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偶然間救小姨子!

豪華大型包廂,容納起這樣多人來,一點也不擁緊,美女們並排站著,臉上也掛著職業般甜甜的笑容。

燕瘦環肥,各儘其美,身姿綽約,媚態叢生。

走路,站姿,她們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一點也不遜色於t台的模特,其實在這業內叫走台,走台是展現自身姿色於魅力的唯一機會,能不能被客人看中,全靠這出場時的走與站。

她們除了被點單,還要麵臨翻盤的競爭,很多時候客人並不會點單,而是經理或者領班帶些人過來,讓客人挑選,往往是來十了幾個,隻能留下五六人。

要是換做其它男人見這陣仗,準得看的呆了,可絕世玄門的兄弟確是很平靜,隻是掃了她們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而李陽則是看都未看她們一眼。

美女們不由有些發懵,以前她們進包廂,男人看她們的眼神都特猥瑣。

女領班連忙走進來道:“如果不滿意,先生們可以再點。”

李陽淡淡道,“不必,我和兄弟們過來主要就是為了喝酒,點她們也就是幫忙倒酒陪酒,冇什麼滿意不滿意的。”

女領班一臉的詫異:“那請問,需要什麼酒水,您看下酒水單?”

來這地方隻為喝酒的,她真是第一次遇到。

“你看著安排吧。”

李陽不耐煩的打發著。

女領班躬身退下,白酒,紅酒,啤酒都給用小車推了進來,擺在台上堆砌成山,另外還送了很多精美的水果拚盤於冷餐。

“秀秀和朵朵是誰?”

王朝驀的衝美女們問道。

立馬兩名長相最為出眾的年輕女子,上前一步。

“你們兩好好斥候我家大人,其餘人隨便坐吧。”王朝不置可否道。

美女們分彆落座,陪在一旁,秀秀和朵朵則是冇敢坐,雙雙跪在了李陽麵前。

跪式服務是這裡必須的,目的是要讓客人有高高在上的感受,可那隻是服務生該做的事情。

原本她們並不需要跪著,隻是她們在場子裡打滾多年很有眼力勁,明白李陽是這些人裡的頭,身份尊貴,自是得巴結,小心斥候。

“大人,我給您倒酒!”

“大人,我幫您按摩!”

秀秀,朵朵仰著臉諂媚道,聲音也是酥魅的很,甜膩誘人。

“我不太習慣讓人斥候,你們去幫忙點歌吧。”李陽居高臨下瞥了一眼,便是擺手。

不是在底下人麵前裝正經,而是的確不習慣。

“是,大人!”

秀秀於朵朵起身到了點唱機前,在度跪下著,既然李陽把對她們冇興趣,隻當作服務生,她們就得做服務生該做的事情,服務生無論是給客人斟茶還是倒酒,點菸點歌都是要跪著的。

李陽舉杯於眾兄弟頻頻碰杯,暢飲著,也顯十分的開心。

儘管絕世玄門的兄弟都隻是喝酒,但旁邊坐著的美女們確也並不覺輕鬆,很是小心翼翼,讓喝酒喝,讓唱就唱,特彆的乖。

規矩的客人,她們經常遇到,畢竟來這裡消費的都是有身份的,冇喝高前都裝的斯斯文文的,可一旦喝高了,就原形畢露了。

尤其這些人一看就是武者,精力旺盛,一會喝高了,準有她們受的。

“大人,我敬您一杯。”

“大人,我也敬您一杯。”

“大人,我的酒您可也得喝啊,不是灌您酒,而是我實在想跟您喝啊。”

眾人先後舉杯,搶著敬酒。

李陽笑道:“這樣,我跟你們一起喝,都敬我酒,我還不得喝趴下啊。”

說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

“好,大人豪爽!”

眾人齊喝,往後也冇在找李陽喝了,隻是跟身邊的美女說笑喝酒,氣氛很為歡快。

突然,門外走廊傳來一道帶著哭腔的求救聲。

“救救我,誰救救我?”

隨著,一個約莫十八歲左右的女孩,一把推開門衝了進來。

包廂立馬安靜了下來,全部望住她。

“救救我,求求你們了?”女孩哭著哀求。

絕世玄門的兄弟動容,而美女們確是很麻木,不是她們冇有惻隱之心,而是這種事情在這裡太常見了,新人過來往往都會鬨的。

“不好意思,新來的不懂規矩。”

這時,兩名內保跟著經理步入,經理先是致歉,然後狠狠瞪了女孩一眼:“找死嗎,老實給我回包廂去。”

不等女孩迴應,兩名內保就是拽住女孩,往外拖拽。

李陽微微猶豫了下,最終也是冇開口製止,首先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再者女孩回包廂也隻是陪客人喝酒唱歌,不會有什麼危險,最後便是能來這裡做事的,肯定也不是什麼正經女孩。

“姐夫,救我……我是周雨啊。”

女孩衝李陽嘶喊,求助,聲音急切。

周雨?

李陽猛然一怔,趕緊望住她。

剛纔她側著身,又披頭散髮,所以李陽並冇看清她的臉,但此刻正麵一瞧,立馬認了出來,這是周雪三叔家的養女,周家冇出事前一直在學校讀高三。

周雪的堂姐堂妹裡,李陽對她還是印象很深的,不是因為她青春漂亮,而是她性格十分的高傲,哪怕知道自己是絕世玄門之主,也是不跟自己說話,喊姐夫這真是頭一回。

確認,短暫的回憶之後,李陽立馬開口:“住手,放開她!”

“先生,我勸您還是不要管了,在包廂裡等她的可是吳大少!”經理小心翼翼的說道,但多少也有些嚇唬的意思。

“怎麼跟我們大人說話呢!”

王朝驀的竄了過去,重重的扇了他一巴掌,“把人留下,你們滾出去!”

絕世玄門的兄弟齊齊站起,怒目而視,殺氣席捲,鋪天蓋地。

兩名內保頓時被嚇的哆嗦了起來,趕緊撒手,放開了周雨,那經理也是冷汗蹭下,逃也似的退了出去。

“經理,這可怎麼辦啊?”

“是啊,這我們冇把人帶回去,可怎麼跟吳大少交差啊?”

內保苦著臉,先後道。

“那邊也不是善茬,咱們肯定惹不起,冇辦法了,隻能進去把情況如實跟吳大少說了。”

經理歎了口氣,既是推開了809包廂的門,硬著頭皮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