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總督親自營救宋少坤!

“大長老請起,羅長老請起!”

李陽忙道, 並過去扶起他們,羅成倒也還好,可大長老吳方遠可是高度疑是武君的巨擘。

“謝宗主。”

吳方遠,羅成起身。

李陽瞥了一眼,既是問道:“大長老,我瞧你氣息如淵,不知是何修為?”

他對吳方遠的修為境界,隻為預估,到底是不是武君,他也拿不準,畢竟他所見過的武君境,隻有他的師尊,日月派掌門方天罡一人,而且方天罡的氣息淩厲,霸道,跟吳方遠的虛虛幻幻,顯而不張,有著很大的不同。

如果吳方遠是武君境,那他這次龍騰商會之行,便是收穫滿滿,不僅收複了丹宗,解決了煉丹師的事情,還收穫了頂級強者。

武君境,天武大陸金字塔般站立的存在,整個天武大陸可能也不超過三十之數。

“啟稟宗主, 老朽不才,年前剛剛晉級武君。”

吳方遠很是自謙,但臉上確有傲色。

李陽聞言,便是狂喜,吳方遠果然是一位武君,至此他的麾下也有巔峰強者坐鎮了。

日月派有一位武君,三強族,四宗門也不敢妄動。

武君的重要於威懾,不言而喻。

“好,很好,我再問下,丹宗其餘人修為如何?”李陽又是說道。

“這……老朽這些年不是煉丹便是閉關,對於丹宗和商會還真不是瞭解的很清楚,這樣吧,羅成你來跟宗主稟告,一定要詳細,真實,人員實力,煉丹水平,商會財產,都要交底。”

吳方遠先是頗為尷尬的解釋,然後衝羅成吩咐了起來。

“好的,大長老,我這就跟宗主稟告。”

羅成應聲照做。

丹宗現在人數八千,宗師級煉丹師八人,高階煉丹師一百,中階煉丹師一千,低階煉丹師最多人數占了三千,其餘的則是入門級彆了。

境界修為這塊,高階戰力分彆有一武君,八武聖,六百武帝。

龍騰商會,在天武大陸各地都建有分會,公司店鋪都已經過完,涉足產業足足上千,總資產在三萬億!

李陽聽完,不由也是倒吸了口涼氣。

丹宗財力,實力之強,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三萬億的資產已經遠超出他的絕世玄門,另外巔峰戰力也是超出他絕世玄門甚多,丹宗一武君,八武聖,而他的絕世玄門僅有薛敏一人是武聖境,血影小隊女隊員也不過隻是半步武聖。

但轉念一想,他也就釋然了,天武大陸最高階的職業便是煉丹師,丹宗有資源,有上百年底蘊的積累,興盛強大情理當中。

“我現在需要一批煉丹師,那一千中階煉丹師我想調往我的白虎關,不知兩位長老可有異議?”李陽並不托大,而是商量道。

“全憑宗主做主。”

吳方遠頓也冇打,便是表態,“宗主,丹宗以後您說的算,您說怎樣就怎樣,根本不必問我們這些老傢夥的意見。”

李陽點點頭,內心滿意。

丹宗雖然認他為主,但也隻是看中他的潛力,忠誠忠心這塊指定是不強的,原本他還有些顧慮,擔心丹宗的長老陽奉陰違,不聽號令,可現在看來倒是多慮了。

“宗主,老朽有句話不知當問,不當問?”吳方遠小心翼翼說道。

“大長老有話儘管講。”李陽客氣道。

“宗主,你展露實力時, 我瞧你筋骨淬鍊的如剛似鐵,每一寸血肉中都蘊藏巨大力量,可內力確略有遜色,隻為巔峰武帝,這是否有些走錯了路,本末倒置了?”吳方遠好心提醒著。

他看的出李陽可以越級戰鬥,雖隻是武帝巔峰境,但斬殺初,中階武聖完全不在話下,但是修為境界略低,終究是個弊端。

天驕榜榜首資質逆天,而他也把丹宗的命運交到了李陽手上,自是不希望李陽在修煉上有所耽誤,誤入歧途,天下武功,內功最重,尤其李陽還是雙丹田,若是不把精力放在內修上,那便太可惜了。

“大長老不愧是武君強者,果真好眼力。”

李陽笑了一聲,“實不相瞞,我之前丹田被廢過,再修,從頭來過不過大半年的時間,對於境界的不足,我也一直很著急。”

“半年……半年修煉到高階武帝?”

吳方遠麵漏極度駭然,突然覺得他的想法太可笑了,這李陽哪裡是不懂內修的重要而荒廢,而是進步神速,空前絕後。

根據天武大陸史料記載,最快修煉到武帝境的是上任皇朝之主,但也用時,也達兩年之久。

難怪能上天驕榜榜首,修羅魔體霸榜名至實歸。

一旁的羅成也是驚的膛目結舌,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兩位長老這是怎麼了?”李陽笑嗬嗬的道。

“宗主,你果真是絕世的妖孽啊。”

羅成直接豎起大拇指。

“宗主,煉製七旋丹需要什麼材料,還麻煩您示下,老朽這就為您去準備,您早日煉丹也好早日突破瓶頸,踏足武聖境!”

吳方遠更是激動,語氣發顫。

“可以,我現在就給你寫丹方,你抓緊準備,要多備些藥材,我準備煉製一百枚七旋丹,除我自己服用外,也給底下人準備,當然也有丹宗的份。”

李陽淡淡說道。

血影小隊女隊員都已經達到了半步武聖,若有七旋丹做為助力,突破武聖便指日可待。

說完,便是拿筆寫下丹方,交給了羅成。

“快去按方準備藥材,庫房缺少什麼,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購置!”

吳方遠吩咐。

“是。”

羅成應聲,退出。

而李陽則是繼續與吳方遠對話交流,從武學心得到煉丹經驗,兩人詳談甚歡,互相欽佩。

……

另一邊,總督府。

“總督大人,周大人那邊怎麼說,李陽答應放了咱們宋爺了嗎?”黑臉男子剛進客廳,便是急聲說道。

“周大人也不知道跟這李陽到底是何關係,反正就是維護了,周大人表示你們宋爺的事情,全由李陽自行處置,她不會做出乾涉。”總督華雲飛歎了口氣,麵色也不太好看。

“那這可怎麼辦,咱們兄弟過去營救,死傷慘重啊。”

“不僅我們內部人死了太多,就連沙漠裡過來幫忙的幾大馬匪勢力也是損失慘重,但凡一切敢於靠近養牛場的全部被殺了。”

“乾坤殿,羅刹門眼見山河軍不好惹,已經退走,也不願幫忙營救了。”

“總督大人,不是我說,李陽真是太不給您麵子了,您就算能忍,但是咱們宋爺可是您的結拜兄弟,您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黑臉男子語氣愈發急切,又火大又無奈。

華雲飛聞言,直接拍了桌子:“李陽啊李陽,你不給我麵子,那就彆怪我翻臉了,來人,通知治安局全部集合,隨我前往養牛場要人,我倒是要看看,山河軍和這個李陽膽子有多大,是不是連我的人也敢殺?”

治安局,和要塞守軍,在天武大陸是兩個係統的。

一旦發生衝突,兵部乃至皇朝必然震怒,追責!

華雲飛不信,李陽有這個膽子,畢竟私自帶重兵進青陽城就已經是犯了重罪,再要與地方治安單位發生衝突,那就是罪上加罪,罪無可恕,抄家滅門,株連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