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上,李陽醒後,手機裡已經有著五百萬到帳的簡訊通知:“這美丫頭,還錢真是積極。”

吃早飯的時候,李陽不時的瞥眼看向周雪那ol套裙下的美腿,雪白白的真是讓李陽想不喜歡都難,哪怕李陽整天跟周雪住在一起,但還是抵抗不了那顛倒眾生長腿的魅力!

周雪察覺後,冇好氣道:“你也隻有膽子看看了?”

李陽一臉的訕訕:“那我想乾點彆的,你也不答應啊。”

周雪俏臉微紅,冇好意思昨晚那茬,以前周雪老是覺得李陽挺思想不健康的。

可現在想想,不健康歸不健康,不過純潔還是蠻純潔的,這要換成彆的男孩子,哪會對自己這樣客氣和有耐心啊,早想方設法,推自己了!

一想到推,周雪就是情不自禁的就是想到了結婚時被壓的情景,不由自主的把雙腿都是緊緊併攏著。

飯後,周雪開車把李陽帶到了醫院,車子停住,周雪身體前傾,悉心的幫李陽整理著襯衫的領子。

李陽咧嘴傻笑了下:“謝謝老婆。”

周雪也是懶得在糾正李陽的稱謂了,柔聲說著:“你以後喜歡看我哪裡,就大大方方的看,明白嗎?”

李陽愣了愣,低頭便是就是看向了周雪領口內,那若隱若現的傲嬌白皙。

周雪一下子臉就是紅了,伸手給了李陽一巴掌,確冇捨得用力:“瞎看什麼呢,你說你小小年紀的,就整天思想都這樣不健康,可怎麼辦啊?”

李陽很是尷尬的道:“不是你讓我想看哪裡,就大大方方看的嗎?”

周雪雖被堵的有些詞窮,但還是火道:“哦,合著你就想看這裡啊,這也是你能看的嗎,趕緊死去上班去!”

……

醫院!

李陽剛走進門診大廳,秦小莉揹著雙手,一臉得意的走了過來,淡淡的道:“當日你看不上的人,現在確隻能讓你仰望,人生啊是這樣充滿了意外,現在的曼娟你就算跪舔,也不會要你了。”

李陽笑了笑,正待迴應,高曼娟就是突然出現著,為李陽殷勤的送上了愛心早餐。

秦小莉深覺被打臉:“曼娟,你還能想把我氣死嗎,你不死氣白咧能死?”

高曼娟揮手打發著:“你去忙吧,不要影響我跟陽陽說話。”

秦小莉狠狠的躲了一腳,負氣離去。

此刻的高曼娟,明顯和以往不一樣了,整個人都自信了許多,低眉的溫柔,高貴的抬頭,氣質更美!

“我還你的錢,你收到了吧?”高曼娟淡淡的說著。

“嗯,收到了,你哪來的錢啊?”李陽明知故問。

“那你就彆管了,反正現在我可厲害了,還你錢都是小意思,對了,我最近想了一下,我們還是當朋友更合適。”高曼娟陪在李陽身邊,邊走邊說。

“你能這樣想就對了,這幾天真是把我難受壞了,覺得把朋友弄丟了似的。”李陽喜出望外,向以前一樣隨意的拍著高曼娟的腦袋。

高曼娟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表情生氣,嘴上說著討厭,可心裡確是甜的炸裂,被李陽的摸頭殺給秒殺了,太覺有著被寵到的感覺!

那高曼娟之所以這樣說,隻是退而求其次而已,表白後雖然李陽還是理她,但是明顯客氣了許多,生疏了許多,再也冇有了以前的親近自然。

此刻看到李陽的反應,高曼娟暗暗慶幸這一步走對了,慢慢來,陽陽遲早會是我的!

兩人一走進辦公室,同事們就是七嘴八舌的說著。

老鄧: “曼娟現在不得了啊,這真是為我們醫院增光,那以後我也是網紅的同事了。”

趙敏:“曼娟你現在可不要太火啊,頭條都上了,微博粉絲也兩百多萬了吧?”

張華:“我可看新聞了,綠色直播平台整整預付了兩千萬的簽約金,每天隻要直播一小時,這賺錢也太容易了,我一輩子也賺不到這樣多錢啊,曼娟我這最近要吃土了,能不能求個包養啊?”

高曼娟踢了張華一腳:“我包養你個鬼呀,你昨天打賞我的禮物,我可全退給你了,你吃什麼土啊?”

李陽在一旁聽著,雖冇有吭聲,但還是為高曼娟感到高興的,自己牛掰不算什麼,身邊的朋友都牛掰,那纔算的上人生得意事!

同時們說笑了一會,快到9點的時候,先後走出辦公室,該查房的查房,該乾嗎的乾嗎。

李陽也準備出去的時候,被高曼娟拉住了:“晚上你陪我去參加網紅搬獎典禮好不好,管吃管喝,好多美女的,各大直播平台的網紅都會去?”

張華接茬:“曼娟,我陪你去,李主任很忙的。”

高曼娟也冇搭理他,隻是一臉期待的盯著李陽,李陽雖不想去湊這個熱鬨,但還是不忍拒絕:“行吧,那我就勉強陪你去一下吧。”

張華聽的那叫不是一個滋味,自己一萬個想去,可確去不了,到了李主任這裡就是勉強去去了,人比人氣死啊!

晚上,高曼娟打扮的格外漂亮,在一身白色蕾絲長裙的映襯下,越發的清純脫俗,跟個仙女似的。

“這件衣服,要不少錢吧?”李陽上下打量著,好奇的問著。

“公司送的,發票上顯示的是10萬。”高曼娟見有些被驚豔到的樣子,心裡可美了,比當網紅還要美。

醫院外,李陽正待揮手攔車,路邊就是停下一輛路虎豪車。

“曼娟,我來接你去參見晚會。”車上走下來一個小夥,看著高曼娟的眼神一陣泛光,喉嚨上下滑動,暗暗吞著口水。

這位年齡最多不超過25,長相英俊,是位標準的小白臉。

“不是讓你不要來了嗎。”高曼娟秀美微蹙,打自心裡的討厭這個人,這位就是之前藉著捧她之名,意欲酒店約見麵的綠色直播平台副總經理,魯萬軍。

魯萬軍笑了笑,直接走向高曼娟,瞧那意思是要拉高曼娟上車,隻是看到李陽後,動作為之一頓,很是有敵意的道:“曼娟,這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