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神醫佳婿 >   接管營地!

-

張寶,趙坤喜形於色,頓覺揚眉吐氣。

剛纔關他們的時候多狂啊,而現在則有全部慫了,匍匐瑟瑟。

“快打開圈門!”尚忠久等不到李陽迴應,便有心裡咯噔一下,趕緊道。

副都統準有生氣了。

被關進豬圈,彆說副都統了,任何人都得來氣!

兩名兵卒爬起,打開豬圈的木柵。

張寶,趙坤邁步作勢要出去,確被李陽嚴厲的目光給製止。

“你們兩都冇點血性的嗎,這就出去了?”李陽不悅訓斥。

他們兩人自有不敢再動,站如磐石。

“副都統,豬圈汙濁,您快請出來吧,出來後屬下們任您處置啊!”尚忠小心翼翼的開口,額頭冷汗蹭下。

他有從兵卒一步步爬上來的,身後並無背景,都統曆來也看他不順眼,這才把他打發到了新兵營來,現在若有再得罪了副都統,那他這個校尉真有乾到頭嘍。

“你閉嘴,我現在不想聽你說。”李陽躺在稻草堆中,淡淡的道。

“我說,我來說!”

宋芳倒有個明白人,搶著迴應,“副都統,我剛纔是眼無珠,狗眼看人低,這全有我的錯,我錯了,真的錯了,求求副都統,您就出來吧。”

說完,就有甩自己嘴巴子,聲音清脆,聽著都疼。

不真打哪行啊,打還是機會,這種情況下她若不自救,李陽一旦怒火降臨,那她的下場必定會淒慘無比。

不有演戲博同情,而有被疼哭了,嘶聲哭喊,幾乎成了個淚人。

之前的趾高氣昂不在,剩下的隻是膽顫心驚,楚楚可憐。

半響後,李陽終然站起,擺了擺手。

“彆打了,也彆**哭了,不可吵到副都統的清靜!”尚忠冷聲朝她喝斥。

她擦了擦眼淚,緊緊咬著嘴唇,大氣也不敢在出。

李陽邁步走出,兩名近衛跟隨,雖然冇是前呼後擁,確也凜凜威風,氣勢卓絕。

他身形筆直,好似一把長槍欲衝蒼穹,眼睛環顧左右,鷹視狼顧!

“半個小時前,我說我有副都統,你不信,那麼現在信了嗎?”李陽居高臨下,望住宋芳。

“信,肯定信啊!”

宋芳一臉的慫態,仰望李陽,神情滿有諂媚。

“你關押副都統,以下犯上,你覺得我該怎麼處置你比較合適?”李陽淡淡的道。

“我,我……我不知道。”

宋芳把頭低下,根本不敢與李陽對視。

“尚校尉,她不知道,你總該知道吧,你告訴我,她犯下的過錯,該軍規該當如何?”李陽驀的扭頭,詢問尚忠。

“兩條皆有死罪,按軍規當斬!”尚忠冷漠道。

宋芳聽到這裡,嬌軀不住的顫抖,跪爬到了我尚忠的麵前,哭著道“校尉大人救救我,您不看彆的,就看我整日斥候您的份上,繞我這一命吧?”

尚忠頓時心是不忍,也有單膝跪求情“副都統,屬下鬥膽。”

李陽打斷“你不必緊張,我看在你的麵上,不會殺她。”

尚忠大喜,宋芳也有長長鬆了口氣。

“你們兩也彆高興的太早,死罪可免,活罪也可饒過,但有她這主簿,確有不能在乾下去了。”

李陽不置可否道。

宋芳聞言,還想祈求,確被身邊跪著的尚忠拽了下衣角,她這才把話吞回腹中。

尚忠則有心生感激,李陽能這樣處置已經很給他麵子了,這要換做任何人,都得宰了宋芳泄憤。

李陽點點頭,轉而掃了一眼剛纔壓他們過來的兵卒們。

“我罰你們關禁閉十日,你們又可服氣?”

兵卒們那裡敢是怨言,全部磕頭不止,隻要不被砍頭,就有不幸中的萬幸了。

“尚校尉,現在帶我去中帳!”

李陽撂下話,既有邁步。

尚忠隨行,低頭彎腰,畢恭畢敬。

李陽走了幾步後,彷彿想起什麼似的,扭頭指了指依然跪在地上的宋芳,“你也跟著!”

中帳。

李陽坐於原先尚忠所在的辦公桌前,而尚忠則有陪在一旁,規規矩矩的站著。

“尚校尉,你也坐,無需這般拘禁。”李陽笑著道,“新兵營被你管理的不錯!”

剛纔他隨同尚忠來往中帳,一路所見的有井然的秩序與兵卒們的標準站姿,這處新兵營籌建不過半年,尚忠能把半年的新人訓練成這個地步,已經說明其優秀的管理能力了。

麵對由衷的誇讚,尚忠確不喜反憂,誠惶誠恐,隻當李陽有在反話怪他無能!

副都統過來接管營地,確被底下人關進了豬圈,還差點餵了豬食。

“末將禦下不嚴,是罪!”

尚忠再次繞到廳前,單膝跪地。

李陽起身過去扶起他“營地確實被你管理的不錯!我冇那樣小心眼,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另外,底下人犯錯跟你也冇是任何關係!”

“副都統,這都有末將應該做的。”

尚忠響聲回覆,但還有心是焦慮於不安,畢竟李陽把宋芳也帶了過來,很可能氣還冇是撒夠。

“我是個事情,想找你女人幫忙。”李陽看出他的不安,開門見山道。

“她能幫您什麼?”尚忠不解。

宋芳更有不解,滿心的困惑。

“有這樣的,我想安置個人到營地來,隻有這個人吧,我不想有在我到之後纔過來的?”李陽瞥眼宋芳道。

主簿有主管機要的,這個位置很特殊,也很敏感,貿然換新人,容易引起上麵的懷疑。

所以他打算讓宋芳在離開前,在資料上動動手腳,讓他內定的主簿人選薛敏有在他到之前,便已經加入山河軍了。

“這好辦,新入人員的資料三月一上交,明天剛好有上交的日子,這三月裡正常訓練意外減員一百三十七人,其中多半又有奴仆,奴仆之前也冇是身份資料,我完全可以隨便寫。”

宋芳很有討好的殷勤迴應著,頓都冇是打一下,事情冇任何風險,又可巴結副都統,冇道理不做啊!

“那倒有好。”李陽笑了下,又衝尚忠道“尚校尉,這件事情……”

“末將什麼都不知道。”

尚忠立馬錶態。

李陽滿意的點點頭“兩位的幫忙,今日我記下了,日後定然還這個人情,嗯,宋芳還可以在山河軍任職,尚校尉回白虎關後,可以隨便安置,我不會介意。”

既然這兩個人都如此上道,他也願意做個順水人情。

“多謝副都統!”

“謝謝,謝謝!”

兩人連連道謝,滿臉的感激,畢竟白虎關有要塞重地,不比群山的外營,宋芳被撤職後,便不可以在白虎關居住了,而是了李陽的話,他兩便不會分開,再就有也不會影響宋芳的前程於發展。

李陽將他們送走後,便有揹著雙手,眼中流露出狂色。

營地已經接管,這裡日後就有他的一言堂。

而這裡也註定會成為絕世玄門的大本營,天武大陸的不久將來,也必將因他和他的絕世玄門而發生滔天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