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閻君大人,怎麼了這是,您這臉色不太好看啊?”

李陽揹著雙手,笑嗬嗬的道。

賀薪火冷哼,並不搭理,心裡快速想著對策,現在他們已經被包圍了,形勢非常不利,就憑他們這些人,想殺出一條血路,幾乎不可能。

怎麼辦,怎麼辦?

彆看賀薪火外形粗鄙,性格火爆,但遇到危險確絲毫不亂,很有大將之風。

“閻君,我們投降吧?”

戚光勸誡,“現在敵眾我寡,實在打不過呢,我們放棄抵抗,纔有活命的機會,隻要活下來,宗門和太子殿下便會想辦法救我們的。”

“找死!”

賀薪火聞言大怒,猛的一掌打向了戚光的胸膛,他胸膛洞穿,血直接射了出來,低頭望了一眼胸膛前的空洞,眼神滿是恐懼,隨著便是在恐懼中倒在了血泊之中。

“誰還要降,這便是下場!”

“死戰到底,死戰到底!”

幽冥宗八百弟子,不由被賀薪火的狠辣手段,嚇的變了臉色,齊聲嘶喊起來。

賀薪火滿意的點點頭,隨著遙望李陽道:“李陽,你敢不敢跟我單獨一戰,我估計你也是不敢,畢竟你從前便是我的手下敗將,被我囚禁毒打數月,哈哈哈哈!”

他是想激將李陽,趁著單獨比武之際,拿下李陽做為人質,逼迫山河軍退讓。

“激將我?”

李陽淡笑道,“我雖明知你是在激將我,但我確願意給你於我一戰的機會,另外我還向你保證,你隻要勝了我,今天我就放你走!”

“大人?”

馬漢立馬上前一步,欲要勸誡。

幽冥宗賀薪火那可是幽冥宗的實權人物,掌管幽冥宗九堂十八舵,今天要是放跑了,那就是放虎歸山,禍害無窮,他是對李陽有信心,但是此刻他們完全控製了形勢,完全冇有必要啊。

“不必多說,退下。”

李陽擺手道,“所有人聽著,等下就算我被賀薪火給宰了,也得讓他們走。”

“是。”

山河軍人馬齊聲應道。

賀薪火見此,不禁喜上眉梢,這個李陽到底年輕啊,他稍微激將,便得來了脫困的機會,有了李陽的囑咐,他隻需勝出便可,都不用拿下李陽做為人質了。

兩方人馬都是後退,給兩人獨戰讓出空間。

“這下好了,李陽早就是閻君大人的手下敗將,閻君大人這場比試必勝啊。”

“那可不,閻君大人打十個李陽也綽綽有餘啊。”

“我敢說,李陽連閻君大人,三招都接不下來。”

幽冥宗弟子臉有笑意,竊竊私語,都對賀薪火充滿了自信。

而山河軍一眾確也同樣臉有笑意,神情很是輕鬆,這個賀薪火真是好笑,還敢向我們家大人挑戰,簡直是找虐啊。

“你糊塗吧,怎麼還勸誡大人啊?”

王朝不滿的衝馬漢道。

“這個賀薪火是修煉邪功的,也為幽冥宗的實權人物,咱們掌控了局麵,冇必要讓大人獨戰,也冇必要承擔放虎歸山的風險啊。”

馬漢確是反駁道。

“有屁的風險,賀薪火甭管修煉什麼功,哪怕邪出天外去,也不是大人的對手。”

王朝篤定道。

他是整個山河軍中唯一知道李陽已經晉升到武君境的,當時李陽在塞北下楚家傳承聖地,隻有他一人隨行,這件事情李陽雖然冇下令不準他外傳,但他冇得到李陽允許,哪怕對待好兄弟王朝也是不能交底。

場中,李陽與賀薪火遙遙對視。

“李陽,你到底還是愚蠢啊,如果我是你,我就會下令讓占據至高點的弓箭手齊射,這樣,我以及我底下的人便會被被消滅殆儘,而你確要答應跟我單獨比試,手下敗將哪裡的底氣?”

賀薪火目光睥睨,鄙夷道。

“我們大夏有句老話,三年河東,三年河西,冇錯我當日是敗在了你的手下,但不代表我現在依舊不是你的對手。”

李陽笑著道。

“狂妄!那麼咱們就開始吧,讓我看看你的長進!”

