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早有安排!

“兩點了,三大軍團應該要到了,這下看他李陽還怎麼硬氣,那我真是有些期待,期待見他惶惶恐恐,向我們求饒的樣子,哈哈。”華雲飛瞥了一眼牆壁的掛鐘,既是哈哈笑道。

“嗯,我也期待,估計李陽得跪下來求我。”

邱玉堂也是緊跟著說道,內心激動不已。

這兩人在青陽城處處被李陽壓製,壓製久了,自然也想換位狠狠踩著李陽,把李陽踩在腳下,肆意擺佈。

他們兩現在獨處在李陽的辦公室裡,都以為李陽是大難臨頭了,冇心思接待他們兩,實質就是李陽懶得搭理他們,給他們撂在這裡了。

砰,砰。

敲門聲驀的響起。

再得到允許後,門外的人纔是進入。

邱玉堂於華雲飛瞥了一眼來人,皆是欣喜,臉上笑容滿滿。

治安局統領許安。

他們早上過來的時候,治安局的人都是被擋在門外,拒絕入內,在他們看來,許安現在能進來這白虎行營,自是三大軍團已經進城了,而李陽也一定是服軟了。

服軟,必須服軟啊,百萬大軍進城,試問李陽如何抵擋?

“許安,你去把李陽給我抓過來,立刻,馬上!”華雲飛不置可否道。

“抓李陽隨時可以,不急這一時,許安啊,那三大軍團的都統是不是在外麵,等著我接見呢?”邱玉堂先是擺手,再是說道。

許安一臉的尷尬,一時間都不知該怎麼回覆這自我感覺很好的二位了。

“兩位大人……是這樣的,我能進來是那是我跟門口守衛商量了許久,幾乎等於求著,人家才勉強讓我進來的。”

“讓我去抓李陽,我可真是不敢啊,而且也真是冇那能力。”

“另外就是三大軍團的都統也並未在外麵候著。”

許安苦著臉,小心翼翼的說道。

邱玉堂,華雲飛聞言都是一怔,麵色陡然間僵住。

“三大軍團的都統進城不過來見我,他們這樣冇有規矩的嗎?”邱玉堂不悅道。

“你有什麼不敢的,百萬大軍已經進城,李陽莫不是還敢反抗不成,不成器的東西,廢物一個!”華雲飛直接訓誡,罵道。

“大人們,不是我膽子小啊,也不是三大軍團的都統不懂規矩,而是他們根本就冇進的了咱青陽城。”

許安苦笑了下,據實稟告,“我剛剛收到訊息,李陽令麾下三路設卡,強兵恫嚇,三大軍團皆然膽顫,已經全部退走,原路返回了。”

什麼?

邱玉堂和華雲飛身軀明顯一晃,齊齊站了起來。

“你,你說什麼,三大軍團退走了?”邱玉堂道。

“三大軍團百萬人,山河軍分三路也能恫嚇,嚇走他們,這怎麼可能啊?”華雲飛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兩位大人可能有所不知,自李陽到了山河軍後,山河軍進入到了告訴發展期,現在的山河軍雄兵七十萬,兵力並不必三大軍團低到哪去,而且李陽麾下猛將如雲,副都統中階武聖,另有三十六名女將,也全是武聖境,其餘各營校尉也是驍勇善戰啊!”

許安先是感慨,然後歎了口氣,“其實三大軍團也不是肯定打不過山河軍,而是可能,可能,膽量上有所欠缺,害怕損兵折將!”

華雲飛聽完,直接無力的坐下著。

本以為與外部聯絡上,三大軍團進城,李陽滅頂之災,可現在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而邱玉堂則是暴怒了,暴跳如雷:“這三個逃跑都統,我一定要追究到底,送他們上斷頭台!三大軍團,一百萬人馬啊,打都不打一下就給我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越想越氣,捂著胸口,大喘著粗氣。

最後,白眼一翻,差點冇暈過去。

“侍郎大人,息怒,息怒啊,身體要緊,身體要緊。”

許安眼疾手快,一把將他扶住。

邱玉堂直接把他推開,然後將桌子上的茶杯,狠狠的砸在了地麵上。

“看來我們是治不了李陽了啊。”華雲飛歎氣道。

“怎麼治不了,回頭我就問問李陽,問他到底想要乾什麼,公然設立防線,對抗兵部命令,他擋的了這次,還得擋的了下次,天武大陸是皇朝的,皇朝兵馬八百萬!”

邱玉堂冷聲說道,並不善罷甘休。

……

另一邊,走廊儘頭的辦公室裡。

“大人,那兩個老傢夥可被氣的夠嗆,尤其那邱玉堂,都差點氣暈過去了,對了他還把您辦公室的茶具給摔了呢。”張龍據實說道。

“你不說,我也想的到,他們做了一上午的黃粱美夢,結果美夢破碎了,能不氣嗎?”李陽淡淡一笑。

“大人,要不要給他們攆走?”張龍請示。

“不能攆走,這件事情還不能算完,阻止三大軍團進城,我隻能是暫時自保,而且我的行為很有可能會令王掌玄惱火,再派強軍來攻。”李陽不置可否道。

張龍聽完,臉上笑容瞬間消失,化為擔憂。

那他聽到李陽話,才意識到,他把事情想的簡單了,是啊,如此強行對抗,兵部怎會善罷甘休?

“你不必擔心,我早想好了應對,也已經做好了安排,所以我纔不讓你攆走他們。”

李陽瞥了他一眼,安撫道,強大的自信由內而外的散發著。

李陽一路走來,從底層一步步崛起至今,靠的絕對不僅隻是機遇,同時也有自身努力,謀略於智慧。

“大人,您打算怎麼應對?”

張龍好奇道。

“等著看便是。”

李陽笑了一聲,既是邁步往外走去,“走,隨我過去。”

張龍跟隨李陽,向邱玉堂華雲飛所在的辦公室走去,離老遠就聽見邱玉堂那咆哮般的怒罵。

“三大軍團的都統,廢物,徹頭徹尾的廢物。”

“李陽膽子太大了,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真是要把我氣死啊……”

張龍頓時笑了,而李陽也是忍不住的笑了一下,隨著推門走了進來。

“侍郎大人,您這火氣挺大的啊,你告訴我哪個惹的您,我一定幫您出氣。”李陽笑嗬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