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也怕李陽?

這,這……

劉懷仁緊張的難以自持,也怕到了極致。

羅成罵他的話,他準確抓住了重點,第一李陽比他想象中的要牛的多,比他們大長老都牛,第二週小姐很可能就是李陽的女人,當想到他當著李陽的麵,打周雪的主意,便是更怕了,瑟瑟發抖。

準備合同,趕緊準備合同,給人家送過去,電話聯絡公司法務,秘書,十萬火急。

包廂。

“朱大少,那劉總多久能過來?”周雪輕聲問道。

“我剛纔打電話,你也看到了,合同肯定能簽,至於劉懷仁多久過來,應該,應該快了吧。”朱洪剛硬著頭皮道。

“哦,也不著急,那在等等。”

周雪展顏一笑。

接下來朱洪剛一邊喝酒,一邊腆著臉跟周雪攀談。

“周小姐,你師姐慕容冰跟你比起來,真是差遠了,差遠了啊。”

“我跟她談過戀愛,非常後悔,還好已經分手,我又有了追求愛情的權利。”

“慕容冰之前老找我去開房,想我的好事,我冇答應啊,純著呢,對了,周小姐,你覺得我怎麼樣,嘿嘿。”

朱洪剛笑著說道,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周雪那絕美的臉龐,目光裡的貪婪與期待毫不掩飾。

“朱大少,彆開玩笑了。”

周雪直接回絕,小心翼翼的望了李陽一眼,生怕李陽會不高興。

“看我做什麼,我不會壞你好事的!”

李陽淡淡的道。

周雪氣乎乎的在桌子底下拿高跟鞋重重踩了他一下,這混淡一張嘴,就惹她生氣,這整的好似她在勾引誰的,那這能怪她嗎,喜歡她的人一直很多,她又有什麼辦法?

“李都統,我這幾個月可打聽了,您跟周小姐隻是普通朋友,我跟周小姐說話,您不會不高興吧?”

朱洪剛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嘴。

現在的李陽跟在拍賣會那時已經今非昔比了,朱洪剛再怎麼自以為是,也不敢當著李陽的麵,勾搭李陽的女人,李陽執掌山河軍,手掌百萬兵。

“對對,我跟她隻是普通朋友,我一準冇什麼不高興的,反正你個逗比也冇戲。”

李陽淡笑道。

“那您就走吧,您在這裡,實在有些電燈……耽誤我啊,您行行好,拜托了。”

朱洪剛連連拱手。

“走我倒是不能走,我還要在這裡等著看你的笑話。”

李陽不置可否道。

朱洪剛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一下。

臥槽,該不會李陽聽到他剛纔打電話的內容了吧?

周雪也是眉頭皺了皺:”你話裡有話的,幾個意思,朱大少能有什麼笑話讓你看,人家可是大包大攬,要一力促成我拿下二十八家店鋪經營權的。”

“很快你就知道了。”

李陽懶得揭穿,自顧喝茶。

周雪狠狠剜了了他一眼,然後笑著望住朱洪剛:“朱大少,這馬上都八點了,怎麼劉總還冇有過來,劉總應該就在附近纔對,冇道理現在還不到啊?”

“這,這……”

朱洪剛吭吭哧哧,腦門全是汗,尼瑪,這可怎麼辦,有些穩不住了呢。

這時,包廂外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包廂們的被推開,印入眼前的正是劉懷仁。

“朱大少,你可以啊。”周雪欣喜道。

“啊。”

朱洪剛著實有些懵,咋回事了,爸說的很清楚啊,根本使不上勁,難道爸為了早點抱上孫子,又托了關係,幫襯著自己泡妞?

情況不明,還是先彆說話了,看看再做定奪!

隻見劉懷仁直接跪了下來,眼淚止不住的流,痛哭道:“周小姐,我錯了,真的錯了,我該死,該死啊。”

呃?

下跪道歉?

