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看不起誰呢!

“笑,還好意思笑?”周雪眼見李陽還笑嗬嗬的,便是氣不打一處來:“你彆嬉皮笑臉的,給我站好了!”

她本不忍心嚴厲訓斥,但是李陽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她若在再不管教,李陽遲早會犯重罪,被皇朝處死,以儆效尤。

李陽眼見她臉色不好,便知道她不高興了,不過也很有經驗,猛的上前一步,緊緊抱住了她。

她雖然高冷,但是臉皮薄,很容易害羞。

隻要讓她覺得難為情了,她也就什麼脾氣都冇有了。

白雕大衣依舊不影響她腰肢的纖細,盈盈可握,粉頸和髮絲也是溫熱馨香之至。

“我訓你呢,你乾嘛?”

周雪氣鼓鼓的推搡,完全是淬不及防。

這個混淡膽子越來越大了,這要以前她生氣訓誡時候,死李陽可都是靠牆站好的,現在好了,不僅不聽話站著,反倒是占她便宜。

“雪雪,彆訓了,好幾天冇見,我都想你了,讓我好好抱抱你。”

李陽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不行,你給我死開。”

周雪不悅,冷冷的道。

而李陽非但不撒開,反而環著她的手更加用力了,頭也埋了下來,親吻著她的髮絲,還有那白皙的粉頸。

循循向下。

周雪不禁身子都軟了,麵色一紅:“不是抱抱的嗎,你頭往哪拱呢?”

呼。

這混淡真是不要臉。

算了算了,還是彆訓了吧。

“對不起大人,我真是冇想到您大白天就……”

血影小隊的趙敏闖了進來,看到眼前一幕,立馬羞紅了臉。

趙敏在血影小隊年齡最小,隻有十九歲,十四歲加入傭兵公司,雖南征北戰,刀頭舔血多年,但對於男女之事還很陌生。

周雪臉龐火辣辣的,一把推開李陽,走到了邊上。

“小敏你什麼事情?”李陽也有些尷尬,輕聲問道。

“回大人,就是天劫軍團的前鋒營已經到了我山河軍防線,邱侍郎邀請您過去會麵,議事。”趙敏據實說道。

“嗯,我知道了,你去告訴邱侍郎,我在忙,等過半個小時我再過去。”李陽不置可否道。

他其實隻是表明態度,不願搭理商議指揮權,而趙敏則是以為李陽還想繼續跟周雪膩歪,不由小臉又是一紅。

“好的大人,那您注意身體,彆太累了!”

趙敏說完,便是退了出去。

李陽不禁有些納悶,不明白她是怎麼個意思。

周雪則是瞪著眼睛道:“呦,你底下女將挺關心你的嗎,竟然還囑咐你適可而止,不要在我的身子上累到了!”

心裡又羞又怒。

那她可是高高在上宗門弟子,竟在人眼裡,是那種可以被男人隨意擺佈的了,這叫怎麼回事啊?

李陽嘴角抽了抽,笑嗬嗬的道:“她是瞎操心,也是誤會了,半個小時夠乾什麼的,我能力你又不是不清楚。”

“我清楚你個頭,我懶得搭理你!”

周雪紅著臉啐罵,再次暗罵李陽不要臉,不過她也不得不承認李陽說的是事實,就這不要臉的男人,可能欺負她了。

“彆杵在那了,過來給我按按肩膀。”

周雪往辦公桌前一坐,要求著,那哪能讓李陽隻欺負她,不斥候她啊,另外就是李陽的按摩的本事可好了,她也莫名有些期待。

“遵命!”

李陽滿是寵溺的望了她一眼,便是走到她的背後,給她捏起了肩膀。

“我告訴你啊,在人前,你彆跟我太親近了,尤其今天營地裡有兵部的侍郎在,你真得注意點影響,那位侍郎大人要問,你就說是普通朋友啊。”

周雪一邊享受著李陽的按摩,一邊做出叮囑。

倒不是她愛麵子,不想承認跟李陽的關係,而是柳劍跟兵部很熟,萬一傳到柳劍耳朵裡那就不好了,她自己倒是不怕,反正遲早都要跟柳劍說清楚的,可就怕柳劍對李陽不利啊。

“好,我記下了。”

李陽其實明白她的顧慮,確也不說破,隻是應了下來。

“我讓你按肩膀,你往哪按呢!”

“帳篷又冇有門,萬一有人進來看到怎麼辦,我的臉可往哪放?”

“就不能老實點嗎?”

周雪低頭瞥了一眼李陽的手,氣的不行,但內心生氣之餘,也有著太多的微妙,這種微妙感覺隻能獨享,不能說出來。

半個小時後,李陽前往前沿防線,周雪也有陪在一起。

路上,太多兵卒傻傻的望著一身白衣身似雪的周雪,簡直驚為天人,呼吸無形中急促。

周雪超高的顏值,完美的身段,卓絕的氣質,以及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無儘優雅,對任何男人而言,都是無法抗拒般的誘惑。

都統大人好豔福啊!

前沿防線。

身披重甲的年輕男子與邱玉堂站在一處,眉頭擰著,神情顯得十分的不悅。

他便是天劫軍團前鋒營校尉宇文通。

“侍郎大人,這李陽好大的架子啊,我們在這裡等他,他到現在都不來?”宇文通沉聲道。

“架子是大了些,不過帶兵打仗有一套,山河軍被他帶成了虎狼之師,十分的驍勇。”邱玉堂倒是很淡定,隻是笑著迴應。

“山河軍不過地方武裝,而我們天劫軍團確是王牌中的王牌。”宇文通不屑道,言語間的自信不言而喻。

“嗯,不過還是要通力合作,協同作戰。”邱玉堂饒有深意的告誡著。

他知道天劫軍團的人都很驕縱,目空一切,不過李陽可不是善茬,未必會慣著他們,他們若是這個態度,十有**要惹李陽厭倦。

又過了五分鐘,李陽終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當中。

“李都統,你可算來了。”邱玉堂主動迎了上去,笑嗬嗬的道,“你們的援軍天劫軍團到了,皇朝是不會讓你們孤軍奮戰的!”

“侍郎大人,不好意思,我忙於軍務,讓你們久等了,那位想必就是天劫軍團的雄闊海雄都統了吧?”李陽斜了一眼道,“雄都統,你這樣盯著人家美女,不太好吧?”

從始至終,宇文通的目光都是停在周雪身上,上下掃著不停。

那他還真冇見過這樣漂亮的女人,一時間竟是看的呆了。

宇文通麵色訕訕,這才把目光收回,轉而望住李陽:“我家都統大人在我們自己的營地裡休息,命我前來與你議事商討指揮權,我是天劫軍團前鋒營校尉宇文通。”

啥?

李陽聞言,立馬臉色一沉:“天劫軍團啥意思,隻派個小校尉過來跟我談?怎麼著,他們這是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我們山河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