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入戲!

“怎麼著,要打我嗎?”

“不打的話,就彆跟我撂臉子。”

“行了,彆擺你那張臭臉了,隻是假洞房,我不能賴著你,等過幾日,我便於父親說清楚,放你離開塞北。”

楚喬兒端坐,不急不緩說道。

心裡實在有些酸楚難受,那李陽把她當成什麼人了,為愛情不折手段,毫無底線嗎?

再就是那憑什麼李陽就這樣不稀罕她啊,這要換做其它男子,在這種環境下,早就猴急壓她了。

“阿楚,我就知道你不能坑我。”

李陽臉上陰鷺儘去,立馬坐到了楚喬兒的身邊,勾肩搭背,笑嘻嘻的道。

“離我遠點,男女授受不親。”

楚喬兒氣鼓鼓的推搡,假洞房就高興,真洞房就撂臉子,這世道變了嗎,美女一點吸引力都冇有了?

李陽哼笑,順勢躺到了床上。

好香啊!

鋪著玫瑰花瓣的大床,他還是第一次躺在上麵呢,不過香氣好像並不全是玫瑰花傳來的,還有股淡淡的馨香,很好聞很舒適,對於這股氣息,李陽並不陌生,知道是楚喬兒的,當即也是下意識的瞥向了她。

此刻楚喬兒已經賭氣般站起,居高臨下的逼視著。

不願跟她做夫妻,還睡她的床?

人渣一個!

俏臉板著,讓她的氣質更加的出眾,氣質清冷,卻愈發的清純。

繞是李陽不禁也是看的呆住了,今天的楚喬兒的實在是太美了了,剛纔盛怒之下,未在意,現在真是被牢牢吸引住。

她一身白色蕾絲長裙,純潔如雪,微微顯出的清晰鎖骨充滿著誘惑。

“你個不要臉的看什麼看?”楚喬兒察覺到李陽掃著她的領口,立馬俏臉紅了,冷聲啐罵道。

“阿楚,你今天可真漂亮啊!”李陽由衷的道。

以往楚喬兒著裝都是很保守的,這是他第一次見楚喬兒穿的這般性感,尤為可貴的性感中還不失清純於端嚴。

“漂亮不漂亮的跟你有什麼關係?”楚喬兒狠狠瞪了他一眼,不過心裡確是莫名歡喜,“你給我死起來,彆睡我的床,嫌棄你啊!”

“讓你,讓你。”

李陽起身,坐到了床邊的的沙發上去了。

而楚喬兒則是背靠床頭,抱著手機,刷起了視頻,並不給李陽好臉色。

“明天我能回青陽嗎?”李陽詢問。

“等你進了我楚家傳承聖地,便可以走了!”楚喬兒冇好氣的道。

“咱兩又不是真的,這不合適。”李陽拒絕。

楚家傳承他早在日月派學藝時便已經聽說過,天武大陸有三大傳承聖地,楚家傳承排名第一位,排名猶在日月池之上,能進入楚家傳承聖地,便有機會晉升武君境,儘管他現在急於提升修為,但還是覺得不妥,那人家楚家傳承是傳內不傳外。

“冇什麼不合適的,明天你就可以去我楚家傳承聖地。”楚喬兒不置可否道,然後又是提醒道,“你明天見到我爸媽,彆亂說話,否則不僅你進不了我楚家傳承聖地,錯失絕好的提升機會,也可能遭來殺身之禍,出不了塞北。”

父親母親極好麵子,李陽若是拒婚,他們必定震怒,不宰了李陽那纔怪呢。

“阿楚,你為什麼對我這樣好啊?”李陽望住她道。

“你心裡清楚。”楚喬兒咬著嘴唇道。

李陽不禁心頭一蕩,確也不好多做迴應了。

楚喬兒對他的心意,他自是清楚,可他確不能也不會有任何的迴應,首先他已經結婚了,再就是他隻有一段愛情,那便是李陽與周雪,周雪於他經曆了太多太多,也為他吃了太多的苦,他若出軌,便太對不起人了。

楚喬兒冷冷瞥了李陽一眼:“啞巴了還是又打算跟我裝糊塗?”

李陽訕訕一笑,正要回話,窗外確多了幾道人影,瞧身形應該都是女孩子。

塞北有聽牆根的風俗,郡主大婚,也不能免俗。

楚喬兒也發現了窗外的人影,當即壓低聲音道:“現在怎麼辦,要是冇動靜,就怕會露餡呢。”

李陽不以為意道:“那就整出點動靜來,你配合我就成,這事情我有經驗。”

楚喬兒儘管一臉的狐疑,確還是依照李陽的示意,柔嫩的嬌軀慢慢從床頭滑下,躺了下來。

烏黑的秀髮鋪散在枕頭上,姿態優雅撩人之至。

李陽故意大聲道:“郡主,我上來了啊。”

“喊什麼喊,上來就上來唄。”

楚喬兒紅著臉道。

雖然他知道李陽就是演戲說話給外邊人聽呢,但還是不自覺的感到很害羞,這混淡就是不要臉,儘說一些帶有歧意的話。

李陽跟著也躺了下來,躺下的瞬間,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長腿。

光滑細膩。

楚喬兒紅著臉,冇吭聲。

“一會你不停的拍打床單,明白嗎?”李陽在她耳邊道。

“好。”楚喬兒點了點頭。

李陽一個翻身處在了楚喬兒隻能仰視的高度中,他雙手撐著床單,居高臨下,規規矩矩做起了俯臥撐。

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

俯臥撐做到後半段,甚至他都可以感覺到楚喬兒呼吸間吐露出來的香甜氣息。

楚喬兒仰視著李陽,身子都軟了,緊張的也是心臟噗噗亂跳,微閉眼睛都不敢看李陽,俏臉也滿是紅暈,竟是不自覺的入戲,輕輕拍打床單,紅潤的嘴唇也是動了,發出一道道誘人的聲音。

李陽居高臨下,望著她那嫵媚的模樣,內心也是熱乎了起來,很為躁動。

“開始了,開始了,就看李陽到底行不行了。”

“他肯定行啊,他那麼陽剛果決!”

“那可不一定,中看不中用男人多了去了,我們真得幫郡主把把關,要是李陽不行,就趕緊稟告夫人,找名醫給李陽醫治。”

窗外的女孩們七嘴八舌的說道,她們幾個都是塞北族老們的女兒,也是楚喬兒在塞北的好閨蜜。

儘管她們隻是切切私語,但李陽耳力過人還是聽的清楚,為免被人小看了,便是做俯臥撐更加賣力,動靜整的可大了。

楚喬兒也徹底被帶動了,入戲更深,雙腿伸直,腳尖都繃緊了,甚至蕾絲白裙也是往下扯了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