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彆傷了這個女人,等下我要當著李陽的麵,撥了她的衣服,哈哈。”

二閻郡雷橫忙的補充了一句,生怕手下傷了美人,在車上跟蹤那會,他隻是遠遠瞥了那麼一眼,並不真切,近距離觀看,立馬他便被周雪迷住了。

幽冥宗三位閻君,最為好色的便是雷橫了,此生玩過的女人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但在見到周雪後,他才知道以前玩過的女人不過胭脂俗粉。

“無恥!”

周雪又羞又怒,冷冷的啐罵。

“冇什麼無恥不無恥的,他們贏了,我們就隻能任由擺佈,能改變命運的隻能是我們自己,懂嗎?”

“他現在還隻是說,等下把我們擒住,可就對你動真格的了。”

“我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想想看,你會多麼的屈辱。”

李陽怕周雪怯戰,不忍殺人,又是拿話點撥刺激著。

“閉嘴,你更無恥!”

周雪橫了他一眼,這混淡真是夠了,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說這些。

不過心裡一戰到底的決心確是更加的堅定了,江湖險惡,心慈不得,自衛殺人,無可厚非,殺惡人便是揚善!

“李陽,我會讓你看到的,動手!”

雷橫手一揮,鬼影衛便是動了,數十人襲向李陽周雪,動作迅速,身形如同鬼魅,由於怕失手殺了李陽周雪,鬼影衛刀入鞘,拳腳相向。

“砰。”“砰。”“砰。”

李陽瞬間胸膛中了三拳,搖搖欲墜。

周雪持劍急護,劍光一閃,這才逼退這三人,周雪劍法也算不錯,但在鬼影衛眼裡確隻是花把式,隻能觀賞,他們的避讓隻是怕反擊過於淩厲,殺了周雪,閻君那裡不好交代,

“雪雪,這些人太厲害了,這一戰隻能依仗你了啊。”

李陽拍了拍她的肩膀,故作虛弱的道,暗暗把剛纔吸收三人的能力內力注入到她體內。

“什麼?”

周雪愕然,甚至都覺耳朵出問題了,“你不是吧?”

剛纔還嚷嚷著有他在,囑咐她不必害怕。

結果剛動起手來,就不行了?

她是見過李陽身手的,白虎關校場立舉雙鼎,大戰五虎將雄闊海,她都有在場。

此刻的她怎麼也想不明白,李陽怎麼今天這般的不中用了。

“半個月前受了傷。”

李陽解釋道。

“彆人坑爹,你坑老婆,今天真是要被你害死,算了,躲在我身後吧。”

周雪一邊持劍禦敵,一邊啐罵道。

今天這樣多強敵,任誰的修為都在她之上,身後還有個拖油瓶,這一戰可怎麼打啊?

“哈哈,這個李陽合著是個廢物。”

“殺雞用了宰牛刀啊。”

黃信雷橫遠處觀戰,當見李陽避在周雪身後,左右閃躲,隻有招架之功,便是忍不住的笑了。

“出劍要快,要穩,上撩,下劈。”

“劍法不要拘泥於招式,劍隨心至,無招勝有招。”

“腰要注意發力,你的腰太鬆了。”

李陽一邊躲閃,一邊指點著周雪,心裡連連歎氣,雪雪這實戰能力太差了,還好她伴隨在左右,不時幫忙抵擋,否則早就被人給擒了。

他看似被殺的毫無招架之力,實則遊刃有餘,如果不是要吸納鬼影衛的內力,鬼影衛連他的衣服都碰不到。

“砰”,“砰,”“砰。”

拳腿不斷轟向李陽的身體,他們每次的攻擊,都在不知不覺間被李陽吸走了內力,這些內力也被李陽轉入了周雪體內,存於她的氣海。

周雪感覺到內力的提升,又驚又喜。

這怎麼回事?

師傅曾經說過,臨戰中最容易頓悟,突破,原來竟是真的。

她越戰越勇,手中長劍愈發的淩厲,開始搶攻,一招劍蕩八方,身前六名鬼影衛,皆然倒地,胸前血流不止,原本她是有實力直接斬了這六人的,但還是不忍殺人,最後關頭留了手。

其餘人極度駭然。

“這不對勁啊,她怎麼這樣猛了?”

“是不對勁,我的內力好像少了。”

“她這是什麼邪功,竟然能吸取內力?”

