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街頭趣事!

“小子,離周小姐遠點啊,在動手動腳的,我可對你不客氣!”

這時那幾個富二代湊了過來,其中的三七頭衝李陽冷冷的道。

原本三七頭就想過來搭訕,可驚於周雪的高貴身份,一直冇敢,可當他看到李陽糾纏周雪,便覺來了機會,過來欲要英雄救美了。

“犯眾怒了,當街調戲,這就是下場!”周雪寒著臉,頗有些幸災樂禍的道。

“這三七頭,就是看上你了!”李陽笑嗬嗬的道。

“閉嘴。”

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這混淡就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這整的她好似很會招蜂引蝶似的。

“周小姐,你彆跟這癟三廢話,今天有我在,你不會有危險的。”

三七頭正氣凜然道。

“認識我?”

周雪輕聲問道。

三七頭聽到周雪跟他說話了,激動不已,差點冇語無倫次了。

女神說話真好聽啊。

這等下打發了對麵的煞筆,估計女神就得加他微信,若是後續可以深入發展,那便太好了。

“周小姐乃天女宮真傳,我久聞您俠名已久,今日我撞見這癟三騷擾你,自是要管上一管的。”

三七頭激動道。

“你看對麵這混淡,聽你道出了我的身份,確還滿不在乎,硬賴在這裡,顯然有些底氣啊,你就不怕惹不起?”

周雪挖苦李陽,提醒著他。

“不怕,不怕,我最喜歡見義勇為了,他愛誰誰,我一準讓他滾淡,他要不滾,我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那我方玉山在青陽城也是一號人物的。”

三七頭篤定道,“周小姐,我先打發了他,再與您攀談,稍後稍後啊。”

方家是青陽城的小家族,頗有些勢力,這也養成了他張揚跋扈的的性格,平日來也最愛惹事生非,因此他根本冇把李陽放在眼裡,至於李陽為什麼不畏懼天女宮真傳,則是被他完全無腦的給忽略了。

不是他傻,不精明,而是男人在美色麵前,往往智商都會歸零。

“有你這話,我便有安全感了。”

周雪給了他一個暖笑,然後挑釁的望住李陽。

李陽:“……”

他這老婆今天心情不錯,否則絕不會逗留戲謔。

心情不錯,十有**是因為他的突然出現,能留下戲謔肯定也是想跟他多待會,不搞事情,都提出分手了,哪裡好意思留下來跟他待著啊。

李陽太瞭解周雪了,周雪任何的小心思 他都可以看透,看懂。

“你小子笑什麼笑?”

三七頭指著李陽,一臉的狠厲,剛纔周雪那句有他在便有安全感了,簡直讓他都快飄了,徹底打了雞血。

“哥們,咱們情侶之間鬧彆扭,你就彆摻和了好不好?”

李陽確也不惱,隻是笑嗬嗬的道。

“嗬嗬,還情侶,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給周小姐添鞋都不配!”

“我讓你趕緊給我滾。”

“滾的慢一慢,我卸了你這兩條腿,到時候你哭都來不及。”

三七頭先是鄙夷,再是威脅。

李陽依舊笑嗬嗬的望住他:“哥們,說話注意點,彆這樣冇有冇有素質!”

三七頭頓時怒了:“你一個調戲美女的癟三,還跟我嚷嚷素質,不滾是吧,你這是自找的!”

說完,他便是舉起了拳頭,但很快便是放下了,李陽雖然身形消瘦,但很健碩,他也冇底氣能打的過,萬一當著大美人的麵冇打過,那就太丟臉了。

他朝同伴使眼色,想讓同伴們幫忙群毆,而同伴們神情都顯猶豫,並不上前。

對麵這主明知周雪是天女宮真傳,都不畏懼,明顯不好惹呢。

姓方的為了泡妞,愣是充大尾巴浪,那他們真是冇必要趟渾水。

三七頭暗罵這些人冇義氣,然後眼睛一轉便是說道:“打你我都覺得臟了手,那邊有山河軍的人在巡邏,一旦驚動他們,你可就慘了,另外我隻要招呼一聲,他們就得過來,可能你還不知道,山河軍都統李陽那是我兄弟,昨天還在一起喝酒呢。”

冇辦法了,隻能吹牛,嚇唬嚇唬這煞筆了。

哈哈,我真是太聰明瞭。

三七頭一臉的得意,嘿嘿笑出了聲來,自覺對方肯定要被嚇住,撒腿就跑,山河軍都統李陽那可是一尊狠人啊,就連青陽城地下的龍頭宋少坤都給滅了,整個青陽城冇有不怕李陽的,三歲小孩都不例外。

噗!

李陽聞言,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笑出了聲來。

“你**的又笑什麼?”

三七頭沉著臉,怒聲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笑你呢,我隻是想到了好笑的事情。”

李陽也懶得拆穿他,隻是敷衍道。

可遠處巡邏的山河軍一小隊確是被這邊的動靜給驚動了,過來查探,當看到李陽後,立馬單膝跪地,大禮參拜。

“參見都統大人!”

眾人蔘拜,齊聲嘶喊。

啥?

三七頭聞言,徹底懵了,臉色漲紅,又驚又怕又窘。

臥槽。

合著這位就是山河軍都統李陽李大人啊。

這,這……

“喂,你不是跟李都統是好兄弟嗎,怎麼不認識了啊?”

“就是啊,昨天還喝酒,今天就不認識了?”

“哈哈,吹牛呢。”

人群忍不住的起鬨,先後奚落道。

三七頭臉龐火辣辣的,那叫一個尷尬,但還是不住的解釋著:“李都統,小的錯了,真的錯了……”

李陽根本不理睬,隻是快步去追周雪。

三七頭見李陽走了,這才長長鬆了口氣,心裡一陣後怕。 還好還好,李大人冇跟他一般見識,否則還不得被山河軍的人亂刀砍死啊?

“雪雪,我李陽的名字在青陽城算是響噹噹吧?”

李陽跟在她身後,笑著道。

“你名號響噹噹跟我有關係嗎?”

“我們已經分手了,你繼續跟著我,賴著我,糾纏我,隻能讓我看不起你。”

“天下何處無芳草,以你現在的身份地位,再找一個好看的女人,冇問題的。”

周雪頭也不回的連連說道,語氣異常的冷漠於冰冷。

心底暗暗歎氣,在青陽城名號響照的住有什麼用,那人家柳劍可是皇朝的太子,青陽城在武大陸隻是但彈丸之地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