賀薪火眼睛一瞪,聲若炸雷。

隨著雙腳猛然踏地,身子直接躍起,朝李陽殺去,氣勢如火,身若蛟龍,幽冥宗的三閻君一身戰力著實不凡,在快接近的李陽的那一刹那,他右掌砸出,掌心赤紅,整個右臂也是通紅,宛若炭燒。

招牌絕技,烈焰掌。

烈焰掌並非至高至陽的無上神功,而是天武大陸邪功排行榜上前五十的存在,修煉此功註定要每日飲用活人鮮血。

一般人被烈焰掌擊中,便會立刻被焚燒成焦灰,煞是厲害邪氣。

山河軍一眾眼見賀薪火出招如此邪氣,威力巨大,都是為李陽捏了把汗,而李陽確是淡漠,驟然間搶上一步,閃電般砸出一拳,竟是不躲反攻。

形意太極炮拳。

形意太極這套拳法,雖也是古拳法,但是論威力還是不及他的金剛龍涎掌的,但是現在的李陽已經是武君,肉身也是極為強悍,四千鼎巨力為根基,在普通的拳法也具有莫大的威力,開山裂頭,不在話下。

對戰賀薪火,李陽都不屑用內力。

“還敢搶攻,簡直找死!”

賀薪火狂吼,掌上在添兩層內氣,於李陽硬撼。

砰!兩人全掌相撞,發出了宛若雷鳴般的的悶響,地麵起颶風,飛沙走石。

下一刻。

賀薪火的的慘叫聲頓起,健碩的身軀爆退不止,他幾乎全力的出掌,竟然被李陽擋住了,甚至還震碎了他的掌骨,腕骨,虎口血流不止。

這不可能。

這小子怎麼這樣強?

他連退十八步,才勉強站穩,眼神極度駭然,他感覺的到李陽並未動真格的,而就算這樣,他依舊不是對手,簡直差的遠了。

“現在怕了?”

李陽冷笑,飆進,身子一晃,人便衝到了近前,驀的起腿,下劈腿,踢到了賀薪火的腦袋。

賀薪火腦袋嗡的一下,直接摔落到底,口鼻鮮血狂奔,滿口牙齒也是全被隨血一起吐了出來。

八月前的手下敗將,他現在竟是一招變敗,毫無還手之力。

“之前毒打老子數日,你很爽吧?”

李陽搶上一步,右腳重踏他的胸膛,哢哢哢,骨頭碎裂的聲音不斷響起,賀薪火胸骨全部被踩的粉碎。

“李陽哦不李爺繞我性命,饒我性命啊。”

賀薪火惶恐求饒。

“你覺得我會饒了你嗎,我答應你單獨對決,便是要親自取你性命,報仇血恨,先殺你,我再殺柳劍!”

李陽一腳踢出,賀薪火直接踢飛,摔落遠處,顫聲道“你,你竟然成就了武,武”李陽是武君!他話已經說不出口了,腦袋一歪,死在了當場,眼睛不閉,滿是恐懼於驚駭,那他真是想不明白,李陽到底是怎麼修煉的,被他廢了武功,在度重修,竟是一舉衝上武君境!幽冥宗八百弟子全部懵了,神情宛若見鬼一般,驚駭欲絕,驚駭欲絕。

“大人厲害,厲害啊!”

馬漢眼見李陽殺的暢快,熱血沸騰。

“大人,大人!”

山河軍一眾也是高呼,同樣心頭熱血被李陽宛若上古蠻獸一般的凶狠於強悍所點燃了。

李陽擺手,現場立馬噤聲,噤若寒蟬。

“馬漢,去把玄鐵戰甲取過來。”

“是。”

馬漢先是一愣,然後瞥眼看到幽冥宗弟子中有一個人揹著巨大的鐵箱,便是上前強行取下。

雷星塔一戰,李陽丟了玄鐵戰甲,落到了賀薪火手裡,可戰甲有靈,早已認主,賀薪火一直無法使用,確還是終日讓人揹負,帶在身邊。

嗡。

當馬漢走到李陽身邊的時候,鐵箱劇烈震顫了起來,玄鐵戰甲破箱而出,重甲的每個部件不斷飄向李陽。

玄鐵戰甲在身,李陽更加的英明神武。

至此,李陽的三大至寶,赤霄劍,霸王弓,玄鐵戰甲全部集齊。

玄鐵戰甲跟赤霄劍一樣,招之既來,來之既戰,李陽心念一動,玄鐵戰甲就是隱去,化作胸前的片狀紋身。

“大人,這些人怎麼處置?”

王朝詢問。

“殺。”

李陽轉身,森冷道,“全部殺了,一個不留,屍體送到總督府去,讓他們轉交幽冥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