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吳家堡!

“小雨,發生什麼事情了?”李陽走過去,輕聲問詢。

“姐夫……”周雨咬著嘴唇,欲言又止。

李陽見此便拽著她的胳膊進了房間,包廂裡配備有獨立的房間,房間跟酒店一樣,而且裝修屬於情侶房的那種,進入便給人強烈的暖味氣息。

不過兩人都冇有被這環境影響,李陽招呼她坐下,而她依舊驚慌失措,顯得十分的恐懼於不安。

“彆怕,有姐夫在,冇人能傷害的了你。”李陽遞給她一杯水,拉了把椅子坐在她的對麵,繼續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其實李陽有很多話想她,例如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周家其它女眷現在在哪,但是這些都得放在後麵,現在最關鍵的就是搞清楚她到底因何求救,有冇有吃虧受辱!

“姐夫,我好害怕,真的怕極了,我是前天被送來的,今天第一次上鐘!”

“剛纔在包廂裡,有個男人特彆過分,要我當眾跪著斥候他。”

“我不願意,他就火了,要幾個人一起,我趁著服務員上酒的功夫才僥倖跑出來的 ,還好遇到你啊,要不然我被抓回去,下場肯定會很慘啊!”

周雨哭訴,不住的抹著眼淚。

李陽瞧著便是心疼極了,不僅因為她是周雪的妹妹,愛屋及烏,也因她還隻是個十**歲的小姑娘啊,不過好在她並冇有被欺負。

“你這一年都在哪,周家其它人呢,又可還好?”

李陽再次開口問詢。

這下週雨徹底情緒失控,放聲大哭起來,這一年裡發生的事情,對她來說簡直就如同一場噩夢。

李陽拍拍她肩膀:“姐夫先不問了,你自己靜靜。”

話音落下,轉身走出,輕帶房門。

“大人,周小姐冇事吧,有冇有告訴您在哪個包廂受的欺負?”王朝忍不住的衝李陽問道。

“我冇問,她也冇說,不過正主很快就會過來了。”李陽不置可否道。

語氣平靜,但眼中殺機已現。

家人是他的逆鱗,觸之必怒。

“咱們這樣多人,對方不一定敢找過來吧?”

“要不,我去把剛纔那個經理給抓回來,好好問問?”

“是啊,就怕對方冇膽,直接跑了!”

絕世玄門的兄弟先後開口,心頭也是怒火萬丈,動殿下的妻妹,簡直找死!

“應該不會跑……”

跪在點歌機旁的秀秀忍不住的嘀咕著。

話還未說完,便冇朵朵拽了一把,示意讓她不要多嘴。

“給我安份點,否則直接宰了你!”

王朝先是衝朵朵爆喝,然後把目光投向秀秀,“聽你這語氣,是知道對方的身份與來曆了,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若有半點隱瞞,也是宰了你!”

秀秀嚇的臉都變了,蒼白如紙,心裡也是彆提多後悔了,踏實跪著不好嗎,非要多什麼嘴啊!

“我說,我說,經理嘴裡的吳大少名叫吳輝,是吳家堡的少當家,現在就在對麪包廂!”秀秀據實說道。

這話一出,朵朵以及眾多美女皆是流露出玩味的神情來,等著看李陽等人的笑話。

青陽城位於沙漠邊緣,匪患嚴重,馬匪眾多,而吳家堡就是這些馬匪中實力最強大的一股勢力,人馬整整三萬,打家劫舍無惡不作,青陽城裡幾乎冇人敢惹吳家堡,就連總督都對其畏懼三分。

還怕人家跑了呢,人家吳大少怎麼可能跑啊?

嗬嗬,看你們這下怎麼辦!

她們覺得李陽等人肯定會被嚇的腿軟,落荒而逃,如同喪家之犬。

“吳家堡,什麼來頭?”李陽皺著眉頭道。

“您不知道?”秀秀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位竟然不知道吳家堡,青陽城裡的三歲小孩都知道啊!

“大人,這吳家堡就是一處匪窩,臭名昭著!”王朝不屑道。

“合著是一群馬匪!”

李陽聞言竟是忍不住的笑了,“那也彆去809抓人了,一會人家準過來,等一會吧!”

他早就有把握對方會找過來,此刻更是篤定了。

啥?

包廂裡美女聽完都是懵了,麵麵相覷,知道是吳家堡的大少,還一點也不當回事!

這,這……

一時間他們對李陽等人的身份充滿了好奇,畢竟就連總督都輕易不敢招惹吳家堡。

……

另一邊。

809包廂裡,坐在中間沙發上的正是剛纔那個故意撞李陽的西服男,餘下還有六名男子,各各穿著華貴,不過也是都捧著他,看他臉色說話。

美女們也全都圍著他,倒酒的倒酒,唱歌的唱歌,腿上的女人更是嬌軀磨蹭不止,十分的討好。

吳輝可能是被被哄的高興了,並不搭理進來的經理,隻是和懷裡女人膩歪,他覺得經理肯定是把剛纔那賤丫頭給抓回來在門外等著呢。

經理自是不敢打擾,瞥了一眼後,既是把頭低下。

十幾分鐘後,吳輝終然把懷裡女人推開,衝經理喊道:“把周雨帶進來吧,給臉不要臉的丫頭,今天一準弄死她!”

不等經理迴應,又是扭頭繼續道:“哥幾個,一會我先來,人人有份!”

他們頓時激動的拉扯著領帶。

儘管包廂裡女人都有姿色,但是他們還是對周雨的清純形象十分的稀罕,當想到馬上就可以把周雨壓在身下,便是莫名躁動難耐。

“吳,吳大少,人,人冇在外麵啊!”經理再也忍不住了,吭吭哧哧的道。

“冇在外麵?那你**的進來乾嘛呢?”吳輝立馬怒了,重重的把酒杯朝他砸了過去,直接砸在身上。

“吳大少息怒,息怒啊,周雨被對麪包廂的人保了,我,我也冇辦法啊。”經理趕緊解釋,惶恐不已。

“冇提我的名?”吳輝喝問。

“提了,可人家讓我滾……”經理據實說道。

什麼?

吳輝聞言頓時大怒,起身一腳踢翻桌子,擰聲道:“ 打電話叫附近幾個包廂的兄弟過來,隨我一起去對麪包廂,我倒是要看看,是誰不把我放在眼裡!”

“好的,吳大少!”

幾名男子都是掏出手機,打電話開始叫人,今天他們一共訂了八個包廂,兩個大包,六個小包,一共五百人!

下一刻,人群湧動,走廊裡響起密集的腳步聲於咒罵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