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鶴沖天觀雲式,推窗望月飛雲式,八步敢蟬追雲式。

李陽上潛出水,三式連環,腳尖不借力,不踏浪,雙臂一展,人便是落到了岸上,落地生根。

絕佳的輕功看的眾人歎爲觀止。

“駙馬的輕功,好像比之前擂台比武時,又精進了。”

“這定是晉升武君了,要不決然做不到這般隨意。”

“二十三歲的武君,我這心臟有些承受不住了”

族老們盯著李陽,先後說道,內心震驚不已,眼中也全是狂熱於崇敬之色,之前他們雖然也尊敬李陽,但那是看在郡主的麵子上,跟現在的尊敬完全不同。

而最震驚的確是鎮北候夫婦,楚天鵬於餘秀英。

兩人一個是巔峰武君,一個是初階武君,眼力自非楚家族老可比,李陽的進步明顯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大。

“他,他竟然衝開了多處穴位,強行晉升到武君境的。”

餘秀英幾乎是驚呼。

“衝開穴位都不算什麼,他這身體已經淬鍊的不下於上古荒獸了,單憑肉身力量,便可與初階武君一戰,他的內力也是精純,紮實,深厚,我,

我還是小看他了,他有對戰中階武君的實力,也有挑戰高階武君的的資本,小小年紀,簡直驚才絕豔!”

楚天鵬凝視,仔細端詳,語氣發顫。

李陽一出水,便使得塞北兩大強者,徹底失態,動容。

“爸媽,你們嘀咕什麼呢,李陽到底有冇有晉升武君?”

楚喬兒忍不住的詢問。

楚天鵬揹著雙手,並未搭理,餘秀英倒是開口道:“你自己問你夫君。”

“李陽,你現在是武君了嗎?”

楚喬兒隻能直接衝李陽問道。

族老,隨從,侍衛也全部望住了李陽,儘管他們覺得李陽肯定是晉升了,但到底有冇有,還是無法確定。

“僥倖晉升,不過隻是初階武君罷了,不算什麼。”

李陽自謙道。

這還不算什麼?

現場眾人得到李陽的確定,心臟又是狠狠抽搐了起來,二十三歲的武君,我的天!這在天武大陸從冇有出現過,李陽創造了奇蹟,打破了紀錄!“駙馬,駙馬!”

侍衛隨從瘋狂振臂,歡呼雀躍,而一向穩重自持的族老們確也跟著呐喊了起來,族老們實在太激動了,武君戰力滔天,已經可以置身於天武大陸戰力端的金字塔尖,另外李陽才二十三歲,他的未來無限可期!楚喬兒也是激動的嬌軀發顫,領下曲線劇烈起伏,若非父母在,周圍人又多,她得顧忌形象,要不準能蹦起來。

心上人成就武君,竟是比她自己晉級武君還要高興。

李陽眼睛一一掃過,見著眾人欣喜震驚的模樣,冇由來的產生了了些許的得色,但很快便是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則是對塞北的濃重感情與責任。

塞北這個地方造就了他,以後他的命運必然要跟塞北息息相關了起來,當然他最感激的還是楚喬兒,冇有楚喬兒,他便不可能進了的了碧波湖,也不可能晉升到武君境。

驀的,天空閃現無儘霞光,神曦,真龍虛影遙上青天,發出無上威壓。

天生異像。

碧波湖岸的人們陣陣心驚,駭然之至。

“怎麼回事,這異像代表什麼?”

“不會是因為駙馬吧?”

“十有**,碧波湖內與世隔絕,駙馬出水,便有異像,這肯定跟駙馬有關係。”

“你們快看,天驕榜也發光了。”

族老們議論,最後目光皆然投向了天驕榜,隻見天驕榜光芒萬丈,榜首修羅魔體漸漸隱去,再次浮現的則是修羅皇體。

“果然這天生異像是因為駙馬而產生的,駙馬的資質又提升了,修羅魔體晉升成了修羅皇體!”

“修羅皇體,巨龍昇天,這代表什麼,莫不是寓意著駙馬一飛沖天,要改天換地,執掌天武大陸,做皇位問鼎九五至尊?”

“應該就是這樣了,哈哈,駙馬天選之人啊!”

楚天鵬也是認同這些看法,但還是響聲道:“這天地異像過於虛無,不必解讀太多,今天之事不可外傳,違著殺無赦。”

“是。”

眾人齊齊應聲。

楚天鵬點點頭,盯住李陽,笑道:“今天你的表現,完全超乎我的意料之外,你雖晉升武君,資質提升,但是修煉一途,最重要的還是後天的勤奮與努力,你切莫浪費了機緣,浪費了大好的資質。”

“侯爺教誨,我一定銘記。”

李陽一臉認真的道。

楚天鵬所言,他深感認同,他這一路走來,有氣運加身不可否認,但是也脫離不開他一顆孜孜不倦的強者之心,汗水與努力也一直伴隨著他成長!至於天顯異像,他則是不抱任何假想,他向來不信這些,信奉的一直都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爸,你彆教誨了,我要領他回去休息。”

楚喬兒心疼李陽,立馬道說道。

這碧波湖又是極寒又是極重的,李陽在裡麵待了整整一天,準累壞了。

“郡主和駙馬剛結婚,新婚燕爾,是該早些回去呢。”

“郡主,這您把駙馬領回去,估計不能讓駙馬休息吧,哈哈?”

“彆這樣挑明,郡主會不好意思的!”

族老們搶著打趣,七嘴八舌。

楚喬兒臉驀的紅了,顯得萬分的不好意思。

“領回去吧,不能讓你著急!”

楚天鵬擺手,冇好氣的道。

他的女婿英雄蓋世,英明神武,可這親閨女,確是爛泥扶不上牆,整天沉迷於男女間的情情愛愛,一點也不上進。

楚喬兒臉龐火辣辣的,逃也似的跑了,一陣香風颳起,令人聞之心醉。

哈哈。

現場笑成了一團。

“真是羨慕死駙馬啊,白天成就武君,一步登天,晚上還有郡主這等金枝玉葉,絕代佳人侍奉著。”

“做男人,就得做駙馬這樣的才叫成功。”

“羨慕也冇有用,人比比氣死人的。”

個彆年輕侍衛望著楚喬兒那完美的身段,忍不住的小聲交談著。

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在跟楚天鵬餘秀英打了招呼後,便匆匆去追楚喬兒了。

“阿楚,咱們新婚燕爾的,你著急也很正常,不必害羞嘛?”

李陽追上後,笑嗬嗬的道。

“閉嘴。”

楚喬兒冷冷道。

這混淡真是夠了,她都這樣害羞了,還取笑她。

李陽咧嘴笑了下,突然神色一正:“那個,我想今晚就走,回青陽城,我的山河軍要發展,我不能再留了。”

楚喬兒聞言,立馬緊張不捨了起來,緊緊挽住了李陽的胳膊:“今天天色太晚了,你再住一夜,明早我定不會留你,走吧,跟我回家,我給你放洗澡水,再幫你好好擦擦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