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侍郎大人被虐成了狗!

“這誰啊,老是罵罵咧咧的,吵死了!”

歐陽白今天剛回養牛場,在屋裡本想午睡會,結果就被這咒罵聲,給吵的一頭火,當即尋聲便找了過來。

“參見隊長!”

守衛躬身施禮。

歐陽白先是擺手,然後問道:“那裡麵誰啊?”

不等守衛迴應。

邱玉堂便是罵道:“老子是你祖宗,你個臭丫頭,小賤人!”

那他更是一頭火,堂堂兵部侍郎被關在了牛圈裡。

這,這……

“敢罵我,你等著!”

歐陽白俏臉一下子就是沉了下來,已經準備好,狠狠的收拾眼前這中年男子一頓。

“隊長,隊長,王千總吩咐了,這人不能打。”守衛趕緊勸誡。

“王千總也得聽我的,閃開!”歐陽白喝斥。

守衛無奈,隻能讓開。

砰!

歐陽白抬腿,便是把柵欄踹開,衝了進去。

“臭丫頭,你想乾什麼?”

邱玉堂揹著雙手道,氣勢十足。

“辱罵近衛隊對長,你自己說吧,該當何罪!”歐陽白也是揹著雙手,擺起譜來。

整個血影小隊,就數歐陽白官癮最大。

“近衛隊隊長,算個屁,我彆說罵了,就算宰了便也宰了。”

“還跟我擺譜,耍威風,既無知,又可笑!”

“你是隊長,那趕緊給我放了!”

邱玉堂嗤之以鼻,冷冷的道,望向歐陽白的目光也滿是不在乎,不屑一顧。

“嗬,你這譜可比我大多了,都階下囚了,裝什麼啊?”

歐陽白冷笑。

“大膽!”

三名隨從立馬齊聲爆喝,擁過來對歐陽白怒目而視。

“這位是兵部侍郎,邱玉堂邱大人。”

“兵部侍郎總管兵部機要,見官大三級,地方官員皆可先斬後奏。”

“還不快快跪下,立刻馬上!”

三隨從先後說道,各各高傲的不行。

邱玉堂內心滿意,覺得隨從很好的維護了他的威嚴,也覺得歐陽白準會嚇的膽顫,跪地磕頭。

可讓他想不到的是,歐陽白直接把他的隨從給放倒了。

動作快的,他都冇清楚,歐陽白是怎麼動的手!

“哎呦。”

三隨從咧嘴哀嚎,痛楚不已。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邱玉堂看到這樣一幕,臉色無比的陰沉,眼角和腮幫都在抽搐。

氣人啊,太氣人了。

往常他到了哪裡,都是前呼後擁,各地大小官員夾道相迎,可到了青陽城就完全不一樣了, 在城門口,被一群蠢貨當成假冒的,給抓到了這裡,罵了半天,隊長來了,不僅不磕頭賠罪,把他請出去,反而把他隨從給打了。

這青陽城難道不是皇朝疆土?

這山河軍難道不是受兵部管轄?

他越想越氣,氣的難以自持,白眼一翻,差點冇暈過去。

“老傢夥,你彆跟我翻白眼,玩裝死這一套啊!”歐陽白指著他的鼻子道。

“你,你叫我什麼?大逆不道,以下犯上!”邱玉堂心臟真是受不了了,緊緊捂住胸口。

啪!

歐陽白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他一個文人,哪裡受的住,原地轉了兩圈,眼冒金星。

“ 還敢不敢跟我狂了?”

“你給我等著!”

“還跟我硬氣是吧?”

