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圍觀人群紛紛驚住,也包括前排主位上的那些宿老,眼神極度駭然。

爆骨三千響。

一聲爆骨一鼎千斤的力氣,三千聲爆骨,那便是三千鼎巨力。

這,這難怪李陽能戰敗五虎將雄闊海,也難怪李陽年紀輕輕,便名揚軍中,名震八荒,僅憑這三千鼎巨力,就有了於高階武聖廝殺的資本。

黑水國國主廖重,驚的站起。

羅通哈哈笑道:“廖國主,這是怎麼了,剛纔不還對自己兒子很有信心的嗎?”

廖重冷哼:“我隻是震驚天下間還有這等大力之人,力氣大不算什麼,我兒對付起來錯錯有餘,他李陽有些戰力也好,若是太弱,顯不出我兒的優秀!”

三千鼎巨力雖強,但吞服秘藥的廖邵庭還是可以應付的。

“觀戰,觀戰!”

楚天鵬擺手道,眼睛盯著擂台目不轉睛,這李陽比我想象中還要優秀,他為巔峰武君級彆的至強武者,眼力自然高出他們,李陽的基礎功極為紮實,肉身淬鍊的如鋼似鐵,實在是了得。

想要突破武君,踏足巔峰至強之列,肉聲必須要強。

另外就是他楚家傳承,肉身強度不夠,也是不能承受的。

可笑這廖重父子,還打他楚家傳承的主意,真要讓廖邵庭進入楚家傳承聖地,不要片刻,便會爆體而亡。

楚喬兒都能看出廖重父子圖謀不軌,而他豈能看不出?

隻是洋裝不知,靜觀表演罷了。

擂台上,廖邵庭雖被李陽展現的狂霸氣勢所震,但還是悍然逼進,奮力砸拳,內力再提三分。

砰。

拳拳相碰,發出巨大的悶響,整個擂台都是一震。

“不錯嘛。”

李陽笑道。

“休要廢話,看拳!”

廖邵庭被李陽指點晚輩的口吻給激怒了,拳如重錘,腿似快斧,不停襲向李陽,五秒的時間裡,他便是對李陽打出了九拳,十八腿,三十六式關節技。

近身搏殺!廖邵庭在吞服秘藥後,戰力飆升三倍,內力源源不斷,完全可以硬撼李陽的三千鼎巨力,場麵勢均力敵。

“呦,這廖邵庭可以啊,挺強的,竟能與李陽殺的不分上下。”

“我們內門弟子,除了大師姐,冇人是這廖邵庭的對手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我隻當李陽過於妖孽,才壓製了我的光芒,冇想到這次來到塞北,又見一絕世天驕。”

日月派弟子忍不住的議論,言語間對廖邵庭滿是肯定,李陽的戰力在內門,數一數二,或許隻有大師姐纔可與李陽爭鋒,而這廖邵庭能跟李陽殺的難分難解,便足以證明自身的優秀了。

不遠處,一眾塞北方麵的女人們,也在議論。

“郡主,你想他們兩誰贏?”

“肯定想讓李陽贏啊,李陽又帥又有力氣,嫁給李陽包管婚姻生活十分的幸福。”

“有道理,李陽陽剛果決,很具男子氣概,長的也好看,尤其你看他腰啊,特有力,這要結婚了,準得讓郡主每晚都舒舒服服的。”

楚俏臉臉都紅了,啐罵道:“你們趕緊閉嘴,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這些個閨蜜,怎麼這樣汙,這樣的奇葩?

看比武,儘能聯想到男女夫妻之事!隻是這廖邵庭真的挺厲害的,李陽萬一打不過,她可怎麼辦啊?

越想越緊張,白皙的掌心都冒汗了。

為李陽捏把汗的還有山河軍的各路頭領。

廖邵庭之強完全超乎他們的意料之外,內力深厚,源源不斷,招法嫻熟,奇特,實在是個高手,比之當日的雄闊海絕對要強,尤其現在李陽已經處於劣勢,隻在招架,冇有進攻。

“少主威武,神勇無雙!”

“少主無敵,千秋萬載!”

“少主天下無敵,天下無敵啊!”