終然鬼影衛們發現了不對勁,先後驚呼著。

“滿嘴胡說八道,我堂堂天女宮真傳,哪裡會修煉什麼邪功?”周雪冷笑,“你們於我對戰,都不消耗內力的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勸你們趕緊退去,否則就彆怪我劍下無情了!”

圍在四周的鬼影衛將信將疑,心頭滿是困惑。

“一群廢物,趕緊給我上。”

雷橫怒聲狂吼,他也冇看出來李陽在搞鬼,隻當週雪有些實力,闇冥神功本就是失傳已久的奇功,少有人知,另外李陽對於闇冥神功的運用,也已經趨於了化境,神不知鬼不覺。

“殺!”

鬼影衛在度飆進,圍了上去。

接下來,周雪跟開了掛一樣,一人一劍,殺的血影衛倒下了一片,重傷了大半。而李陽也是宛若打不死的小強,身上捱了多次重擊,硬是不倒。

“這有古怪,的確有古怪。”黃信神情凝重。

“冇錯,我也看出來了,李陽這小子在跟咱們扮豬吃虎啊,他這是吸收了鬼影衛的內力,轉嫁到他女人身上了,**的,大哥,咱們被耍了。”雷橫咬牙切齒。

周雪專心禦敵,周圍喊殺身震天,便冇有聽到黃信雷橫的話,繼續殺,隻有擊倒這些人,她和李陽才能安全,此刻她後方的血影衛已經全部倒下,麵前也不過三十左右。

李陽確是聽的清楚,不禁咧嘴笑了下。

這兩個傻子總算看明白了。

行了,加快進度解決他們。

“雪雪,我來幫你。”

李陽身子一躍,直接衝入了人群。

“添什麼亂!”

周雪頓時急了,持劍急忙救援,可還是慢了。

李陽全身幾乎都被拳腳擊中,數道內力被他吸取成功,吸,一直吸,完全吸乾。

周雪眼睛都紅了,天女宮絕學,劍氣通明,直接使出。

劍氣絞殺,鋪天蓋地。

所有人皆然倒地,嘴巴張著,確難以說出一句話出來,是被周雪重創不假,但更多的則是因為李陽被吸收了全部的內力,虛弱到了極點。

“李陽,你冇事吧?”周雪收劍在手,美眸中滿是關切。

“冇事。”李陽笑道。

“可惡,可惡!”

“我**的宰了你。”

黃信雷橫,已經到了近前,赫然間出手了,齊齊打出一掌,狂風大作,大樹倒下,兩位巔峰武聖全力出手,威力堪稱恐怖。

周雪大驚失色,雖感不可抵擋,但還是毅然的擋在了李陽的身前,棄劍,舉掌相抗。

她本以為必死無疑,豈料竟是擋住了。

身後有源源不斷的內力傳來,無窮無儘。

李陽雙手抵住了周雪的後背,傳功相助,隔山打牛,儘管黃信雷橫是巔峰武聖,內力深厚無匹,但跟他這個武君相比,還差的遠,幾乎瞬間,黃信雷橫,便是吐血倒地,眼神極度駭然。

我的天,這小子是武君?

這,這怎麼可能?

李陽走了過去,一人踢了他們一腳,藉機吸乾了他們的內力。

“李陽,彆殺他們好不好,我打電話給治安局,把他們過來拿人法辦?”周雪忙的追過來,說道。

“好,聽你的,咱們走。”

李陽笑了一聲,抓住她嫩滑的小手,頭也不回的走著。

雪雪心善,不忍殺人,他或許不應該去強行改變一個人的善良。

不過這些人,他絕對是不會放過的,他已經想好通知王朝帶人過來,將他們全部宰了,永絕後患。

“雪雪,這一戰多虧你了,幸虧有你啊,否則你都要守寡了。”李陽笑嗬嗬的道。

“你少跟我不要臉,我問你,藏而不漏有意思嗎,那兩個人可是武聖,全力一掌你都能相抗,那些武將你打不過?還受傷了,受傷你個頭!”周雪橫了他一眼,冷冷的道。

“真受傷了,隻是為了你,我最後豁出去了,現在內傷更重了。”李陽敷衍道。

“你覺得我會信嗎?”

周雪氣呼呼的伸手去打李陽,可驀的臉色一變,驚呼道,“我,我好像要突破到武聖了……”

瓶頸直接衝開,勢如破竹。

成就武聖境界,毫不費力,李陽為她注入了一百武將,兩位巔峰武聖的內力,突破武聖隻是開始,再過半年,周雪必定是一位高階武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