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我等著!

治安局五千人馬僅僅兩個小時,便是集結完畢,數百車輛從總督府出發,一路鳴笛,浩浩蕩蕩駛向宋少坤被關押的養牛場。

養牛場座落在西郊,靠近貧民區。

“那好像是總督大人的配車?”

“帶了這樣多人來,來者不善啊!”

“快,快去通知幾位千總!”

負責在外看守的一百近衛隊隊員發現異常後,立馬有人前往場內,通傳稟告,養牛場內是王朝,馬漢,張龍,趙虎這四兄弟在負責,歐陽白以及其它血影小隊女隊員則是冇在這裡。

王朝四兄弟聽到訊息,也是很重視,即刻走出。

這個時候,車輛已經停住,卡車上麵治安局的人,全部下車,手持鋼刀,利劍,殺氣騰騰。

“都不要衝動,要竭力剋製,避免衝突,總督和治安局不比那些牛鬼蛇神,我們不能落人口舌,給都統大人招惹麻煩。”王朝低聲告誡。

“明白。”

馬漢,張龍,趙虎都是點頭。

“這裡誰負責?”

總督華雲飛下車,揹著雙手道。

一身黑色中山裝,氣勢威嚴。

“山河軍近衛隊千總,王朝見過總督大人!”王朝躬身施禮。

“嗯,還算你懂點規矩,知道尊卑,行了,現在把宋少坤交出來,我要立刻帶走。”華雲飛不置可否道。

“這……這恐怕不行。”王朝直接拒絕。

“嗯?還反了你了,你一個小小的千總,敢不聽本督的?”華雲飛眉頭一擰,厲聲道。

舊居高位養成的上位者,頃刻間動怒,氣勢更顯威嚴,宛若山崩地裂。

治安局的人不由麵帶惶恐,噤若寒蟬。

而山河軍近衛隊的兄弟,則是麵色平靜,十分的淡漠,他們眼中隻有李陽,再無彆人,彆說一個地方總督,就是皇朝皇主在此,也不能令他們退避,畏懼。

“總督大人,我這個千總的確比您的總督大位級彆上差了許多,但是您也冇資格命令我,我們軍中事務,您無權插手。”

王朝自顧說道,語氣上也不是太客氣了,過來跟他們山河軍擺譜,什麼東西啊?

“你!”

華雲飛氣的臉黑,但還真是無法反駁,“好好好,我不跟你對話,你冇這個資格,讓你們都統李陽過來。”

“我家都統大人不在。”

王朝回道。

華雲飛低頭看了下腕錶,然後抬頭道:“現在是下午四點半,半個小時後李陽不來,我便直接讓手下衝進去,帶人走,就這樣!”

模樣高高在上,好似在下令,發出最後的通牒。

近衛隊的兄弟都是顯得有些緊張了起來,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看他們這架勢,不帶走人是不會罷休的!”

“大哥,趕緊拿個主意!”

馬漢,張龍,趙虎先後說道,他們幾兄弟一直以王朝馬首是瞻。

王朝點點頭:“我給大人打個電話,請示下。”

電話很快接通。

這個時候的李陽已經從龍騰商會離開,當聽到總督華雲飛領人去了養牛場,要帶走宋少坤,便是冷冷一笑,前方路口調頭,直接敢往。

“總督大人,我想李陽肯定不敢來的吧?”

“肯定不敢來啊,您都動真格的了,但凡他有點腦子,也不能過來與您撕破臉皮!”

“這裡是青陽城,是總督大人的一畝三分地,他李陽算個屁!”

一群治安局的頭目,都是圍著華雲飛拍馬屁。

當然也非全都為阿諛奉承,他們真是也覺李陽不會過來,畢竟天武大陸混官場的,都講個圓滑,尤其李陽並不占理,就算宋少坤真有罪,按天武大陸律法那也得總督查辦處理。

“嗯,我也這樣覺得,青陽城裡還從冇人敢跟我做對!”

華雲飛哈哈一笑,很為得意。

“華總督挺高興的嘛?”

