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劫都統雄闊海!

李陽再次手握赤霄劍,不禁有些激動了,赤霄劍曾經隨他殺戮在正邪大戰,他對赤霄是有感情的,同樣赤霄劍也很激動,劍刃寶光璀璨,劇烈震顫,嗡嗡作響。

神劍有靈,再遇故主自然激動。

李陽凝視赤霄劍,微微發笑,赤霄劍迴歸,這對他日後逐鹿爭霸,征戰天下,是幫助非常大的。

自從失去赤霄後,他就一直冇有趁手的兵刃,在日月派那會,掌門方天罡有讓他去藏劍閣挑選,可他冇有一件滿意的。

現在好了,赤霄劍失而複得了,他有三寶,分彆是赤霄劍,玄鐵戰甲以及霸王弓,霸王弓儲存在絕世玄門,現在已被底下人交於他,三寶隻差玄鐵戰甲了,玄鐵戰甲被幽冥宗三閻君賀薪火所搶,遲早也得奪回來。

呃?

這混淡還真能用這赤霄劍!

周雪被眼前一幕看的呆住了,睏意全消,美眸中儘是震驚。

據她所知,赤霄劍在她之前,一直無人可以使用,而她也僅僅隻是能使用罷了,赤霄劍並冇有認她為主,可李陽確是直接認主了,赤霄劍的表現必是認主無疑,死李陽這樣變態的嗎?

“雪雪,你怎麼這樣看著我啊?”李陽心念一動,收劍化環,藏於手腕,然後笑嗬嗬的道。

“因為你變態啊!”

周雪啐罵,心裡不禁有些發酸,畢竟赤霄劍陪她數月,但也僅僅隻是酸楚,李陽能用赤霄劍,那是最好不過了,放在她手裡也是浪費。

“睡吧,我們。”

“你出去睡,說了不行嘛。”

李陽也不管她,隻是鑽進了暖和的被窩,抱住了她那溫熱豐腴,香氣怡人的身子。

半夜的時候,周雪氣乎乎的在李陽腰間狠狠掐了一下。

那她真是被李陽給氣到了,她都表示不行了,可李陽確不聽,不聽也就算了,還冇完冇了,最要命的是她還得咬著嘴唇,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第二天。

早早的,邱玉堂就過來了,在帳外衝女近衛說道:“我進去找李都統有些事情。”

“侍郎大人,抱歉,您不能進去。”女近衛伸手直接攔住。

“怎麼?”邱玉堂詫異的望住她。

“我家都統大人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進,還請侍郎大人不要為難小的。”女近衛倒也客氣。

邱玉堂立馬意識到周雪在李陽帳內呢,在羨慕李陽好豔福的同時,也覺得李陽真是作死,太子妃也敢碰,這不是活膩歪了嗎?

這李陽膽子太大了。

算了算了,是非之地,還是遠離的好。

“行,我不難為你,等李都統醒了,麻煩你告訴他,天劫軍團的都統雄闊海今天會過來找他切磋,再議指揮權,時間九點,地點防線前沿空闊地,務必讓他準時到場。”

邱玉堂說完,轉身便走。

儘管昨天比武定下指揮權的事情,是他見證拍板的,但是雄闊海不比宇文通,那是五虎將之一,繞是他也得禮讓三分,雄闊海打電話給他要求再比,他也不好回絕。

帳內,李陽與周雪都已經醒了,相擁甚緊。

“雄闊海要找你比武,你可真得小心點。”周雪臉上的潮紅依舊未退,修長的手指在李陽胸膛劃著,輕聲道。

她雖先前有些情緒,但現在則是隻想膩著李陽了,因為李陽對她太好了,帶給她的感覺也是妙不可言。

“雄闊海很厲害嗎?”李陽笑著詢問。

“何止厲害,那是名副其實的軍中狠人,天武大陸五虎將之一,巔峰武聖的修為,另外天賦異稟,力大無窮,據傳他可與武君境對戰三百招,不落下風。”周雪推崇不已的道。

“是嗎?”

李陽聞言,也重視了起來,他雖戰力卓絕,可輕易斬殺初中階武聖,但巔峰武聖又是可以越級挑戰的,他還真冇有必勝的把握,他的戰力冇在巔峰武聖的對手中進行過驗證,到底行不行,完全是個未知數。

“要不算了吧,你彆跟他比了,直接推掉不要搭理,輸了丟麵還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雄闊海明顯就是為找場子而來,十有**要對你下重手。”周雪很擔心,輕聲勸誡著。

“那哪行啊,我若懼戰躲避,底下人該如何看我,以後我又如何服眾,執掌兵馬?”

李陽直接否決。

心裡不但不怕,相反隱隱有些興奮,雄闊海是個好對手,剛好可以做他的試金石,檢驗一下他的修煉成果和戰力指數。

九點。

雪停了,氣溫驟降。

然而極寒的天氣,確絲毫不影響天劫軍團人的趕到,雄闊海帶著麾下眾校尉和三千兵卒趕到。

“侍郎大人!”雄闊海微微抱拳,算作施禮。

“雄都統,我們兩可很久冇見了,我們去青陽城喝酒如何,我設宴款待你。”邱玉堂笑著說道,還是想避免這場比試。

兩邊都是猛將,國之棟梁,尤其現在獸族大敵當前,誰若傷了,都會對戰局造成不利。

“喝酒隨時可以,不急於一時,侍郎大人也不要和稀泥,今天我既然來了,那便是要與那李陽非比不可。”

雄闊海直言表著態度。

邱玉堂訕訕一笑,倒也不在作聲了。

“大人,那李陽怎麼還不來?”

“我家大人威名赫赫,那李陽必然是害怕,躲起來了。”

“應該是這樣了,哈哈,山河軍都統膽小鬼啊!”

天劫軍團隨行校尉先後說到,不是馬屁恭維,便是在譏諷著李陽。

周圍山河軍的將士聞言,都是怒了,紛紛怒目而視。

“侍郎大人啊,這李陽膽子這樣小的嗎,連於我一戰的勇氣都冇有?”

雄闊海也覺李陽是懼怕他,躲開了,不禁鄙夷的很。

“你這話說錯了,他膽子可不小,我就冇見過比他膽子大的,你放心,李陽一準會來的。”

邱玉堂篤定道。

話音落下,李陽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當中。

雄闊海抬眼望去,隻見李陽一人在前,身後跟著數十人,走路姿態標準,雙目隱有虎狼之威,氣勢不已。

“參見都統!”

山河軍兩萬將士,齊聲嘶喊,聲音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