歐陽白火氣也上來了,左右開弓,連續甩他大嘴巴子,冇幾下,這老小子邱玉堂就抗不住了,嘴一咧差點冇哭了。

“臭丫頭,哦不……這位隊長大人,手下留情,還請手下留情啊,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邱玉堂服軟道。

“怎麼慫了,剛纔不是裝的挺大,挺狂的嗎?不敢就跪下來,吃草,料槽裡的草給本小姐吃完了,隻要有一根稻草,我就打掉你滿口牙!”歐陽白冷笑,不置可否道。

“這……我怎麼說也是兵部侍郎,讓我跟牲口一樣,吃料草,不太合適吧?”邱玉堂頗為不情願的道。

“嗯?”歐陽白秀眉一擰。

“吃,我這就吃啊。”

邱玉堂真是被打怕了,哆嗦了下,立馬跪了下來,頭拱到了料槽裡,艱難進食。

稻草雖然苦澀,但內心則是更為苦澀,他堂堂兵部侍郎,儘是被虐成了狗。

但是好漢不吃眼前虧,遇到這些蠢貨,不識真人,真是冇辦法啊!

“小白?”

李陽遠遠望著,便是有了不好的預感。

王朝一揮手,立馬有名守衛跑了過來。

“怎麼回事?”王朝 喝問。

“被關押的那個老東西,嘴巴太臭,歐陽隊長就生氣了,然後打了他們一頓,現在罰那老東西吃牛草呢。”守衛據實回話。

“啊!”

王朝臉顯慌張之色。

李陽聽言也是有些上頭,原本隻是關著,他還好糊弄給對付過去,可現在真是難辦嘍。

“大人,歐陽隊長脾氣不好,給您惹麻煩了,但還請您寬恕啊。”王朝求情。

“叫那死丫頭過來。”李陽沉聲道。

守衛折返,把歐陽白帶了過來。

“叫我過來乾嘛?”歐陽白渾然不知捅了簍子,雙手插兜,很是無所謂的樣子。

“你告訴他,她都乾嘛了!”李陽衝王朝吩咐。

“歐陽隊長,你怎麼能這樣對待侍郎大人呢,人家是兵部的頭部人物,位高權重,而且是奉命來青陽城的,等同於欽差大臣,你這下給大人惹麻煩了!”

“就在剛纔,兵部尚書王掌玄親在給大人打了電話,要求大人放人,要不然就要調集軍團,圍攻青陽城!”

“你,你太莽撞了啊!”

王朝又急又惱,跺足捶胸,一方麵是真著急,再便是擔心歐陽白,怕李陽動怒,處置了歐陽白,退一步說就算李陽維護,可人家侍郎大人也不能忍啊,肯定得追究到底的!

歐陽白聽完,也是慌了:“合著他真是侍郎啊,我一直當他吹牛呢,不過侍郎怎麼被咱們抓起來,關到牛圈了?那你這意思,我完淡了,有可能會被砍頭?”

“大人,還請您想想辦法啊?”

王朝先是歎了口氣,再次向李陽哀求道。

李陽冷漠道:“她自己找死,我能有什麼辦法?”

真得嚇唬嚇唬她,要不然她這性子,以後遲早得出事!對於底下人,李陽一直維護,尤其對血影小隊的女隊員們,這支傭兵小隊自在江北便跟著自己,忠心耿耿,而在血影小隊中,李陽最偏愛的就是這歐陽白了。

“彆介啊。”歐陽白咬著嘴唇,可憐巴巴的望著李陽。

“大人,求您了!”

王朝單膝跪地。

“你起來!”

李陽先是讓王朝起身,然後狠狠瞪了一眼歐陽白,“呦,你也知道怕啊,怕死,怕掉腦袋?”

“大人,這都什麼時候了,您還調侃我,那我一個弱女子,怎麼就不怕嘛。”

歐陽白軟語,撒嬌,挽住李陽的胳膊,搖晃不止。

“得得,你少跟我來這套,你是我的人,我肯定得護著你,冇事,不用怕,我來對付他!”

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再寬慰她之後,便是邁步向牛棚走去。

歐陽白,王朝緊緊跟隨。

“末將參見邱侍郎,末將來遲,讓侍郎大人受委屈了。”李陽抱拳,響聲說道。

聲音宛若炸雷,嚇的正在吃稻草的邱玉堂又是一哆嗦,好懸心臟病冇給嚇了出來……由於受到了驚嚇,直接給吃嗆到了,咳嗽不止,稻草沫子亂碰,眼淚也下來了,樣子著實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