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震怒徹查!

“總督大人,您消消氣,消消氣,山河軍驍勇,這真是冇有辦法。”

“我還真冇見過,這樣強勢的要塞都統,軍閥習氣,典型的軍閥習氣,不給我們麵子便也算了,可總督大人的麵子也不給,這算怎麼回事!”

“何止是不給總督大人麵子,簡直就是冇把總督大人當回事,一點也冇放在眼裡!”

“你們都少說兩句,彆再刺激總督大人了!”

頭車上,治安局的頭目七嘴八舌的說道。

噗!

華雲飛被這些人的補刀之下,怒火攻心,胸膛發熱,直接吐了血:“我,我與這李陽誓不兩立,不死不休,等回去我就寫奏摺,上呈兵部。”

……

另一點,養牛場。

近衛隊的隊員凝視李陽,眼眸裡皆然流量出狂熱與敬畏。

因為的也是李陽所展現出的強勢,這強勢是一種氣質,令人分外著迷,崇拜。

隻手遮天。

獨我為王。

“不愧是我家大人,就是霸氣。”

“總督了不起了,嗬嗬,什麼玩意啊?”

“大人又帥又剛,太有魅力了,不行,不行了,我這心裡小鹿亂撞了……”

隊員們悄聲議論,甚至一些女隊員臉都紅了。

李陽目光環視一圈,最終停在幾個議論的女隊員身上,“你們怎麼回事,咋臉還紅了?”

女隊員聞言不由臉龐就是更紅了,雙手攥緊衣角。

是激動也是羞赧。

激動李陽與她們說話了,羞赧則為她們犯花癡了。

李陽困惑的搖了搖頭,不再理會。

“大人,這樣得罪總督,恐怕後麵會有麻煩啊,萬一他真上報兵部?”王朝湊過來,低聲道。

“隨他的便,兵部,我現在也不怕。”

李陽揹著雙手,一臉的自信。

絕世玄門兄弟齊聚,在加上山河軍舊部,現在的他掌雄兵四十萬,另外又剛收服丹宗,做了丹宗的宗主,再添羽翼,根本已經不用懼怕兵部,最後就是遲早都是要跟兵部翻臉的。

王朝又是說道:“那大人,要不要去看看送少坤?”

李陽問詢:“老傢夥,什麼狀態?”

王朝據實道:“很安靜,除了吃飯就是睡覺。”

李陽點點頭:“繼續關他幾天,我再審!”

李陽明白,宋少坤之所以安靜,是心裡有底,覺得外界壓力足以令自己支撐不住,而釋放他,得先讓他絕望,纔好從他嘴裡問出有用的東西。

通天島的位置必須搞清楚,周家女眷必須救!

“好的,大人。”王朝應聲。

“小白她們呢?”李陽驀的想起,隨意問了一嘴。

“隊長最近挺辛苦,我就勸她去了酒店休息,前幾天都在的,也十分的儘忠職守!”王朝小心翼翼說道,生怕李陽動怒,處置歐陽白。

“你倒是挺會為她開托的。”

李陽咧嘴笑了笑,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行,我回了!”

歐陽白不在肯定是嫌棄這裡環境不好,那丫頭什麼性子他很清楚。

王朝和馬漢喜歡歐陽白,他也早就看出來了,隻是這種事情他也不好幫著做主或者撮合,兩人誰有本事,誰就抱得美人歸吧。

“恭送大人!”

近衛隊數千隊員齊聲嘶喊,氣勢震天。

往後的幾天裡,李陽基本都在龍騰商會待著,一邊跟大長吳方遠請教武學,一邊接見丹宗的門徒。

丹宗的門徒遍佈天武大陸各處,大規模的集中,這還是首次。

由於李陽天驕榜榜首的身份太過於敏感,大長老吳方遠並未公開,儘管有告訴門下李陽是神技煉丹師,但丹宗多半還是對李陽不太服氣,年紀太輕,修為不行,如何擔當大任,做他們的宗主?

不過,大長老威嚴甚高,也無人敢有異議,一千中級煉丹師在拜見過李陽後,既是湧向白虎關,至此白虎關丹藥緊缺的短板,得以解決彌補。

坐鎮在白虎關的薛敏,對此是既高興又不解,高興的是缺什麼來什麼,有了這樣多煉丹師,底下人修為提升指日可待,不解的則是,這混淡李陽到底怎麼做到的?

當想起,她前幾天在電話裡,嘲笑李陽說大話,便是臉龐發燙,深覺被打臉。

轉眼間一週過去了。

皇朝,兵部衙門。

這是天武大陸的重要機構,衙門占地百畝,巍峨大氣。

兵部尚書更是了得,位列一品,位高權重,九大要塞,各路駐軍,都受其管轄,節製。

王掌玄坐於高位,審閱奏摺,軍方奏摺基本都是送到他這裡,由他批覆處理。

黑鬚黑臉,不怒自威。

“華雲飛?這不是青陽城總督嗎,怎麼摺子送我這裡了?”王掌玄瞥了一眼,麵色不悅,隻當下麪人粗心,把摺子送錯了地方。

地方事宜,是要上呈到吏部的!

“大人,冇錯,華雲飛參劾山河軍都統李陽,參劾李陽四大罪。”

白麪男子躬身回話。

這男子官拜侍郎,為列二品,兵部行走,管理奏摺檔案,也屬兵部的頭部人物,到下麵各地城市去,見官大三級,權利大的離譜,就算封疆大吏,也可先斬後奏!

“是嗎?我看看!”

王掌玄微微一怔,當即打開了奏摺。

果真是彈劾,也果真是四大罪。

一罪:私自帶走通天島罪奴宋雨,涉嫌犯上,大不敬!

二罪:私自帶重兵進駐青陽城,涉嫌擁兵自重,罪在不赦。

三罪:乾預地方,越權扣壓青陽城名流宋少坤,械鬥治安局。

四罪:無法無天,軍閥習氣,殺人過千,無視地方,無視律法,擾亂青陽城秩序,人心惶恐,百姓不安。

啪!

王掌玄讀完,就是直接拍了桌子,“這個李陽好大的膽子,立刻發文,革職查辦!”

“大人,您且息怒,據屬下瞭解,這李陽是太子殿下安置的,您看?”

白麪男子小心翼翼的望著王掌玄,據實說道。

王掌玄聽到這裡,也是臉色變了變,不過還是說道:“就算是太子殿下的嫡係,也不能無視律法,無視兵部,這李陽犯的就是不赦大罪,這樣吧,你親自去一趟青陽城,仔細調查,如果事實清楚,立刻將李陽逮捕撤職,押解來皇城。”

“是,大人,卑職這就動身!”

白麪男子應聲,退出,當天既是帶人出了皇城,直奔青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