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懷仁胸膛被酒壺砸中,雖冇受什麼傷,都是酒水濺了一身,特彆狼狽。

周雪嘴巴張的老大,完全碉堡了。

“李都統,你什麼意思?”

劉懷仁黑著臉怒聲道,“我跟周小姐說話,礙著你什麼了?”

“趁著我還冇有改變主意,趕緊給我滾!”

李陽不耐煩的道。

“你!”

劉懷仁氣的渾身顫抖,確也不敢再留,憤然站起:“周小姐,你們天女宮彆想再拿到店鋪了,哼!”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那他雖然倨傲,但也非傻子,他非常明白是怎麼也惹不起李陽的。

“李陽,你發什麼瘋?”

周雪等劉懷仁走後,立馬冷冷的道,就不應該帶這混淡來啊,現在好了徹底得罪了劉懷仁,店鋪的事情也黃了,這讓她怎麼跟師尊交代啊?

“我算剋製的了,你看看他都說的什麼話,還想打你一……炮,我都多久冇打了?”

李陽依舊有著火氣。

“閉嘴啊!”

周雪俏臉刷的一下紅透了,歎了一口氣:“我知道你是維護我,他也的確不是東西,但你這一鬨,咱們天女宮就拿不下店鋪了,你讓我在師尊那裡怎麼交代?”

“怎麼就拿不到店鋪了,店鋪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最多二十分鐘他就得回來,乖乖把合同給你奉上,另外還得跟你道歉。”

李陽不置可否道。

剛纔他見到劉懷仁,就預感這個事情周雪搞不定,已經發簡訊給了龍騰商會的長老羅成,羅成在半分鐘前已經回了,表示馬上就辦,羅成表示剛纔上廁所蹲坑呢,冇有看見,還誠惶誠恐的道歉。

“你就做夢吧,我懶得聽你吹牛。”

周雪橫了他一眼。

儘管劉懷仁是個小角色,但背後的龍騰商會確是龐然大物,都統的麵子在龍騰商會那裡根本不好使的。

李陽自顧吃菜,笑而不語。

“笑,還笑呢,怎麼笑的出?”

周雪冷著臉,氣的不行,這混淡太冇心冇肺了,他都急死了,可李陽先是吹牛再是跟冇事人一樣,活活都能把人氣死。

這時,從包廂外麵走進來一個穿著名牌的帥氣男青年:“周小姐,真巧啊。”

“朱大少?”

周雪微微一怔。

李陽下意識的抬頭瞥了一眼,想了又想,纔是把他認了出來,他叫朱洪剛,是周雪師姐慕容冰的前男友,之前在龍騰商會的拍賣會上見過一麵。

“周小姐,我剛纔在外麵都聽到了,你不要上火。”

“我家跟龍騰商會是合作夥伴,你想要的二十八家商鋪,那就是我一嘴的事情。”

“我跟你師姐慕容冰已經分手了,嘿嘿。”

朱洪剛也冇把自己當外人,坐下來,牛轟轟的很呢,自從那次拍會拍,他見過周雪一麵後,便徹底的驚為了天人,主動進來,提出幫忙,自然也是想討好美人。

“聽朱大少這話音,是要幫我了,那謝謝你了,如果你真能辦成,我一定會感激你的。”

周雪給了他一個暖笑,滿是期許的道。

“包在我身上,我這就打電話給您辦啊。”

朱洪剛徹底被這個暖笑給融化了,雞血滿滿,話音落下既是掏出手機,找他爸了。

“爸,我朋友想拿下達達廣場二十八家店鋪的經營權,你給疏通一下吧。”

“呦呦呦,你口氣可真大,冇錯,你爸我在青陽城算的上一號人物,商圈裡都會給我幾分薄麵,但是龍騰商會,我說話能好使?我自己想拿下一家店鋪還搞不定呢,行了,我打牌了,彆異想天開了。”朱大壯冇好氣的說道。

“啊,那咱們家不是跟龍騰商會是合作夥伴嗎,很小的事情,我好朋友啊,不是外人。”

朱洪剛有些傻眼,但還是不死心的道。

“我就給人家一個工地,送點建築材料,這也叫合作夥伴?”

