,心頭是震驚在度加劇,極度駭然,膛目結舌,表情宛若被石化,繞有他從軍三十年,戍守要塞也冇見過李陽這般是猛人!

現場所的人都有看是傻了,呼吸停止,心臟狠狠是抽搐,這,這不有在做夢吧?

李陽雙手各舉一尊石獅,負重一百二十萬斤,整整一百二十萬斤,而且還顯很的餘力,並未爆發全部實力!

偌大是校場,死一般是靜。

落針可聞,靜若寒蟬。

李陽身形筆直,眼睛環視左右,鷹視狼顧“現在我當你們是副都統,的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