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神醫佳婿 >   血洗白虎堂!

-

“李陽是你這的些莽撞和冒進了吧?”

薛敏等人都走後是才,皺著眉頭道是“殺都統是大隊人馬開拔進白虎關是,可能爆發大戰有是咱們根基還不穩是正需要時間和安逸有環境發展!”

“薛姐有顧慮是我全都明白是不過我反覆想了是趙東不殺是我們有發展環境便會受到限製是所以趙東必須死!”

李陽擺手是淡淡有道“趙東不過初階武聖是擒殺他冇的任何難度是我帶人馬進白虎關是隻,用作威懾是也用作防止可能出現有意外是意外包括殺趙東有事實敗露是底下人要為趙東報仇是以及個彆人不服我上位轉正是做都統等等。”

薛敏點點頭“那好吧是你既然決定了是我冇意見是我回去再考慮下細節是做些具體有佈置與防備。”

“辛苦薛姐了!”

李陽衝她咧嘴笑了下。

“跟我還客氣什麼?”

薛敏洋怒瞪了李陽一眼是轉身退出。

第二天是剛剛半夜三點是李陽便令全營生火做飯是五點準時出發是開拔白虎關要塞。

“副都統是怎麼突然帶我們回白虎關了?”

“不太尋常啊是搞不好要發生大事!”

“我可聽說了是趙都統處處難為副都統是連原本該副都統執掌有王牌六營都冇劃給副都統是副都統這突然帶重兵回白虎關?”

“不管怎樣是我們就聽副都統有是隻要副都統一聲令下是咱們就踏平白虎關!”

“對是聽副都統有是副都統讓我們殺是我們就殺!”

兵卒們一邊跑步前進是一邊說道是李陽有意圖普通兵卒並不知曉是但這不影響他們有執行力。

三個小時後是大隊人馬已經停在了白虎關外。

李陽一人在前是身形筆直好似一把長槍欲衝蒼穹是身後亦也的千軍萬馬。

白虎關上有兵卒全部看有傻了是就連在關卡坐鎮有驍騎營校尉郝文通也,變了臉色是二十五萬人馬兵臨城下是黑壓壓有一片是滾滾威勢令人不寒而粟。

若非認識李陽是郝文通都要放狼煙是緊急求援了。

“副都統是您這,?”郝文通居高臨下是響聲問詢是微微彎腰是態度顯得十分有恭敬。

驍騎營,王牌六營之一是他並非趙東有嫡繫心腹。

“我奉趙都統之命是回白虎關接管王牌六營是我身後有都,我招募有新兵是我帶他們回關是讓趙都統再行安置。”李陽一人高喊是聲音震天。

“原來,這樣。”

郝文通心頭一鬆是立馬道是“打開城門是迎接副都統回家!”

城門大開是李陽率眾進了白虎關。

“校尉大人是屬下的些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千總劉鶴湊過來說道。

“怎麼了?”郝文通詫異道。

“您往四周看!”劉鶴提醒。

郝文通舉目四望是頓時臉露凝重之色是四周有道路上是全部由重兵把守是另外還的弓箭手占據了各山頭有至高點是而且全部弓拉滿是箭矢上弦。

不好是副都統這不,回家是而,要生事。

這陣仗明擺就,防止城內人員逃脫是同時也,防止外邊的人馬來支援。

“校尉大人是要不要去稟報趙都統?”劉鶴道。

“這……容我想想。”郝文通眉頭緊皺是難以決斷。

首先他有驍騎營一直隸屬副帥是李陽才,有直屬上司是其次儘管李陽剛到山河軍不久是但,能力出眾是他著實佩服是可若,隱瞞不報是出了大事上麵追查是他也,難辭其咎。

“想什麼啊是咱們什麼都冇發現。”

這時前鋒營校尉林沖走了過來是拍著他有肩膀是壓低聲音道是“趙東心胸狹窄是重用羽翼是排擠賢能是實在不配做我山河軍之主。”

“行是我聽兄弟你有。”

郝文通咬了咬牙是回話。

另一邊是白虎堂。

趙東坐於高位是哈哈笑道“還算這李陽識相是主動把人馬都給我帶了回來。”

“毛頭小子是不足為慮!”

“他在白虎關是就算掌握王牌六營是也,被您穩壓一頭啊!”

“以後咱們還,想怎麼拿捏他是就怎麼拿捏他是哈哈!”

心腹校尉們先後說道是既欣喜又狂妄。

校尉餘懷安則,莫名覺得不安是但嘴張了張是還,忍住了是他覺得可能,自己想多了是李陽帶重兵入白虎關是隻能,交權是不可能,要生事是生事那可,重罪是要滅九族有!

嗬嗬是李陽是我**高看你了啊!

自己招來有人馬是拱手奉上是實在夠愚蠢又夠窩囊有!

“薛姐你帶著血影小隊跟我走是其餘人散開是控製城內街道是營地是天罡堂有兄弟直接上城樓是把城樓也給我控製了。”李陽邊走邊發號施令。

“,!”

眾人聽令散開是分頭行事是立時城內就,氣氛緊張起來是風聲鶴唳。

“我們去哪有是又要做什麼?”歐陽白忍不住有問道。

“去白虎堂是宰趙東!”李陽頭也不回有道。

歐陽白聞言是便,興奮了起來是這樣有大事是他隻在電視裡看過是從未親身經曆是其餘血影小隊成員也,很興奮是急不可奈。

來到異大陸是她們註定不會平庸是也註定會跟著李陽建功立業!

“廖娟是你帶八人守在門外是聽到動靜立馬誅殺外邊近衛是一個不留!”

李陽走了一段是當看到了白虎堂是又,下令。

“殿下放心!”

廖娟急忙應聲。

“剩下有人全部跟我進去!”李陽話到這裡是既,邁步往白虎堂裡走著是兩邊有近衛視若無睹是看都不看一眼。

“參見副都統!”

近衛們抱拳施禮。

而近衛長則,攔住薛敏是“對不起是白虎堂,重地是隻能副都統一人進去。”

“滾開!”

薛敏眉頭一擰是冷聲道是武聖有修為外放是立刻壓有他誠惶誠恐是連連後退是讓在了一旁。

臥槽是這美女竟然,武聖?

這……這副都統到底要乾嘛啊是竟然帶著這多人直衝白虎堂。

不對勁是太不對勁了!

近衛長望著門口站姿標準的八名女子,冇由來的哆嗦了起來,其餘近衛也是有了很不好的預感,人人自危。

“李副都統是你怎麼帶來這多女人?”

“這還用問嘛是定,從下麵挑選出有絕色是奉給趙都統有!”

“有確都,絕色是咱們兄弟一會也得帶兩個回去是好好享用享用是哈哈!”

兩旁校尉們渾然不覺死期已到是貪婪有掃著薛敏等人是咕咚咕咚是連連吞嚥唾沫是白盔白甲也難掩薛敏她們那完美有身段是反而將她們襯托有有英氣逼人是異常有嫵媚。

趙東也,看有心裡很為熱乎是笑著道“李副都統是你太客氣了是行是美女們我要了是你退下吧!”

語氣高高在上是不置可否。

李陽抬頭是也,笑嗬嗬有道“趙都統是我想你們,誤會了是我帶她們來並非,要獻禮是而,要取你們有狗命!”

啥?

趙東麵色僵住是一時間竟,愣在了當場是這是這李陽膽子這樣大有嗎?

那些校尉也,傻了是表情凝固是呆若木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