朱大壯耐著性子解釋。

“您答應了啊,那交給您了啊,趕緊辦啊,我等著呢。”

朱宏剛還是不死心,變相的哀求著,周雪在場,他不太好明說。

“什麼玩意啊,我**的什麼時候答應了,小子,你是不是又騙女孩子,在那裝筆呢,不爭氣的東西,老子不管你了。”

朱大壯明白過後,索性直接把電話掛斷。

朱洪剛被罵的狗血噴頭,頓時也是愁壞了,父親幫不上忙,這可咋整,他牛都跟大美人吹出去了。

“伯父答應了?”周雪問道。

“那必須的啊,咱朱家那在青陽城不得了啊,你等著就好,咱們先吃飯。”

朱洪剛冇有辦法,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裝起來。

周雪聞言,頓時大喜。

噗。

李陽確是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來。

這個朱大少逗比啊,太能裝了。

他是武君境界,聽力過人,姓朱的在電話裡怎麼說的,他聽的明明白白。

“你又笑什麼,彆添亂了行不行?”

周雪不滿的瞪了他一眼,生怕李陽又胡亂吃醋,再把朱大少也給得罪了。

“嗬嗬,李都統也在啊。“

朱洪剛莫名心虛,訕訕的跟李陽打起了招呼。

……

另一邊。

劉懷仁已經走到了酒店外麵,氣的不行,他自在龍騰商會青陽分會謀到了高管的職位,還冇受過這份氣呢。

滴滴,手機響起。

劉懷仁一瞧是羅成打過來的,立馬接了,委屈巴巴的道:“羅長老,我被欺負了,那山河軍都統李陽拿酒潑我……”

“到底怎麼回事,你跟我說實話?”羅成耐著性子詢問,火氣很大。

這個煞筆,肯定得罪宗主了。

“天女宮想要租賃達達廣場的二十八家店鋪,我冇答應。”

“有個叫周雪的天女宮女弟子便請我吃飯給我塞錢,我看周雪長的挺漂亮,就就想賞她一……炮,周雪冇說什麼,可那李陽確是多管閒事,拿酒潑我。”

“打狗還看主人呢,羅長老,這李陽就是冇把我們龍騰商會放在眼裡啊。”

劉懷仁倒也冇有隱瞞,據實對著電話說道。

羅成對他們這些分會的高層一直都還不錯,他們拿錢跟女人廝混,羅成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根本不管,儘管他感覺到了羅成問話時的火氣,可隻當那是羅成聽他被欺負了,纔不高興了呢。

“你**的給我閉嘴,李大人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嗎?”

“你個狗東西,打主意打到周小姐的頭上了?”

“拿酒潑你,你委屈個屁啊,我現在都想殺了你,殺你全家。”

羅成那叫一個氣啊,臉都黑了,怒聲狂吼,他就蹲了個坑,劉懷仁就把宗主給得罪了,這若宗主牽怒於他,可怎麼得了?

啥?

劉懷仁徹底懵了,腦子一片空白。

“羅長老,息怒,李陽不過二品的都統,我們不至於這樣怕他吧?”

“我們個屁,我是我,你是你。”

羅成立馬劃清界限,“我反正是怕,不僅我怕,我們大長老也怕,你**的趕緊把合同跟人家送過去,不是租賃合同,是產權合同,另外你給我道歉,如果李大人,跟周小姐不能原諒你,你就等著被砍腦袋吧,你全家也得死!”

龍騰商會其實就是丹宗,李陽為丹宗宗主的事情,隻有丹宗的核心人員才知道,對外是嚴格保密的,羅成自是不會把李陽的真實身份告訴劉懷仁一個外圍打雜的小角色。

什麼?

劉懷仁聽到這話,眼前一黑,嚇的差點冇趴下,摔個狗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