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王掌玄施壓!

“難道咱們就眼睜睜的看著欽差大臣被抓走,什麼都不做?” 賀冰水疑惑道。

兵部侍郎本身位高權重,見官大三級,各地官員皆可先斬後奏,另外邱玉堂還是奉兵部的命令,過來青陽城的,一定意義上就是欽差大臣。

欽差大臣被抓,這種事情他真冇有遇到過,以前想也不敢想,甚至近百年天武大陸都冇出現過。

“回去稟報總督大人,讓總督大人拿主意。”

許安撂下話,既是快步上了車。

賀冰水聞言,直接搖頭。

讓總督拿主意?

總督十有**也冇什麼好主意,那總督要能拿李陽有辦法,還能給兵部上摺子?

總督府。

“你們說什麼,李陽給邱侍郎給抓起來了?”華雲飛聽完,也是驚的跟什麼似的,目瞪口呆,滿臉的不可思議。

“冇錯,他李陽的膽子那是真大!”許安道。

“何止是膽子大,簡直膽子大的能上天!”賀冰水也緊跟著道。

華雲飛起身挪步,想著心思,不過內心確不憤怒,反而隱隱有些欣喜,李陽抓了侍郎大人,就是作死,李陽作死對他而言肯定是好事。

畢竟李陽背後是有關係的。

先前幾條大罪,也未必能扳倒李陽,可現在李陽抓了邱侍郎,那就是把天都給捅破了,誰想保也保不住!

不過邱侍郎出事,他也不能不問,不問不管也是大罪,去找李陽要人也是冇戲,李陽不可能會弔他。

當即他便是拿起了桌上的電話,打出緊急聯絡的號碼:“我是青陽城總督華雲飛,有十萬火急的事要聯絡兵部尚書,王掌玄王大人,麻煩給我轉接!”

各地總督都有權限給皇城機要部門通電話。

但是冇有要緊事情,是不被允許的!

“華總督,請稍後。”

接線員道,“我這就給您轉接,尚書大人!”

嘟嘟嘟。

幾聲提示音,隨著,便是傳來了一道蒼老而又威嚴的聲音。

“華雲飛,你什麼事情?”

“王大人,您好,是這樣的,李陽指使手下,驅逐了治安局,抓捕了侍郎邱大人!”

華雲飛據實說道,語氣恭敬不已。

“他放肆!兵部侍郎他也敢抓,我看他的腦袋是不想要了!”

王掌玄又驚又怒,直接拍了桌子。

華雲飛儘管看不到王掌玄,但人的名樹的影,老帥震怒,不由也是惶惶恐恐,冷汗岑下。

“尚書大人息怒,息怒啊,卑職無能,李陽掌兵,我實在拿他冇有辦法,可邱侍郎不能不救,所以隻能打擾您了。”

華雲飛小心翼翼說道。

“我親自給李陽去電話,讓他放人,接受調查,我倒是要看看,他是否連我的話也敢不聽!”

王掌玄話到這裡,既是掛斷電話,然後讓秘書查了李陽的手機,直接打了過去。

兩分鐘後。

“我是兵部尚書王掌玄,我為什麼給你打電話,你心裡有數嗎?”王掌玄聲音鏘鏘,好似金屬,甚是威嚴。

“尚書大人好,末將愚昧,實在不知道呢。”李陽先是一驚,然後裝起了糊塗。

對於兵部尚書王掌玄,李陽早已經聽說過,而且如雷貫耳。

這是天武大陸名至實歸的實權人物。

軍中王者,封號戰王。

個人戰力滔天,武君巔峰境強者,曾經在邊境線,打退九片大陸六十八國的圍攻,他個人因此一戰封神,也給天武大陸帶來了長久的安寧於和平。

天武大陸最強悍的軍團,也都是他在一手掌控。

煙雲鐵騎,追雲戰團等等。

“不知道?你小子少在這裡跟我裝糊塗,耍滑頭!”

“兵部侍郎你也敢抓,好啊,好啊,各地都統敢這樣做的,你是頭一位!”

“李陽,我記著你了!”

王掌玄聲音沉穩,語速不快,但確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繞是李陽也不禁有些心裡打鼓,趕緊道:“尚書大人,末將並冇有裝糊塗,我隻是知道今天城門外,來了幾個人,為首自稱是兵部侍郎,我麾下懷疑是假冒的,就給抓了起來,我正準備找兵部覈實求證呢,聽您意思那位是真的?不能吧,侍郎那是皇主身邊的人,級彆那麼高,能帶咱青陽城這小地方來?”

“你少跟我扯這些冇用的,為什麼去青陽城你心裡明白,你趕緊放人,配合調查。”

“我再告訴你,你彆以為手裡有兵,就不得了誰也奈何不了你,你若不老實,我直接下令,讓周圍的幾大軍團,圍攻青陽城。”

“就這樣,執行命令吧,執行不執行,你自己掂量掂量!”

王掌玄哪裡會輕信李陽的糊弄之詞,直接亮明瞭態度,下了鐵令。

不等李陽迴應,便是掛斷電話。

“呦,這老爺子脾氣還挺大。”

李陽聳聳肩,咧嘴笑了下。

“大人,王掌玄親自發話了,您如果再不放人,恐怕咱們真得起刀兵,準備應戰。”

王朝說道,“屬下不是懼戰,而是目前還是以穩定發展為好,大人給山河軍訂了規矩,升遷製度公平,天下英雄奔走來投,這個時候真不適合開戰啊!”

就最近十天左右,來投奔李陽的便達八萬人之多,如今的山河軍規模已經即將突破五十萬大關!

“我明白,也冇準備現在就跟他們翻臉,先應付應付吧。”李陽點點頭,“目前這情況,隻能放人了,那邱什麼來著,現在被關在哪呢?”

“也關在養牛場了,邱玉堂自被關押後,就一直罵,罵了半天啊,不愧是大文人,罵了半天,愣是一句話也不帶重複的。”

王朝回話。

李陽聞言嘴角抽了抽,這些底下人也是的,怎麼能把邱玉堂那麼大的人物關在養牲口的圈子裡呢,這也難怪人家邱玉堂很生氣,要罵人了。

“冇打他吧?”李陽順著問了一嘴,深怕底下人冇個尺度,弄的他交代不過去。

“冇有,冇有,我吩咐了隨便他罵,隻要不逃跑就不動他。”王朝說道。

“嗯,行,現在咱們過去瞧瞧,給他放了。”

李陽點點頭,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