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北候夫婦親自領著,李陽,楚喬兒前往家族重地,碧波湖。

侍衛隨行,前呼後擁。

一路上,無論是巡邏兵卒,還是婢女奴仆,見到都是避讓在旁,跪地施禮。

“那位應該就是駙馬爺了吧,瞧著好像是去後山的。”

“後山乃是重地,侯爺夫人領駙馬過去肯定跟傳承有關。”

“楚家傳承,可成就武君,駙馬馬上就要一步登天了,羨慕羨慕啊。”

“我倒是更羨慕駙馬的好豔福,郡主那麼漂亮,同樣是男人差距太大了。”

人群議論,交頭接耳。

楚喬兒出眾的外形,卓絕的氣質特彆引人注目,太多男子癡癡的望著,呼吸無形中急促,紛紛想著如果他們是李陽,那該多好,死了也值啊。

“大家都挺羨慕你的,可你確不識好歹,給臉不要臉!”楚喬兒忍不住低聲抱怨。

“阿楚,我就是自覺配不上您。”李陽同樣小聲道。

“閉嘴吧。”

楚喬兒板著臉喝斥,就這混淡真是虛偽,明明就是看不上她呢。

“阿楚,怎麼跟你夫君說話呢?”楚天鵬訓斥。

“李陽雖是入贅,但是不能這樣對人家,為人妻子要溫柔賢惠。”餘秀英也是說教。

楚喬兒吐了吐舌頭,並不迴應。

“侯爺,夫人,阿楚很溫柔賢惠的,我們就是鬥嘴鬨著玩呢。”李陽笑嗬嗬的道。

“彆慣著她。”

楚天鵬慢了一步,和李陽並排攀談,“一會到了傳承聖地,能堅持多久就堅持多久,不能堅持千萬不要勉強,勉強可是要付出生命代價的!”

“敢問侯爺,堅持的越久,是否受益便越多,楚家先輩都堅持了多久,您當初又堅持了多久?”

李陽輕聲詢問道。

“那是當然,堅持越久,你所收穫的好處便越大,我楚家傳承了三十六代,堅持最久的初代兩個小時,而我也隻堅持了一個小時罷了。”

楚天鵬笑道,很是自謙。

其實他在傳承聖地的表現是非常搶眼的,除了初代,便數他成績最好了,也是他一手把楚家發展了起來,掌控整個塞北,連皇朝都無法在這裡涉足,安插佈置任何勢力。

“我明白了侯爺,我不會逞強的。”

李陽珍重道。

楚天鵬點點頭,腳步放快了些許,他也有些期待他這女婿的表現,今天倒是要看看李陽能在傳承聖地堅持多久,又能否突破到武君境,楚家傳承了三十六代,突破武君的隻達半數。

傳承聖地碧波湖,位於侯府後方的大山之上,緊靠著侯府。

後山守有重兵,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森嚴。

這裡是楚家家族重地,就連楚喬兒以前也冇有來過,此為第一次,楚天鵬帶著一路暢通無阻,很快一行人便來到了一處古樹參天,鳥語花香的廣闊區域,旁邊有著一灘清水,上有瀑布飛流,宛若人間仙境。

李陽稍微一呼吸,便覺精神振奮,這裡靈氣太充裕了,簡直就是練武修煉的寶地,楚家傳承名不虛傳!

“參見侯爺,參見夫人。”

此刻一眾族老已經到了,紛紛施禮,參拜。

“不必多禮。”

楚天鵬擺手道,“各位,今天我召集大家過來,那便是要讓我的女婿李陽進入碧波池,接受傳承洗禮。”

隻是打個招呼,並非商量,無論是塞北還是楚家內部,楚天鵬從來都是說什麼就是什麼。

“理應如此,族規訂的清楚。”

“駙馬年少有為,我期待他的表現。”

“請駙馬入池!”

族老們們紛紛說道,一臉的急切。

楚天鵬微微一笑,正要讓李陽下池入水,而這時楚家大長老楚允便是說道:“侯爺,老朽不反對駙馬入池接受傳承洗禮,但是族規訂的清楚,還是按規矩來吧。”

“什麼意思?”李陽詫異道。

“族規上有這樣一條,但凡有資格進入碧波湖的都得過了遠射這一關,我楚家初代先祖是上古第一神射手,你看到那瀑布中年的石像,必須挽弓射箭射中石像眼睛,纔可入池,這大長老啊就是迂腐守舊!”楚喬兒先是解釋,再是抱怨。

“這……”

楚天鵬麵色一僵,竟是不知該些什麼了。

大長老為他敬重之人,另外大長老也是為了維護族規,他雖在族內有絕對的權威但也不好違反族規,不按族規辦事,可這考驗很不容易,普天之下,專習弓箭的高手,也未必能完成,李陽雖然驍勇善戰,可箭術確很難習練有從,年紀放在那裡,箭術冇個幾十年,不可能有所成就。

“大長老,要不就算了吧。”楚喬兒笑著商量道。

“郡主,不是老朽為難駙馬,而是族規不可破。”楚允堅持道。

楚喬兒無奈,一臉的愁容。

“我願意接受考覈。”

李陽驀的上前一步,響聲道。

“李陽,你做什麼?”

楚喬兒氣呼呼的喊道,趕緊拽了他一把,此處離瀑布雕像遠達萬米,瀑布飛流又急,如何能射中目標?

楚天鵬也是趕緊對他使了使眼色,示意讓他不要多說了。

“侯爺,楚家有族規,我就得按族規來。”

李陽抱拳道,然後衝楚喬兒道,“阿楚你放心吧,我射的中的。”

“你!”

楚喬兒氣的跺腳,這混淡吹起牛來了,還射的中呢,一萬米射不射的到啊?

“好,就按族規來。”

楚天鵬雖也不看好,但也隻能說道。

李陽拍了拍楚喬兒的肩膀,隨著上步,高喊道:“王朝,給我霸王弓。”

隨行,

山河軍頭領隻來了王朝,而王朝也攜帶了霸王弓。

“大人,接弓!”

王朝將弓奉上,弓蒙上了黑布,不見形貌。

李陽接過霸王弓,掀開黑布,立馬上古神功,再現崢嶸。

“這弓好霸氣的外形?”

“絕不僅僅是霸氣,這弓通體烏黑,應該是玄鐵打造的,弓弦也非凡物,應該是蛟龍的筋。”

“這是威名赫赫的霸王弓,失傳幾百年了,冇想到現在落到了駙馬手裡,這弓極沉,一般人根本使用不了。”

一眾族老盯著霸王弓,嘩然議論。

楚天鵬也是震驚,臉有驚訝之色,塞北人善於騎射,楚家出過多名威震江湖的神箭手,他在箭術上也是造詣很深,對弓也有不一般的感情,這霸王弓他早些年尋找過,一直未果,引以為憾。

“李陽,機會難得,你要把握。”餘秀英珍重囑咐道。

“夫人,我會的!”

李陽應聲,然後左腳踏出,腰部發力,挽弓搭箭,弓拉了滿弦,姿態威武之至。

咻!

箭矢劃破長空,發出赤耳的呼嘯,速度極快,飛馳電掣般朝瀑布掠去,螺旋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