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亂世之初,賊子當行!

儘管李陽護送楚喬兒進塞北,趁著這個機會便極有可能跟鎮北候勾結聯合,但是邱玉堂明白,這已經是他不能阻止的了,隻能靜觀其變。

這個時候動李陽,山河軍必亂。

他隻期盼,李陽動作晚些,等皇朝平亂了西北,剿滅了鎮北候,再騰出手來,對付李陽這隻西南狼。

李陽通過關卡,順利進入塞北,這裡風景著實靚麗,草地無邊無際,綠波千裡,令人心曠神怡。

車隊再行二十公裡,便見又一處關卡。

不過這已經不是皇朝的關卡了,而是鎮北軍一方,同樣重兵雲集,關卡上無數身披重盔重甲的兵卒,四周黑壓壓也全是兵馬,尤其有一支十萬規模左右的騎兵,他們騎著駿馬,揹負沉弓,腰配彎刀,氣勢不已。

地騎軍團,馳騁塞北,為鎮北軍的中的王牌之師。

守衛邊境數載,威名赫赫。

“準備戰鬥!”

坐鎮在這裡的主帥羅通,眼見皇朝有兵馬過來,立馬下達了作戰指令,“各軍團全部參戰,我命令殲滅這隻先頭部隊,打出我塞北的威風,打出我鎮北軍的軍威!”

“必勝,必勝!”

三十萬將士手持彎刀,齊聲高喊,聲音震天,氣勢不已。

繞是李陽也被這凜凜的軍威給驚到了,早就聽聞鎮北軍驍勇善戰,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十有**鎮北軍的戰鬥力不在他的山河軍之下。

“大人,關卡的弓箭手已經瞄準了我們,搭在箭上的箭矢是火箭,另外四周的人馬也全部向我奔襲而來,他們隨時可能展開進攻,一旦進攻,我方必然損失慘重?”王朝不禁慌了,趕緊停車。

“慌什麼,咱們又不是過來打仗的。”李陽不禁瞪了他一眼。

“我下車喊話,以免發生誤會,造成傷亡。”

楚喬兒趕緊道。

李陽點點頭,也未阻止。

楚喬兒推開車門從車上走了下來,而那三十六鐵衛也是從車上走了下來,而這個時候騎馬的先頭部隊已經奔襲到了近前,離他們隻有三十米的距離了。

“都停住,這好像是鐵衛大人們。”

“那是郡主,鐵衛大人們把郡主帶回來了!”

“參見郡主!”

騎兵們認出了身份,先是驚呼,然後紛紛下馬,鄭重行禮,四周將士跟著也是跪了下來,黑壓壓的一片。

鎮北候在塞北,那便是唯我獨尊,隻手遮天的王。

塞北的百萬雄師以及千萬的子民全部愛戴。

那麼楚喬兒做為鎮北候的女兒,自然極受尊敬,現場所有人望向楚喬兒的目光全是驚喜於狂熱,少主歸來,好,這真是太好了。

“大家快快請起。”

楚喬兒嬌聲高喝,聲音清脆全場清晰,“我楚喬兒感謝大家勇敢無畏的追隨父親,對抗皇朝,我楚喬兒也向大家保證,以後殺敵,我必當前!”

“郡主!郡主!”

鎮北軍的將士起身,振臂高呼,氣氛高漲。

李陽不禁也是被楚喬兒吸引了,且見他三分英氣,三分豪態,同時雍容華貴,端嚴之至,令人不敢逼視,再想到她單獨麵對自己時,所展現出的嬌媚柔情,便是心頭一蕩。

“阿楚,真是阿楚啊,哈哈,你可把我擔心壞了。”

這時一中年男子,前呼後擁的走了過來,激動說道,眼角淚水閃現。

塞北兵馬副帥羅通,綽號神刀無敵。

鎮北候結拜義弟,一直未婚,也是看著楚喬兒長大的,視楚喬兒為親閨女一般。

“羅叔,可不是我了。”

楚喬兒笑道。

“好,真是好啊。”

羅通先是興奮說道,然後瞥了一眼山河軍的眾將士,頗有敵意的道,“他們怎麼回事?”

“啟稟副帥,郡主身邊這位乃是山河軍都統李陽,我們能帶回郡主,全虧有李都統和山河軍拔刀相助。”

“我們趕到日月派時,郡主已經被禁軍圍住,我們浴血拚殺,確也不能殺出一條血路,關鍵時候李都統趕到,不惜武力相逼,嚇退了禁軍。”

“也是李都統一路護送,我們才能穿過叢叢關卡,歸來塞北的。”

一鐵衛搶著回話,詳細敘說經過。

羅通聞言,心中敵意頓消,立馬衝李陽抱拳:“羅通謝謝李都統仗義,塞北也謝謝李都統了,以後李都統就是我們塞北人的大恩人,以後若是李都統有事,還請招呼一聲,我塞北人必將赴滔倒火,在所不辭!”

聲音鏘鏘好似金屬,豪邁的英雄氣度瞬間展現。

“羅副帥客氣了,塞北鎮北軍守衛邊境幾十載,震懾一方,我一直欽佩,另外阿楚是我同門師妹,我豈有不救的道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李陽也是抱拳,淡淡說道。

“我什麼時候成你師妹了,明明是師姐好吧?”

楚喬兒不滿道。

這混淡真是不要臉,在門派時候就讓她喊好哥哥,現在還當眾嚷嚷著是她師兄,那首先她比李陽大兩歲,再便是內門裡李陽隻是小師弟啊,排名最末的。

“甭管師姐師妹了,阿楚長大了,倒是可以談戀愛了。”

羅通眼見兩人鬥嘴,便是感覺到了兩人關係的不一般,琢磨著李陽定是在追求楚喬兒,而楚喬兒呢也是迎合了,比較中意。

那他哪裡想的到,事實是楚喬兒在追求李陽,李陽還不樂意。

“羅叔!你彆亂說話,我跟他都不熟!”

楚喬兒臉驀的紅了,好不羞赧。

李陽也有些尷尬,揹著雙手,笑而不語。

“李都統請跟我去侯府吧,侯爺下去視察軍務了,晚上我設宴款待你,也好好犒勞犒勞一路勞苦的山河軍兄弟!”

羅通響聲邀請道。

“這……”

李陽本想拒絕,但見楚喬兒那期待的眼神,便也是應了,“羅副帥盛情相邀,我自當赴約,赴宴!”

塞北已反,以後他與楚喬兒再見麵,便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多留一晚,倒也必要!

“哈哈,李都統爽快,走,咱們回侯府!”

羅通哈哈一笑。

當晚鎮北候府燈火通明,無數家丁磨刀霍霍向豬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