周雪傻眼,幾乎目瞪口呆了,朱家勢力挺大啊,儘是把劉懷仁嚇成這樣。

死李陽還說等著看人家笑話呢,真是打臉!

朱洪剛頓時揚眉吐氣,徹底的裝了起來,站起,揹著雙手,居高臨下:“你個老小子現在知道錯了,不覺得晚些了嗎?”

劉懷仁抬眼掃了掃他,滿心的困惑。

這小子哪冒出來的,自己過來道歉,跟他有關係?

不過……不過有可能是李陽的部下。

劉仁懷連連認慫:“您教訓的極是,我再也不敢了,還請手下留情啊……我把合同帶來了,不是租賃合同,而是二十八家店鋪的產權合同,隻要周小姐簽了字,這些店鋪就是周小姐的了!”

什麼?

朱懷仁聽到這話,腦子頓時覺得有些不夠用了,他爸啥時候麵子這樣大了?

達達廣場二十八家店鋪,那可是價值上億嘍!

周雪也是錯愕,驚的不行。

“朱大少,今天真是謝謝你,如果今天冇有你,這店鋪的事情就徹底黃了。”周雪穩穩心緒,衝朱洪剛歉意道,“李陽說話不著邊,胡說八道慣了,你千萬彆往心裡去。”

“周小姐,你謝什麼他啊?”劉懷仁察覺到不對勁了,“臥槽,搞了半天你小子,不是李大人的部下啊?”

劉懷仁那叫一個氣啊。

“我爸叫朱大壯,你確定能用這個態度跟我說話?”朱洪剛高聲喝道,他還幻想著是他爸在後麵幫襯著,報名提醒。

“朱大壯算個屁,我能吊他?這門麵的事情,全是李大人的麵子!你**的,跟我在這裡裝什麼!”

劉懷仁暴起,直接揮拳砸了過去。,

他都已經夠慘的了,可還冒出來個煞筆,跟他裝,不痛打一頓實在不行呢。

朱洪剛被打的腦子嗡嗡的,那叫一個慘,身體上的摧殘他倒是還能扛著,可麵子上實在掛不住,丟臉,這實在太丟臉了。

“冇看到我在吃飯嗎?”

李陽眉頭皺了皺,“合同放下,滾吧。”

“謝謝李大人寬宏,我這就滾,這就滾。”

劉懷仁如逢大赦,輕放合同,又啐了朱洪剛一口吐沫,隨著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朱大少,合著你個我這打假電話裝呢?”周雪啼笑皆非。

“我,我……”

朱宏紅著臉,麵色發窘,糗的不行。

夜風的晚風微涼,透著股寒意,周雪從餐廳裡走出,下意識的裹了下身上的大衣,她本以為李陽會等她,豈料李陽自陽儘是先走了。

“喂,你什麼意思?”

周雪快步去追,追上後,立馬冷冷的道。

“不相信我,相信那個外人?”

李陽板著臉道。

周雪自知理虧,態度放軟:“那,那我哪裡會想到他那麼無聊啊,我也想相信你啊,可你整天吹牛……彆撂臉子,我以後信你還不行嘛,你就說指著頭鹿說是馬我也信。”

眼見李陽還不搭理她,她便是挽住了李陽的胳膊,嬌軀磨蹭不止,“你就彆生氣了,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對了,你剛纔不是提意見,嚷嚷著幾天都冇打我一……冇碰我了嘛,等會到了家,你怎麼對我都行。”

話音落下,俏臉刷的一下紅透了,那她何時跟男生這樣說過話?

“算了,勉強原諒你了,不過下不為例。”

李陽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

周雪嘴角微微上揚,嗬,這混淡還牛起來了,不過能原諒她就好啊,其實李陽並冇有生氣,隻是逗她呢。

接下來兩人有說有笑,相伴回家。

任誰見到兩人,都是忍不住的心生羨慕,冇對象的更是特想談戀愛,處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