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比長槍!

“他們這什麼意思,齊聲參拜,聲音震天,給咱們下馬威呢吧?”

“我家都統再此半天了,他們也不拜見,就明顯就故意的啊。”

“必然是我們剛纔小瞧李陽,讓他們不滿了,雜牌軍就是雜牌軍,目無上司,不懂尊卑,冇一點規矩,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天劫軍團的眾校尉都是被這震天的聲音,嚇了個不輕,穩住心緒後,便是很為不滿的先後說道。

而熊闊海非但冇有不滿,反而對山河軍刮目相看了。

軍人得有脾氣血性,正所謂兵雄雄一個,將雄雄一窩。

山河軍能這般血性,必然離不開統帥李陽的影響。

這是一支虎狼之師,戰鬥力必然強悍。

“彆張口閉口閉口雜牌軍的,山河軍的戰鬥力十有**不比咱們天劫軍團差多少。”雄闊海嚴厲訓斥。

眾校尉噤聲,但確不予認同。

那他們天劫軍團可是天武大陸的五大主力軍團之一,為王牌中的王牌,山河軍算什麼東西,又算哪根蔥?

都統大人也是的,聽他們嗓門大,就覺得他們驍勇,有些可笑了啊。

“我就說李陽那小子,不會不來吧。”邱玉堂笑著道。

“嗯,李都統雖然年輕,但是兵帶的不錯,另外形象也很正派,英明神武的很。”雄闊海應聲,不吝誇讚之詞。

“雄都統過獎了,雄都統威名赫赫,位列五虎站將,今日能見,實在有幸。”

李陽走到近前,抱拳道。

人家客氣,他也不會無禮,另外雄闊海的氣質與外形都與他的結拜義兄大夏第一戰神胡關江相似,氣息粗礦彪悍,軍人本色濃重,正氣淩然,這不禁也令他心生好感於親近。

“我也有幸,幸會的很啊,早就聽聞山河軍都統李陽年少不凡,今日一見,名不虛傳!”

雄闊海同樣抱拳,還禮。

宇文通在旁看的便覺有些變扭了,不是說好的過來找場子,幫他找麵子,吊打李陽的嗎,怎麼還客氣上了?

“大人,我之前就是敗給了他,把咱們天劫軍團的臉都給丟儘了,還有就是我這胳膊虎口都裂開了,疼啊,疼的我昨晚一宿冇睡。”

宇文通提醒道,深怕雄闊海忘記了來意。

“你還知道丟臉啊,滾滾滾,給我滾到一邊待著去,我就不能看你,聽你說話。”

雄闊海本想心平氣和,但確忍不住來氣,發火。

兩軍數萬將士麵前,自報其短,自揭醜事,這難道就不丟臉了嗎?

他這個表弟不僅是個廢物,還是個冇腦子的蠢貨!

宇文通麵色訕訕,趕緊退後了一些,此刻他也意識到有些失言了。

“李都統,昨日我麾下前鋒營的校尉宇文通,未經我的許可,便於你約戰,爭奪指揮權,這件事情我毫不知情,因此這件事情不能做數。”雄闊海轉而望向李陽,響聲道。

客氣歸客氣,場子肯定是要找回來的。

他底下的人他能揍,彆人不行,而天劫軍團的威名也不能墜!

“雄都統說的在理,宇文通的確冇資格代表天劫軍團,那您打算怎麼辦?”李陽揹著雙手,笑嗬嗬的道。

“你我為兩軍統帥,咱們現在當場比過,勝者擁有指揮權。”雄闊海也是笑道。

“可以。”

李陽應聲,頓都冇打,直接答應了下來。

周雪不由氣急,重重剁了一腳,剛纔她勸誡了半天,可李陽這混淡確是一點也不聽話,雄闊海軍中威名赫赫,巔峰武聖,越級戰鬥可與武君過招,李陽怎麼可能打的過,萬一負傷甚至被殺,她可怎麼辦啊?

“周小姐,您稍安勿躁。”

邱玉堂眼見周雪臉色不好,立馬安撫於討好,隨著上前說道:“我還是要宣佈一下,比武切磋,點到為止,不能取對方性命,兩位都是國之棟梁,肩負退敵大任,也請兩位顧全大局,萬萬不要生死廝殺啊。”

“好。”

“冇問題。”

李陽,雄闊海先後迴應,十分的爽快。

兩位統帥要比武切磋,兩邊的將士都是來了精神,圍了多層,盯著場中,目不轉睛。

關注度尤勝昨日。

都統打校尉,贏了不算什麼,都統對戰都統,分強弱,論高低纔是值得期待的啊。

“李都統,咱們都是代兵的,一有戰事,必然衝殺在前,比拳腳冇意思,就比槍法如何?”雄闊海聲音鏘鏘,好似金屬般洪亮,他最擅長的是拳法,提出比槍隻是禮讓,另外宇文通是持槍敗給李陽的,他便要持槍贏回來。

“雄都統想怎麼比就怎麼比,長槍善於廝殺群戰,符合我們的身份。”李陽淡淡說道。

他是用劍的,槍法也非他的擅長,但是他的槍術也是了得,道祖傳承裡便有一套北霸槍,這套槍法,槍有三路分彆為守神,追魂,奪命。

當初正邪大戰,李陽被困邊陲萬丈崖四年,這四年裡都在修煉,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十八般兵器都有涉足。

雄闊海點點頭,從底下人手裡接過長槍,持槍傲立,槍長三尺,通體烏黑,刻有龍虎,厚重感十足,顯得十分的不凡。

而李陽也是從王朝手中接了一把重槍,玄鐵打造,重達三千八百八十八斤,這重槍是原山河軍都統庫藏的,王朝知道李陽力大,便把其交於李陽。

“李都統,力氣不小啊。”雄闊海笑道。

“彼此彼此。”李陽也是笑了。

他看的出雄闊海手中的槍也非常的沉,通體烏黑,重量絕對不在他的槍之下,能耍動三千多斤長槍的,可不僅僅有三千多斤的力氣,舉重三千斤的石獅自然跟耍動三千斤的石獅是不同的概念,槍術講的是靈活多變,奮疾如飛。

冇把子力氣,使用重槍那是大忌,也是不利。

“那好,咱們開始比武,我年齡略長你一些,你先出招吧。”

雄闊海單手持槍,平舉著,長槍紋絲不動,勢若不動如山。

“開始。”

李陽也冇有推辭,直接搶上一步,持槍飆進,不動則已,動若雷震,風動天地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