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廢物!

天劫軍團前鋒營狼狽悻悻,而山河軍將士則是覺得暢快的很,揚眉吐氣,望向李陽的目光也滿是狂熱。

尤其新兵,剛剛加入山河軍的。

統帥驍勇,戰力卓絕,他們自是引以為榮,可笑的是天劫軍團的那些傢夥還跟他們山河軍裝筆呢。

“難怪年紀輕輕就能當都統,也難怪所有的校尉,千總,百總都對都統大人敬畏有加,都統大人戰力太強了,赤手空拳迎戰,一拳碎槍敗敵,威猛,威猛無匹啊!”

“剛纔一戰看的我熱血沸騰,那宇文通可是初階武聖,大人一出手就打敗武聖,太了不起啊。”

“我倒是好奇,大人是什麼修為,難道是武君境的滔天巨擘?”

“不可能吧,武君那是我們天武大陸戰力金字塔般的存在,總數也不過三十尊左右,而且據史料記載,最早晉升武君的也是四十八歲。”

山河軍的將士議論紛紛,驚歎於折服中也帶著濃濃的好奇。

周雪也很好奇,在她印象裡李陽隻是個小武將,根本打不過她的,可經過剛纔這一戰,她發現她有些小看李陽了。

“你到底什麼修為?”周雪忍不住了,扭頭衝李陽問道。

“比你差遠了。”李陽笑嗬嗬的道。

“嘲諷我有意思嗎,你不會真是武君境吧?”周雪白了他一眼,氣呼呼的道。

“武君豈是那樣好成的, 我跟宇文通一樣也是初階武聖,隻不過宇文通在同級裡麵太遜了,這才被我完爆,狠虐。”李陽頗有些自謙的道。

那他雖不是武君,但武聖境裡確也難逢敵手了。

身負多種絕學,力量三千鼎,越級戰鬥已是必然,或許隻有巔峰武聖才讓他有些忌憚,但也僅僅有些忌憚罷了。

周雪聞言這才鬆了口氣,還好還好,李陽隻是初階武聖,比她真的也強不到哪裡去,她努力努力還是有機會追上並且超過李陽的。

身為女子的原因,麵對男友隻有被壓的份。

實力上若是在弱,那以後還不被壓的死死的?

“陪我去山上走走吧,踏雪看看風景。”周雪望著那茫茫的雪山,興致不已的道。

“山上風大,你不冷嗎?”李陽頗為關切道。

“有你陪著我,心裡熱乎。”

周雪把臉湊到李陽耳邊輕聲說道。

她很少說情話,尤其在天武大陸重逢後,李陽不禁有些發甜,咧嘴笑了下,隨她一起向遠處的大山走去。

“大人和周小姐這是要乾嘛,大雪的天,去山上吹風受凍?”

“你懂什麼,人家這叫情調。”

山河軍的將士小聲嘀咕著,好不羨慕,周雪的顏值太高了,很多兵卒甚至都有能跟周雪走在一起,死了也願意的念頭。

薛敏看到這一幕,臉上也是泛起了溫馨的笑容,不過內心還是不免有著些許的酸澀,如果陪著李陽一起在雪中漫步的是她那該多好啊。

雪花漫天飛舞,紛紛揚揚散落在山間於棧道。

雪景如畫,大好河山。

李陽矗立在山頭,怕她冷,便是把外套脫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

“雪雪,冇人了,親下我吧,你主動的那種。”李陽笑嗬嗬的道。

“親你個頭!”

周雪紅著臉啐罵,黑色皮靴在李陽腳上狠狠踩了一下,這混淡真是想的美,那憑什麼她主動啊。

“親頭也行啊,隻要你願意,我哪裡都給你親。”

李陽直接把臉湊了過去。

“那你把眼睛閉上。”周雪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美麗的眸子裡竟是閃過一絲狡黠。

等李陽閉上眼睛,她便是抓起地上的一團雪,塞到了李陽的衣領裡。

李陽不禁冷的打了個寒顫。

“嗬嗬,這就是不要臉的下場!”周雪先是嬌笑,然後覺得被雪球砸中麵部,便是跺腳,抓起雪球,於李陽互扔雪球,嬉鬨了起來。

等兩人下山回營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

“侍郎大人,您還在呢啊?”李陽頗為詫異的望著迎國來的邱玉堂說道。

“那我必須在,我身為兵部侍郎,理應於前線戰士同甘共苦,天寒地凍將士們在受寒,我豈可回城安於享受!”

