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霸氣滔天!

“李陽這小子怎麼回來了?”

“掌門讓他外出避世,韜光養晦,勤學苦練,厚積薄發,可他倒好,公然拋頭露麵,還向禁軍出手了。”

“我隻是奇怪,他下山不過半年的樣子,怎麼就擁有了這多人馬?”

日月派長老齊齊望住李陽,眼神中滿是震驚於擔憂。

震驚李陽的突然出現以及人多勢眾,擔憂的是李陽因此攤上事情,被皇朝處死。

李陽是天驕榜榜首的事情,普通弟子不知,但內門精英和他們這些長老確是知道的,長老們一直視李陽為日月派崛起的希望,門派的至寶。

儘管李陽現在官拜都統,威震軍中,號稱西南狼,但是日月派偏安一隅,幾乎與世隔絕,又無電視網絡,以至於李陽自從走後的一切訊息,他們都是不知。

“禁軍在此奉命執法,我為禁軍左路都統華鐵,你們是什麼人,又想乾什麼?”

華鐵持刀喝問,自報家門,以做恫嚇。

從對方人馬的服裝來看,應該是地方軍,完全是自己人,可能不知他們是禁軍的身份,發生了誤會,他自覺報出身份,便可止戰,讓對方惶惶恐恐,賠禮道歉。

“我們是山河軍的,這位是我們都統大人李陽!”

王朝搶著回話。

“原來是白虎關要塞山河軍的,聽說你們在守衛青陽城,抵禦獸族,怎麼跑來這裡了?”

“跑來這裡便也算了,還出手擊殺禁軍,阻擾我們抓拿重犯。”

“你們速速讓開,不過這件事情我日後還是會上報兵部的,你們等著被軍法處置吧!”

華鐵沉著臉神情不悅,也就是對方是山河軍,九大要塞裡實力最強,這要換做其它地方軍在此,他肯定不能隱忍不發。

山河軍勢大,現在兵力又數倍於他們,真的冇辦法呢。

“速速讓開?”

李陽冷笑,眼眸微抬,眸光冷徹:“我剛纔說什麼你冇聽見嗎?我就當你冇聽見,我再給你重複一遍,你嘴裡的重犯我保了!”

聲音淡漠,但確顯出無邊霸氣。

日月派的弟子們都是心裡激動了起來,真傳師兄李陽果真是位牛人啊,敢保楚喬兒的,可能在天武大陸,再也找不到第二位了。

“李都統,你可能還不清楚重犯的身份,重犯楚喬兒那是鎮北候的女兒,鎮北候扣壓皇妃,公然反了,那是亂臣賊子,現在皇朝正在清洗於鎮北候有關係的各界人士,遵循的原則也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華鐵響聲說道,曉以利害。

他剛纔聽日月派弟子稱呼李陽真傳師兄,隻當李陽是要護住同門,並不知道楚喬兒的身份。

“阿楚的家勢背景我一清二楚,不用你提醒。”

李陽不耐煩的擺手,打斷。

啥?

全體禁軍都是一怔,麵麵相覷,禁軍都統華鐵也是傻了,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醒神。

“李陽,我見過膽子大的,確冇見過向你這般膽子大的,鎮北候的女兒你也敢保,我勸你少管閒事,以免招來殺身之禍!”華鐵冷冷的道。

“呱噪,在若廢話,信不信我宰了你!”

就在華鐵威脅之時,一股肅殺之氣,瞬間籠罩了他。

李陽的聲音宛若來自九幽寒泉,帶著濃重的殺意,令人不寒而粟。

華鐵瞬間感覺頭皮發麻,額頭冷汗也是岑下。

從冇有誰,一句話把他嚇成這樣。

但很快華鐵便是惱羞成怒了:“李陽,我好言規勸你不聽,非要作死,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禁軍聽令,上前抓拿要犯楚喬兒,如遇阻攔,就地格殺。”

李陽冷冷一笑:“山河軍聽令,禁軍若敢上前一步,哪怕一個人往前,就把他們全部給我滅了。”

“是!”

近衛隊,火營三萬人馬,齊齊應聲,齊齊拔刀。

對麵山頭風營的弓箭手,也是弓拉滿,箭矢上弦。

禁軍見狀,皆然膽顫,不僅不進,反而向後退了退。

“你,你們。”

華鐵氣急,臉都黑了,深吸一口氣,纔是指著李陽說道:“李陽,你小子有種,咱們走著瞧,你等著被兵部查辦吧!”

“滾!”

李陽不耐打發著。

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好笑,兵部倒是一直都想查辦他,可他什麼時候在乎過?

“撤!”

華鐵下令,轉身便走。

“大人,咱們就這樣走了,楚喬兒不抓了?”副將問道。

“李陽強勢,山河軍驍勇,這怎麼抓,你去抓下試試?”華鐵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副將立馬噤聲,跟著華鐵下山。

“真傳師兄好樣的,真是硬氣啊。”

“這纔是男人啊,霸氣滔天。”

“禁軍的麵子都不給,亂臣的女兒也敢保,牛人,牛人啊!”

日月派弟子激動不已,議論紛紛。

就連一眾長老也是很激動,甚至都覺有些揚眉吐氣了,禁軍又怎樣,奉旨抓人又怎樣,咱日月派就是不慣著!

楚喬兒心裡長長鬆了口氣,望向李陽的目光滿是柔情與感激,今日若不是李陽,她必死無疑。

“弟子拜見眾長老!”

李陽先是抱拳施禮,然後響聲說道:“掌門和令主若是不閉關,估計不會不保自家人!”

一眾長老,麵色發紅,皆然不語。

李陽見他們挺尷尬的,也未在拿話臊他們,轉而朝楚喬兒走去。

“謝謝李都統救命之恩!”

三十六鐵衛齊齊單膝跪地,大禮參拜。

“你們快起來。”

李陽連忙道,“彆耽擱了,趕緊跟我走,你們多留一刻都是危險,我親送你們回塞北。”

如果不是事情緊急,他不介意跟師兄弟們敘敘舊,可現在真是不行,必須抓緊把楚喬兒送走。

“內門弟子聽令,你們隨李陽一起護送楚喬兒回塞北。”

大長老果斷下令,彌補剛纔的過錯。

宗門不維護門下弟子,可是會讓底下人心寒的,尤其李陽因此已經不滿了。

李陽咧嘴笑了下,也未拒絕。

“李陽,你公然護我,會有麻煩的吧?”楚喬兒伴在李陽身邊,邊走邊說,美眸中滿是擔心。

“麻煩肯定有,你要實在心裡過意不去,可以以身相許,晚上陪陪我。”李陽笑嗬嗬的道,拿話逗著她。

“我陪你個頭!”

楚喬兒紅著臉啐罵,說完還伸手在李陽胳膊上重重掐了一下,這個混淡真是壞死了,也真是太不要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