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鏖戰!

李陽三千鼎力量全開,身形拔地倚天,頂天立地。

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眼神極度駭然。

“他,他竟然還隱藏了實力,於我家都統對戰,甚至一直都未出全力,這,這……”

“ 三千爆骨聲,這就是三千鼎巨力啊,這力量聞所未聞,聞所未聞啊,人形蠻獸,人形蠻獸。”

“壞了,我家都統搞不好殺不過李陽了,這可怎麼辦啊,咱們天劫軍團的威名,都統大人五虎將的威名難道要在這一戰悔了嗎?”

天劫軍團的校尉們紛紛說道,對自家主帥的信心在李陽展現絕對實力後,瞬間被摧毀。

雄闊海也是懵比了,膛目結舌,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醒神,遙望李陽道:“李都統你的確很強,強的完全超乎我的想想,堪稱絕世的天才,但是你的對手是我,今天你想贏我也難!”

儘管李陽力量上麵有所保留,但他同樣也有底牌。

“雄都統,那咱們繼續切磋。”

李陽眼見雄闊海還有戰意,不憂反喜,看來雄闊海的十成戰力也未完整呈現,好,這真是太好了,好久都冇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了。

好的對手不僅能檢驗自身的修煉成果,也能在臨戰中熟練招數,突破自我,就在剛纔,他有些招數以前不嫻熟,有問題的,都是得到了淬鍊於糾正。

他也並非覺得雄闊海是在說大話,強逞能,因為他的太祖長拳太子大勢加持北霸槍的霸王之勢,冇有實力是不能扛的住的。

“轟!”

雄闊海目光一擰,腳下猛的蹬地,地麵龜裂,而他本人則是則是宛若閃電般竄向了李陽,近乎二十米的距離,呼吸間便至,槍帶動狂風,閃耀厲芒。

槍勢如山,雄闊海終然用了槍意,槍做為兵刃之一,跟刀劍一樣也有奧義,刀意,劍意,槍意,皆是至高無上的絕學,也是超脫於招數之上,威力莫大。

李陽隻感覺到宛若一座大山朝他撞來,不由呼吸都凝住了,喘息不過來。

“強,比剛纔要強多了!”

李陽在度心頭熱血沸騰了,長槍一抖,呼嘯還擊。

看似是攻擊,實則是北霸槍裡的守魂一路,北霸槍法裡有三路,分彆為守魂,追魄,奪命,其中守魂是防禦式。

槍頭幻化數百幻影,虛虛實實,難以分辨,漫天皆是槍影,好似利箭,百箭在齊射,也好似一群毒蛇。

“破,我直接破!”

雄闊海高聲大喝,長槍螺旋轉動,遞進著,漫天長槍幻影消散,竟十輕易破解了李陽的北霸槍守魂式。

李陽爆退,單手持槍,凝神戒備。

這熊闊海不愧是五虎將之一,槍法老道,臨戰經驗也是豐富,一眼便是看穿了虛實變化,厲害厲害啊。

雄闊海也是暗讚李陽了得,他雖破了李陽的北霸槍守魂式,但是確也不舒服,胸口發熱,差一點就受傷吐血了,李陽的的槍上實打實的三千鼎巨力。

另外就是李陽的悟性也是可怕,這守魂式剛纔李陽也使用過,但明顯冇這般嫻熟,再次施展簡直毫無破綻,也就是他臨陣經驗豐富,否則真是虛實難辨,隻能撤招了。

這李陽隻有二十出頭啊,這到底是怎麼修煉的,又是哪位老怪物誰教導出來的?

這若再過幾年,恐怕他連於之一戰的資本都冇有,他一直被稱為天才,可跟李陽一比,他這天才之名簡直就是個笑話!

雄闊海靜止片刻,目光微凝,然後躍起,宛若餓虎也宛若蒼鷹一般,持槍砸向李陽。

“給我開!”

李陽並不閃躲,隻是橫搶格擋,轟的一聲巨響,地麵龜裂,颶風飄揚。

就這樣兩人又殺在了一處,難分難解。

雄闊海槍勢加持戰力更甚剛纔,而李陽力量全出,也是不落下風。

兩人的長槍皆然撕裂長空,周圍空氣炸響,氣爆聲異常刺耳尖銳著。

“我的天啊,合著兩人的戰力比剛纔還要強的多,可以越級戰鬥的巔峰武聖太可怕了。”

“李陽雖不是巔峰武聖,但力量三千鼎,一力降十會,也是可以越級挑戰的超級強者,這兩人都有對抗武君百招的資本。”

“到底誰勝誰敗,十分期待啊。”

圍觀眾人邊觀戰,邊議論著,激動於興奮言語言表,能目睹超級強者對戰,對他們而言都是不多的機會。

不知不覺間二十分鐘過去了。

兩人出招都是奇快,已經對戰三千招了!

雄闊海越發的震驚了,臉色也是愈發的難看,他內力全部爆發,長時間的鏖戰,內力根本消耗不起,而李陽確是見鬼,力量好似無窮無儘,一點也冇有力竭的跡象。

現在局麵對他很不利,再僵持下去,他必敗無疑。

想贏,隻能用寒冰槍裡的終極殺招,冰封天下了。

可這一招,他施展起來也是有後果的,得搭上三年的苦修,不過還是得用,這一戰他輸不起,天劫軍團的威名不可墜,他五虎將的威名也不可墜。

驀的,他手中的長槍一抖,白光萬丈,直接砸向李陽,槍在半空時,周圍的樹木便已經被凍成了雕塑,觀戰的人群也是極寒,紛紛爆退。

李陽正麵承受冰封萬裡這招,更是整個人都僵了,來不及反應,便是人被凍成了雕塑。

“贏了。”

雄闊海大喜,忙道:“快,快取涼水來,我破冰後,你們潑水為李都統祛寒。”

冷凍的人體,祛寒不能用熱水,這是常識。

那他隻是想贏,並非想取李陽性命,另外也非常欣賞李陽,特有結交之意。

山河軍眾將士慌亂,正要準備涼水。

然而就在這時,冰雕猛的發紅,火焰的光芒沖天。

“你們快看,那什麼情況?”

“我家大人冇有敗,還冇有敗。”

“這冰封萬裡可是零下千度的絕對寒冰,李陽真能破解不成?”

兩邊人馬都在關注,議論。

雄闊海也是望住,緊接著便是雙眸陡然瞪的滾圓,嘴巴也是張的老大,冰雕破碎,李陽震臂破凍解封了。

純陽功配合三千鼎巨力,直接破了這冰封萬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