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閻君大人,咱們快稟告殿下吧,周雪出軌,以致太子蒙羞,皇室蒙羞,這樣的女人就得下豬籠,沉入海底餵魚!”

黑臉男子猙獰道。

戚光幽冥宗的執事,在幽冥宗的地位,跟黑白無常同級,

此次幽冥宗過來的八百人,全是他的麾下。

“你**的活夠了嗎,周小姐的名諱也是你能喊的?”

賀薪火喝罵,“我看是你想下豬籠,沉入湖底餵魚了!”

戚光愕然,神情滿是困惑。

啥情況啊?

事關皇室顏麵,皇室體統,周雪如此做派,難道不應該嚴懲?

“閻君大人,周,周小姐都出軌,給太子帶了綠帽,您怎麼還維護啊?”

戚光忍不住的質問。

“我不是維護,而是太子殿下太稀罕周小姐了,帶一頂綠帽算什麼,就算周小姐給太子殿下帶十頂綠帽,太子殿下依舊也是添。”

賀薪火篤定道。

他是去過大夏的,也是除黑白無常外,最瞭解柳劍對周雪近乎魔障一般的感情的,給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次,周雪跟李陽過夜,柳劍就在外麵聽著,屁都不敢放一下,甚至第二天還添的不行。

戚光明顯一怔,並未不信。

整個幽冥宗都在傳,柳劍是添狗,而且隻添周雪,閻君大人的話,十有**也是事實。

“皇室醜聞不是我們能知道的!”

“稟告太子殿下,周小姐決然無事,而我們可就隻有死路一條嘍。”

“你現在明白了嗎?”

賀薪火耐著性子解釋。

他性格暴虐,長以殺人為樂,性格跋扈,能這樣耐著性子,實屬罕見,倒不是對戚光這個人另眼相看,而是不跟戚光說清楚,萬一戚光傻比比的越過他上報,那就把他給害死了。

“屬下明白了,多謝閻君大人提醒。”

戚光苦著臉道,“看來,咱們這趟差事,不是什麼好差事啊,出力也討不了好,隻是閻君大人,咱們明知不報又合適嗎,萬一被太子殿下知道?”

“報與不報,怎麼個報法,我得想想,反正現在是不能告訴太子殿下。”

賀薪火微微斟酌後,說道:“這樣,咱們先把李陽給宰了,再勸誡周小姐收心,隻要告訴周小姐,太子殿下的真實身份,周小姐定然不敢在亂來的。”

“屬下全聽閻君大人的。”

戚光抱拳,鄭重表態。

賀薪火點點頭,又是道:“那咱們就分頭辦事吧,我去麵見周小姐,你去查查李陽的生活軌跡,青陽城是山河軍的地盤,殺李陽也得謹慎,所以你彆妄動,也千萬彆草驚蛇,摸清楚後便來報告,我親自動手誅殺李陽!”

“是。”

戚光應聲。

兩人先後走出,分道揚鑣。

賀薪火獨自開車,前往興中路三十八號彆墅,他所下榻的酒店離興中路並不算太遠,半個小時左右,便是驅車趕到。

彆墅大門緊閉。

賀薪火整理襯衫的領口,輕按門鈴。

很快,大門便是開了,印入他眼前的為一耀眼的美人兒。

女人一身黑裝,氣質清冷。

“屬下,參見周小姐。”

賀薪火立馬單膝跪地,鄭重行禮。

“賀薪火,你怎麼來了?”

周雪頗感意外,詫異道。

“少主聽聞周小姐腰疼頻發,便令屬下送來玉腰帶。”

賀薪火回道。

周雪瞥了一眼他手中拎著的高檔禮盒,不由感到啼笑皆非,那日他接聽柳劍電話,死李陽不老實,他便以腰疼為藉口掛斷電話,冇想到柳劍還當真了,差遣賀薪火送來玉腰帶。

“起來吧。”

“是。”

賀薪火受命起身,望住周雪,然後瞳孔放大,呼吸無形中急促。

多日不見,周小姐愈發的美麗了,清純冷豔的氣質對任何男子也具有莫大的殺傷力。

難怪太子殿下著迷,這要換做他,他也得著迷,彌足深陷。

周雪厭惡的瞪了他一眼,他立馬收斂眼神,把頭低下。

“我的腰已經好了,這玉腰帶我實在也用不上,替我謝謝你家少主,你回吧。”

周雪不置可否道。

“這”賀薪火麵漏難色。

“怎麼,我說話不好使?”

周雪秀眉一擰。

“周小姐息怒,屬下不敢不聽周小姐的話,隻是屬下還有些話要說,還望周小姐能讓我進去,逗留片刻!”

賀薪火拱手道。

“進來吧。”

周雪大方的把他讓了進來。

他跟著周雪徑直進了房間,房間裡拖鞋兩雙,這個細節讓他更加斷定了周雪已經出軌的事實。

“什麼事情坐下來說吧。”

周雪端坐,隨意道。

賀薪火確不敢坐,隻是搶上幾步,規規矩矩的站著。

“周小姐,屬下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有些冒犯,但真的是為您好,還望您體諒。”

“你趕緊的,彆賣關子。”

周雪不耐煩的催促,最近她心情正不好呢,死李陽不在青陽城,也未在山河軍駐地,電話也打不通,跟她玩失蹤,有這樣不靠譜的男朋友,她真是想不鬨心也難。

“是這樣的,屬下聽聞您最近交了男友,並且同居了。”

“男友為山河軍都統李陽,屬下也已經查實。”

“您是少主的未婚夫,交男朋友,是不是”賀薪火小心翼翼,邊說邊打量周雪的神情。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偷偷查我?”

周雪臉色一沉,冷冷道。

並非醜事敗露的惱羞成怒,而是她十分反感,被彆人探查**。

柳劍於她未婚夫婦的關係,她一直不是很認同,首先這都是柳劍單方麵說的,她冇有任何記憶,再便是她對柳劍冇有任何感覺,根本不來電。

“不是屬下想查,這是少主吩咐的,少主已經懷疑您了。”

賀薪火惶恐,趕緊解釋。

“那你便告訴他吧,反正我也是打算要跟他說清楚,解除婚約的。”

周雪淡淡的道。

她之所以一直冇跟柳劍提出分手,隻是怕柳劍遷怒李陽,給李陽招來禍事,可現在賀薪火已經查清楚了,倒也是到了攤牌的時候了,好在李陽已經成長了起來,坐鎮西南,手掌百萬兵,自保已冇有問題。

“周小姐,我並冇有打算上報少主,您出軌哦不,交往男友一事。”

“我如果上報隻能是死路一條,所以我不能上報。”

“我,我跟您直說吧,少主的真實身份是當朝太子,而您也被定位了太子妃,下個月太子便要接受冊封,同時也會昭告天下你為天子妃!”

賀薪火徹底交底,據實說道。

什麼?

柳劍是當朝太子,未來天武大陸的主人?

周雪聽到這裡,徹底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