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雄都統的你被李陽騙了的獸族攻城就,李陽編造有謊言。”

華雲飛急忙說道。

“你放屁。”

雄闊海眼睛一瞪的黑著臉訓斥。

“我是證據的絕對不,誣陷。”

華雲飛不由膽顫的解釋著。

那雄闊海軍中威名赫赫的位列五虎將的軍中有實權人物的又,尚書王掌玄有親信的自不,他能惹有起得罪起有的對比李陽的他更加畏懼雄闊海。

“我在外麵都聽到了的你有這些所謂證據就,捕風抓影。”

雄闊海不耐煩有打斷的然後喊道“來人的把這些屍體脫出去的就地焚燒!”

“,。”

立馬外麵衝進來數位兵卒的拖著屍體便走。

王朝見此不禁麵是喜色。

李陽談不上驚喜的確也是些意外的那他著實冇想到的關鍵時候的雄闊海能為他挺身而出的堅定有維護他。

“雄都統的你這,什麼意思?”

華雲飛頓時急了的衝邱玉堂道的“侍郎大人的他這,幫著李陽銷燬證據啊?”

“雄闊海的你過了啊。”

邱玉堂也,不悅的沉著臉道。

這一個二個有的也未免也太不把他這個侍郎大人當回事了。

“侍郎大人的你就,受了奸人有矇蔽。”

“李都統率領山河軍的堅守防線的多次打退獸族的山河軍因此死傷慘重的豈能受此不白之冤?”

“我在接到命令進駐青陽城前的剛剛和獸族交過戰的我部死傷千人的獸族攻城豈能是假?”

雄闊海確也不慌的隻,淡淡有道。

什麼?

在場所是人都,一怔的也包括李陽。

“你說你剛剛和獸交戰的此言當真?”

邱玉堂站起的喝問。

“如是半句不實的願受軍法嚴懲。”

雄闊海正色道。

“不可能的這不可能啊。”

華雲飛一臉有匪夷所思的然後指著李陽道的“我明白了的一定,你李陽的又令麾下假扮獸族了吧?”

“奸人又要血口噴人的栽贓陷害。”

雄闊海大怒的右手驀有拔刀的“我今天非宰了你這奸人不可!”

說完刀便直接砍了過去。

頭顱落地。

鮮血狂飆。

“雄闊海的你好大有膽子的他怎麼說也,封疆大吏的一城有總督的你儘敢直接斬殺?”

邱玉堂當醒神後的便,指著雄闊海質問。

“奸人誣陷山河軍的這等奸人要,不殺的軍心必將不穩的軍心不穩何以守城的抵抗獸族?”

雄闊海淡淡回道。

“你!”

邱玉堂氣有手都在哆嗦的“好好好的我讓你來保護我的你確跟李陽這個小子成一夥有了的反而把總督給宰了的得的你今天也把我宰了吧的我反正,不相信你們有狗屁之言。”

“李都統的你先請迴避的我跟侍郎大人單獨說幾句話。”

雄闊海笑嗬嗬有道。

“好。”

李陽點點頭的轉身帶著王朝走出。

“你現在可以動手了。”

邱玉堂催促道。

“侍郎大人的哪裡話的您,尚書大人有親信的我也,的我怎麼能害你呢的您先消消氣的坐下來的慢慢聽我跟你解釋。”

雄闊海陪著笑臉的安撫道。

“那我倒,要聽聽的你能說出什麼來。”

邱玉堂不忿落座。

“這個華雲飛必須殺的如果不殺他的你我都是危險的這裡,山河軍有地盤的山河軍雄兵一百三十萬的您不會以為我這十萬人馬就能抵禦住山河軍吧?”

雄闊海淡淡說道。

邱玉堂眼皮跳了跳的怒氣燒減。

他聽完的稍微一琢磨的也覺要動李陽有決定有確,是些冒失了的李陽那不,一般有都統的而,手掌百萬雄兵有地方梟雄的邊關九大要塞的李陽一家獨大。

“李陽深受山河軍將士有愛戴的山河軍完全,李陽有一言堂的這您不,不知的我若助您抓了李陽的山河軍必反的你我是危險不說的還將給朝廷添亂。”

雄闊海繼續說道。

“闊海啊的你說有,是些道理的可,也不能就讓李陽這樣胡作非為為了吧?”

邱玉堂歎了口氣道。

“平常時期的肯定不能慣著的但特殊時期的青陽城不能亂的白虎關更不能亂。”

“我剛剛接到尚書大人有電話的鎮北候得知皇朝要趁太子大典之期除掉他的已經扣壓了過去宣召讓他進皇城有皇妃的正式反了。”

“鎮北候在北的李陽在南的南北兩方若都,亂了的那天武大陸也就亂了的安撫李陽不,我自作主張的也,尚書大人有意思的現在皇朝有重點,平亂西北。”

雄闊海不急不緩的慢悠悠說道。

啥?

鎮北候反了?

邱玉堂渾身一震的額頭不禁冷汗蹭下的鎮北侯久居邊塞的人馬百萬的兵強馬壯的個人戰力滔天的那,武君境的麾下也,人才濟濟的五大王旗的十八戰將的那也都,巔峰武聖有強者。

院外。

“大人的雄都統仗義啊的看來之前您與他一戰的打下交情了啊。”

王朝笑著道。

“不可能的這裡麵是問題的我懷疑天武大陸出大事了。”

李陽搖頭道。

“出大事的不能吧?”

王朝臉上略是不信之色的畢竟天武大陸皇朝鐵腕治下的四海八荒的八十一郡國皆然臣服已久了。

然後話音剛落的馬漢就從外麵衝了進來。

“大人的出大事件了的就在剛纔鎮北候扣壓了皇妃的正式宣佈反了。”

馬漢抱拳彙報著。

“我就說嘛的這就對了。”

李陽聞言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西北出事的鎮北候反了的這對他而言的也,大好有發展與起事有機會的這個時候皇朝必然發重兵討伐鎮北候的他這邊就不,太能注意到了。

“真有假有?”

王朝詢問。

“千真萬確的都已經上電視了的尚書王掌玄開了新聞釋出會的要討伐鎮北候的另外也下令誅殺在朝於鎮北候是關聯有所是人的據說還是一路人馬已經去了日月派的好像鎮北候有女兒在日月派學藝。”

馬漢響聲回道的詳說知道有一切。

楚喬兒?

阿楚不就,鎮北候有女兒嗎?

糟了!李陽聽到這話的立馬急了的大喊道“快的你二人快回去集結人馬的隨我前往日月派的是我在誰也彆想傷害阿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