黑水國隨從又在呐喊助威,聲音振聾發聵,但給人感覺就是有些跳梁小醜了。

羅通忍不住道:“廖國主,能否讓你的人安靜一些,這是比武,又不是朝堂之上,要整一些拍馬諂媚之詞。”

“你們靜下。”

廖重先是喝斥製止,然後笑著道:“我的人也就是激動,我兒能壓著西南狼李陽打,真是不錯,我兒贏定了,李陽要不了多久就要敗了。”

“還是再看看吧,現在談勝敗早了。”

楚天鵬反駁道。

羅通聞言,心就放在了肚子裡,大哥為武君巔峰境,眼力肯定是有的。

而廖重確是心底猛然一沉,有了不好的預感。

隻是這可能嗎?

他已經給兒子邵庭吞服了秘藥,戰力飆升三倍,李陽也不是武君,如何能勝?

擂台上,兩人你來我往,已經大戰了八百回合,看似廖邵庭處於優勢,實際是李陽還未儘全力,身上的內力並未加持,那李陽倒不是相讓,想讓廖邵庭輸的體麵些,而是他一直在觀察廖邵庭。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合著他吞服了某種藥物,刺激了潛能,飆升了戰力。

“李陽,你的確不錯,能與我戰到現在這是你的驕傲,不過你還是比我差的遠呢,接下來,我十招之內,必定打翻你。”

廖邵庭目光睥睨傲然說道,隨著周身氣勢暴漲,拳路也是陡變,類似於關節技的奇招全部捨棄不用,拳拳砸出,如同狂風暴雨。

“狂殺拳!”

黑水國裡的高等武學,在天武大陸拳法榜上也是排名前列。

廖邵庭自幼學習狂殺拳,早已登台入室,力借招,招借力,招招威猛無匹。

“砰!”

廖邵庭的重拳直接砸到了李陽的胸膛,力道之猛,哪怕是大山也能晃動。

而李陽確是紋絲不動,爆喝道:“給我開!”

廖邵庭立馬被震退,連退三步這才站穩,眼有駭然,不敢在搶攻了,隻是凝神戒備。

臥槽。

這李陽的身體難道是鐵打的嗎?

另外就是,好像李陽剛纔對他對戰,並未拿出真本事來!“廖郡王,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是吞服了秘藥,提升了戰力,那你倒是夠拚的,為了能贏,自悔三年苦修。”

李陽望住他笑道。

啥?

全場嘩然。

“我就說他怎麼這樣猛嗎,合著是吞服了秘藥?”

“這也太卑鄙了吧,不是真本事確來與人比武?”

“這種人不配當我們塞北的駙馬,滾下去,滾下去!”

廖邵庭臉漲的通紅,忙道:“大家不要起鬨,李陽就是打不過我,胡說八道呢。”

“我打不過你?”

李陽聞言竟是忍不住的笑了,“現在我就讓你看看,我的真本事,倒是要看看你能接我幾招!”

隨著,他左腳踏地,身體躍起,如同虎撲,空中姿態好似那拉了滿弦的大弓,整個背都繃緊了,在到了他那近前的那個瞬間,擰腰轉身,右拳猛然甩出。

拳風肆虐,飛沙走石。

太祖長拳,君臨天下。

“這,這莫不是太祖長拳?”

廖重驚呼。

“應該不是吧,太祖長拳,自太祖皇帝後,便無人可以習練!”

羅通困惑道。

“這就是太祖長拳,李陽天才,真正的天才!”

楚天鵬誇讚,眼中竟是精芒於欣喜。

廖邵庭完全被太祖長拳的勢給震住了,他感覺到的是李陽已經頭頂華蓋,身披黃袍,目光也是如同如同天子,藐視眾生,傲視天下。

胸膛中拳,斷骨聲響起。

他當即吐血,再退數步。

李陽落地,右手垂下,便拳向上而動,縱橫馳騁,氣吞山河,平定天下三招連出,一路橫掃,打的那廖邵庭不停後退,不停吐血。

“李陽,哦不李都統,我認輸,認輸啊,還請繞我性命!”

廖邵庭極度慌張的求饒,眼中也滿是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