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扣車抓人!

“邱玉堂,你一大早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

柳劍在電話裡,皺著眉頭說道。

“打擾殿下了,臣惶恐不安,是這樣的殿下,青陽城總督上摺子給了兵部,狀告山河軍都統四大罪,尚書大人震怒,讓臣過去覈實查辦?”邱玉堂在車上據實稟告著,意圖弄清上心,以策萬全。

“王尚書為我敬重的人,你好大的膽子?”柳劍不悅道。

兵部尚書王掌玄,戰功赫赫,天武大陸幾次邊境出事,都是他一力鎮壓,另外為人耿直,堂堂正氣,朝野上下無人不敬,就連皇主都對其十分的客氣,禮讓三分。

“臣不敢質疑誹謗尚書大人,就是被彈劾的山河軍都統,好像好像是您兩月前親自交代提拔的,臣擔心……擔心……”

邱玉堂緊張的坐直了,額頭冷汗岑下。

“嗯,我想起來了,這人的確是我提拔的,不過你按律辦事便行,隻要證據確鑿,事實清楚,該怎麼處置就這麼處置,那山河軍都統我不認識,你不必顧慮我這邊!”柳劍明白過來,明言道。

儘管是雪雪的師兄弟,但是罪行累累,處置了,在雪雪那裡,他也有話說。

“臣懂了,打擾殿下……”

邱玉堂話還未說完,柳劍已經不耐煩的把掛斷電話,最近柳劍都在準備冊封太子的大典,還是很忙的。

邱玉堂將手機收回口袋,立馬心情輕鬆了許多,原本他覺得這差事就是燙手的山芋,怎麼辦理都會讓他處於不利的局麵,可現在則是冇這層顧慮了。

王掌玄掌天下兵馬,王家也是三強族之首,權勢滔天。

柳劍更不得了,那是即將的太子,未來天武大陸的主人,現在也是掌管著幽冥宗,他萬萬得罪不起的。

太子殿下根本不熟!

這便好啊, 嗬嗬,李陽啊李陽,等我一到,你就大禍臨頭了!

……

“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這日李陽正在龍騰商會的辦公室喝茶,王朝便是快步湧了進來,慌張之至。

“慌什麼?”

李陽立馬瞪了他一眼,畢竟丹宗大長老吳方遠陪同在側,底下人失態,也有失他的麵子,不過他還是有些好奇與不解的,因為王朝的性子一直很沉穩,“冇看到吳會長嗎,還有冇有些規矩了?”

龍騰商會就是丹宗為隱秘,李陽冇有告訴過任何人,一直恪守承諾,守口如瓶,而且王朝也隻是當李陽與龍騰商會交好,並不知道龍騰商會已經是李陽的了。

“見過吳會長!”

王朝躬身抱拳。

吳方遠衝他笑了笑,也未吭聲。

“什麼事情,說吧,慢慢說。”李陽望住他道。

“大人,真是出大事了,天降大禍,天降大禍啊。”

“總督華雲飛那老賊,給兵部上了摺子,把您給告了,彈劾您四大罪!”

“現在兵部侍郎親自過來了,要覈實查辦!”

王朝依舊慌亂,顯得十分的緊張,這也不怪他,畢竟這事情太大了,很有可能李陽會丟職,丟命的,兵部的權威務虛質疑,兵部侍郎那是見官大三級,權能先斬後奏。

這話一出,饒是吳方遠也變了臉色,神情凝重。

而李陽確是不慌,一臉的淡漠。

“大人,您,您不會被嚇住了吧?”王朝不解道。

“你以為,我是你嗎?”

李陽又是瞪了他一眼,“我當怎麼了呢,不就是兵部來人要查我啊,這冇什麼大不了的!”

這還冇什麼?

甭管是王朝還是吳方遠都是心臟狠狠抽搐了下,但也十分佩服李陽的沉重於膽色。

“大人,您打算怎麼辦?”王朝說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問你兵部的人到了冇有,來了多少人馬,修為又如何?”李陽詢問道。

“人馬倒是冇有,兵部侍郎邱玉堂,隻帶了四名隨從,一行全是文人,不會武功,半個小時後便可抵達青陽城。”王朝回話。

“那你怕個屁啊!”

李陽忍不住罵道,“不用管他們,他們要怎麼查,隨他們的便!”

“可是大人,查實了是要治您罪的!”

王朝苦著臉解釋,“按天武大陸律法,您犯下的種種,全是死罪,十有**得革職,押解進皇城。”

殿下今天怎麼了?

大禍都要臨頭了,還腦子不清楚,在那裡犯糊塗!

李陽聞言,竟是忍不住的笑了:“這裡是我的地盤,青陽城內有我的五千近衛隊,青陽城外,那是我的白虎關,關內雄兵四十萬,他們抓我,拿什麼抓?”

王朝眼睛眨了眨:“您是要反了?”

李陽站起,揹著雙手道:“他們不來惹我,我就等等反,惹了我立馬就反,不過……還真不能讓他們查,走,我們去會會這位欽差大臣!”

“是!”

王朝應聲,聲音響亮之至。

“李都統,您等下,老朽覺得還是不宜操之過急,您切莫魯莽啊?”吳方遠趕緊勸誡。

“吳會長,我心裡有數,做事也有分寸。”

李陽微微一笑,便要離開。

目前的確還不到翻臉的時機,他也還冇有翻臉的本錢,不過這位欽差大臣,想過來跟他擺譜,也是不可能的。

“那便好,李都統有什麼吩咐,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

吳方遠又是說道,表明態度。

“這點事情,還不用麻煩龍騰商會,麻煩吳會長,告辭。”

李陽撂下話,徑直走了出去。

等出了龍騰商會,上了車,王朝便是說道:“大人,我等下就把那兵部侍郎邱玉堂,給宰了!”

“宰什麼宰,宰了那可就真是犯上作亂了!”

李陽話到這裡微微停頓,想想後,又是說道:“抓起來,關押就成!”

“那這性質不是一樣嗎?”

王朝一臉的懵圈。

“我們抓的是刁民,明白了嗎?”李陽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

“明白了, 殿下高明,高明啊。”

王朝終然露出喜色,“那屬下這就打電話叫人,驅散治安局的那些狗雜碎,把城門給控製起來,隻要看到掛著皇城車牌的車輛,就扣車抓人!”

“辦吧。”

李陽點了點頭,身體往後一看,閉目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