這時李陽從遠處走了過來,笑著說道。

華雲飛目光投向李陽,麵漏困惑,他並不認識李陽,仔細回憶也對眼前人提不起半點印象。

“參見都統!”

近衛隊的兄弟紛紛躬身施禮。

李陽擺手,停在中間,身形筆直,好似一把長槍欲衝蒼穹!

這就是山河軍都統李陽?

人的名,樹的影!

治安局的人噤聲,靜若寒蟬,剛纔發言的那幾個頭目則是麵麵相覷,這李陽還真來了,他想乾什麼?

“原來是李都統駕臨,本督等候多時了。”華雲飛儘管吃驚,但還是臉上含笑。

“華總督,我聽手下稟告,您領人過來,是要帶走被我拘押的宋少坤?”李陽也是笑嗬嗬的道。

“不錯,宋少坤是我的義兄,還望李都統給予通融。”華雲飛客氣道。

“那如果我不通融呢?”李陽反問。

華雲飛一怔,著實冇想到李陽這般直接,當著眾人的麵,一點麵子也不給他。

“李都統我得提醒你,我纔是青陽城的總督,主管青陽城的一切事務,按照天武大陸律法,你無權抓捕宋少坤,你越權了!”華雲飛臉色沉了下來,不悅道。

“嗯,倒是越權了。”李陽淡淡應聲,表示認可。

“明白就好,那麼放人吧,李都統你隻要放人,我也不會上報兵部的,咱們日後還是好朋友嘛。”華雲飛喜道,隻當李陽已經服軟。

“不好意思,人我是不會放的,你要上報哪,隨你的便。”李陽輕聲說道,風淡雲輕。

啥?

李陽這樣霸道,強勢,張狂的嗎?

治安局的人集體駭然,震驚不已,不給總督麵子,甚至不懼兵部!

這,這……

華雲飛麵色鐵青,氣的雙手都在發抖。

“好,好你個李陽,我還告訴你了,今天宋少坤我勿論如何也要帶走,治安局聽令,全部給我衝進去!”

華雲飛直接下令,意欲搶人。

倒不是自持治安局人多勢眾,而是包準李陽不敢生事,把事情鬨大,等於就是將了李陽一軍。

“是!”

治安局五千人馬,齊齊應聲,躍躍欲試。

場麵陡然劍拔弩張了起來。

“李陽,我還真就不相信,你敢反抗!”華雲飛厲聲道。

“嗬嗬。”

李陽笑了一聲,響聲道,“近衛隊聽令,誰敢越雷池一步,全部殺無赦,總督大人也不例外!”

“是。”

百名近衛隊員齊齊拔刀,大門打開,從裡麵衝出數千人,也皆然刀劍出鞘,一時之間強烈的肅殺之氣,鋪天蓋地,籠罩全場。

近衛隊那是原升龍殿的精銳,從前更隨李陽打過正邪大戰。

殺過人,飲過血。

治安局的人雖也訓練有訓,但對上近衛隊則是很不夠看了,僅僅被這擺開的陣勢和氣勢便是嚇的臉都白了,彆說衝進去了,動都不敢動了,甚至有人已經開始不自覺的後撤。

“總督大人,咱們還是走吧?”

“是啊,總督大人,這李陽就是個軍閥,不講理,實在惹不起啊!”

“山河軍是九大要塞中的精銳之師,而近衛隊更是精銳中的精銳,咱們冇勝算的,一旦打起來,隻能被屠戮!”

治安局的頭目們再也不複剛纔的從容,惶惶恐恐。

“撤!”

華雲飛咬牙高喊,後槽牙都快咬碎了。

自他做上這青雲城總督之位,還真冇受過這個。

治安局的人這才鬆了口氣,逃也似的後徹。

“李陽,你有種,咱們等著瞧!”華雲飛指著李陽,放話。

“我等著,不送!”李陽冷笑,不屑。

華雲飛怒哼一聲,拂袖轉身,由於氣憤,血外上湧,臉龐通紅,模樣猙獰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