邱玉堂正色說道,冠冕堂皇之至。

李陽眼皮跳了跳,神情似笑非笑:“嗯,侍郎大人不愧是國之棟梁,敬佩,敬佩不已啊。”

尼瑪,信他個鬼啊。

雖然李陽不知道邱玉堂留下是要做什麼,但也知道他是在扯淡。

邱玉堂先是訕訕一笑,然後斜了眼周雪:“周小姐,我派車送您回城吧,營地簡陋,實在不宜您居住呢。”

是討好,也是試探。

在官場打滾多年的他,說話水準那是極高的,太子妃願意走就代表跟李陽雖是情侶,但還冇發展到同房的地步,可如果不願意走,那可就代表著兩人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謝謝侍郎大人好意,現在獸族大敵當前,我雖為女子,但也應該為守城貢獻綿薄之力。”

周雪笑著回道,也是義正言辭。

“周小姐,巾幗不讓鬚眉,當真讓我刮目相看啊。”

邱玉堂心裡跟明鏡似的,但還是不動聲色。

周雪不想與他多談,藉故累了,便是去了營帳。

“李都統,你等下。”邱玉堂急忙喊住李陽,“李都統,咱明人不說暗話,你跟周小姐是情侶吧?”

“幾個意思?”李陽停步望住他,“侍郎大人也關心下屬的私生活嗎?”

“我還真不是多管閒事,而是要勸你懸崖勒馬,以免丟了性命。”邱玉堂直言道,“周小姐是什麼人你知道嗎,那是未來的太子妃,太子殿下下個月就要宣佈這一訊息,昭告天下了。”

他本以為李陽必會被這訊息嚇的半死,惶惶恐恐,不成想李陽竟是麵色如常,十分的淡漠。

“合著你早就知道了,你膽子太大了!”

邱玉堂立馬意識到了這一點,驚呼道。

“冇錯,我早就知道了,我膽子大不大不重要,我就是想知道侍郎大人看的明白,又打算怎麼做?”李陽眼睛眯起,

“我是勸你,你若不聽勸,那就好自為知,我呢冇看明白,也什麼都不知道,行了,李都統,我也回營帳休息了!”

邱玉堂拍了拍李陽肩膀,接著轉身離開著。

他若告發李陽,揭開皇室醜聞,那太子殿下第一個要殺的就得是他,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去告發,也的確是好心提醒,想讓李陽離周雪遠些,但李陽不願,那就隻能是死路一條嘍。

紅顏禍水,紅顏禍水啊。

可惜了李陽這一身本領,於超強的軍事管理能力。

“這老狐狸倒是不做糊塗事。”

李陽笑罵,心頭殺機隱去。

另一邊,天劫軍團營地。

雖然是大雪天,天色已晚,但是全營上下還都是冇有休息,燈火輝煌。

“你說什麼,你比武把指揮權給輸掉了?”

中年黑麪男子,著眉頭道,語氣裡的怒火不言而喻。

他便是天劫軍團的都統雄闊海,天武大陸的五虎將之一,武君巔峰強者,而且是天賦異稟,力大無窮,曾經與武君境對戰三百招不落下風,軍中威名赫赫。

宇文通規規矩矩的站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啞巴了?”

雄闊海眉頭一擰。

“大人,我聽說是宇文校尉提議比武爭奪指揮權的,他一招便被李陽擊敗,冇本事還約戰,我們天劫軍團的臉都被他丟光了。”

步兵營校尉黃忠抱拳道,素來他便於宇文通不合,趁機進言。

“廢物,給我拉出去砍了。”

雄闊海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拍了桌子,擅作主張約戰便也算了,還一招被人打敗了,有臉回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