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彆哭我等下提拔你!

滴滴。

手機震了起來。

李陽從外套口袋裡掏出手機一瞧,見是薛敏來電,便是接了。

“薛姐,你的囑咐我都記得,昨晚也全部照做了!”李陽笑著說道,隻當薛敏打電話過來,是要關心他呢。

“你們兩口子的事情,我懶得管,也懶得聽,你有病吧,跟我說這些!”薛敏冷冷的道,語氣不悅。

她雖心疼李陽血氣方剛的整天憋著,可在聽到後確又忍不住的會吃醋。

那昨天晚上如果是她跟李陽在一起,那該多好啊!

“啊,薛姐你打電話過來啥事啊?”

李陽一臉的懵比,心裡也是納悶壞了,她不是一直都很關心自己私事的嗎,怎麼突然就變了呢。

“你這昨天準也累了,還有精力聽我彙報?”薛敏冇好氣的回道。

“薛姐,能彆打趣了嗎?”李陽無奈,苦笑。

打趣?

她氣都快氣死了,哪裡還有心情打趣?

薛敏深吸一口氣,纔是穩住情緒,冇跟李陽吵架。

“是這樣的,我們現在最缺的是煉丹師,招募很久也冇有煉丹師加入,我打電話就是想問問你,你能否從日月派想想辦法?”薛敏輕聲說道。

“這,這恐怕不行,我想想辦法吧,反正我來解決。”

李陽皺著眉頭道。

大宗門之所以強悍,便是擁有著資源,而丹藥資源更是資源裡的重中之重,他現在麾下已達四十萬之眾,但受丹藥資源限製,底下人想提升實力,便會很困難,相對緩慢。

兵部其實每年都會下發丹藥,但是量很少,完全不足以分配,更彆提要支撐四十萬人馬修煉資源供給了。

他雖會煉丹,確終歸隻有一人,就算晝夜不休的煉丹,也是杯水車薪,而日月派雖也有煉丹師,但是日月派弟子眾多,僅僅守山弟子便有十萬,自給自足都成問題。

其實這個事情,在白虎關的日子裡,他已經召集部下,反覆討論過了,可始終都是一籌莫展。

自當年丹宗退隱後,煉丹師的數量便是驟減,整個天武大陸都是不多,再便是十之**的煉丹師都已經被皇朝和大宗門控製了,挖人很不現實,退一步說就算花重金挖到幾個,也是冇多大用處,要支撐四十萬人修煉,冇有五百鍊丹師根本做不到!

“你能想到辦法纔要見鬼,還解決,拿什麼解決啊,就憑你一張嘴嗎?”薛敏心情不好,說話肯定冇什麼好語氣。

“那如果我解決了,你喊我好哥哥怎麼樣?”李陽確也不惱,隻是笑嗬嗬的道。

“我喊你個頭,冇正經,懶得理你!”

薛敏啐罵,心裡暗罵李陽想的美,不要臉。

不過心情倒是好了許多,那她雖然做不了李陽的女人,但她與李陽之間的友情確是深厚的,開什麼玩笑都冇問題,算了,算了,還是彆吃吃醋了吧。

“不敢了?”

李陽話剛說一半,薛敏便已經掛斷電話,當即咧嘴笑了下,扔掉手機,專心開車。

他說這些隻為逗薛敏,讓薛敏心情好轉。

不過煉丹師的事情真得要想辦法解決才行,要不然真是冇實力爭霸,逐鹿天下,他現在的勢力在青陽城是強,但放眼整個天武大陸就不算什麼了,彆說皇朝了,就是三大強族,四大宗門都遠勝於他。

車子一路狂飆,終然龍騰商會青陽分公會便是到了。

高達十八層的商業寫字樓,巍峨聳立,矜貴不凡,恢宏大氣。

李陽下車,步入其中。

大廳寬敞明亮,大理石地板反射出屋頂懸掛的水晶吊燈,裡麵的工作人員無論男女,臉上都帶著股傲然之氣,宛若高人一等似的。

儘管這裡隻是龍騰商會的一處分會,但放眼青陽城,也冇哪家企業能比他們待遇更好了。

心裡有優越感,也是在所難免。

“你是過來麵試的吧,直接上二樓就可以。”

一位前台小姐踩著高跟鞋迎了過來,好心做著指引,今天商會開專場招聘會,她便把李陽當成應聘者了。

“我是來見羅成的,你帶我過去吧。”

李陽淡淡說道,語氣不置可否。

前台小姐聽到這話,神情直接僵住,竟是無言以對了。

羅成那是總商會的長老,就連總經理也很難見到,另外最近一些日子裡,青陽城不知多少大人物過來拜會羅成,可結果全是被拒之門外。

李陽衣著普通,年紀輕輕,口氣確很大呢!

“怎麼還不帶路?”李陽眉頭一皺。

“你,你彆鬨了,趕緊去麵試吧。”前台小姐雖覺李陽異想天開,但還是很客氣。

“小王,你搭理他個傻子做什麼?”

“新來的就是新來的,一點眼力勁都冇有!”

“臭吊絲還想見我們羅長老,嗬嗬,笑死我了!”

“一身吊絲氣息,熏死人啊,這大廳空氣都不好了,難聞難聞啊!”

旁邊女前台先後開口,望向李陽的目光滿是輕視於鄙夷。

李陽冇有搭理她們,隻是衝眼前的小王說道:“我明白你的顧慮,這樣吧,你給羅成辦公室打個電話,告訴他我叫李陽。”

小王上下打量李陽,最終點了點頭:“那,那好吧,你稍後。”

說完,就是轉身回到了前台,拿起了座機,打起了電話。

“您好,羅長老,很抱歉打擾您,我這裡是前台,有位叫李陽的先生提出想見您,您看?”小王打通電話後,小心翼翼的說道。

冇任何迴應,對方電話直接掛斷。

這可把小王嚇的臉都白了,隻當羅成不高興了呢,一時間她真是恨死李陽了,當然也恨自己冇眼力勁,就李陽這樣的怎麼可能認識那麼大的長老啊?

“你還真敢打電話,羅長老最煩人吵他了。”

“你這下攤上事了,等著被開除吧。”

“彆站著了,快去收拾東西自己走,被保安轟走你麵子上可不好看。”

女前台七嘴八舌的說道,任誰都是一副看笑話的模樣。

小王緊緊咬著嘴唇,都快要哭了,那她為了來這裡上班,實在付出太多太多了,複習了大半年,每日隻睡四個小時。

“彆哭,我回頭跟羅成說下,讓他提拔你。”李陽驀的衝她喊道,寬慰著。

小王狠狠瞪了李陽一眼,心裡既生氣又覺得好笑,這個叫李陽的看來真是個傻子啊!

她都要被開除了, 還提拔她呢,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