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領班通過對講機,通知了場子裡的小妹,此刻剛八點多,客人並不多,冇有上鐘的小妹一聽跳舞就可以拿兩萬,又驚又喜,一個個高跟鞋都快要跑掉了。

經理也被驚動了,親自趕到807包廂外麵,維持秩序,排隊分組。

“老柳,這乾嘛呢?”

走廊那邊走來一夥人,為首的穿著名貴的西裝,儀表堂堂,緊跟著她的是一漂亮女人,穿著大衣,氣質也是卓絕,再往後那便是保鏢了。

“賀爺,您來了,王小姐好。”

經理連忙招呼道。

賀九那是他們場子的白金會員,基本每天都會來光顧,另外他也是飛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兵部有關係,就衝這飛城很少有人敢得罪他。

“賀爺,問你話呢,還有,這樣多人堵在這裡,成合體統!”

王雅不悅說道。

她原本就是場子裡的頭牌,頤指氣使早已經是習慣,現在跟了賀九,便自覺更有底氣了。

**的,攀了高枝,不得了了?

賤貨!

經理暗罵,但還是陪著笑臉說道:“賀爺,王小姐,是這樣的,她們都是過來準備跳舞的,807的客人點舞,每個人給兩萬。”

“呦嗬,大手筆啊。”

賀九一臉的震驚,現在外麵站著的小妹,就有六十多,一人兩萬,可就得一百多萬了。

“包廂裡誰啊,莫不是峰少和華少?”

王雅也是詫異的問道。

她在場子裡乾了三年,對店裡的大客戶知根知底,可話一出口,便覺不對,那峰少和華少雖然有錢,但確很精明,根本不會出手這般的闊綽。

“王小姐,裡麵的不是熟客,您不認識,他們皇城來的,為首的是李氏家族的三少爺。”

經理笑著說道。

王雅聽到這話,瞬間動容,賀九也不例外,那李家可是皇親國戚。

難怪出手闊綽。

李家那太有錢了。

“小雅,我們去包廂吧。”賀九笑道。

“好。”

王雅點點頭,隨著他一起了去了隔壁的808包廂,冇多大一會,808包廂又來了幾個男子,他們是賀九的朋友,每晚都會聚在一起花天酒地。

……

李陽所在的包廂,勁歌辣舞,場麵十分火爆。

雖然場子裡的陪酒妹都不具備舞蹈功底,但是常年混跡於夜店,她們扭動腰肢,長髮飛舞,媚眼如絲。

尤其她們身上穿著製式套裙,給人與深度的製服係感覺。

王朝哥幾個也不喝酒了,目光都變得深邃了起來。

饒是李陽也是有些臉紅,這種場麵,他真是第一次經曆,冇錢的男人,永遠不會想到美女有多主動,多熱情。

反正今天包廂的美女都很乖,跳舞的細腰不停的扭啊妞啊,嘴角也是咬住秀髮,格外賣力魅惑,陪坐的讓喝酒就喝,讓怎樣就怎樣,剛纔張龍讓那模特給他跪下來點菸,人家立馬跪下了,仰著臉,神情滿是諂媚。

“李少,我給您倒酒,陪您喝點?”校花輕聲說道。

“不用,我不喝。”李陽回道。

“那,我們聊聊吧。”校花一時間不知該做什麼了,首先她是第一次出台比較拘謹,其次李陽好像跟他印象中的客人不太一樣,雖然這裡是高級場子,來這裡消費的也都是有錢的主,身份非富即貴,但是身份高有錢,並不能說明什麼。

所有的客人都是來找樂子的,而她們就是客人樂子。

被客人調戲,揩油,這便是她們的工作。

而李陽確是例外,自打她坐過來後,彆說碰她了,就連正眼都冇看她一下。

“你想喝酒就喝酒,想看跳舞就看跳舞。”

李陽扭頭望住她,“我不喜歡話多的女孩。”

“哦。”

校花咬著嘴唇,真是覺得有些難受,她主動攀談討好,可確換來李陽的一通嫌棄,嫌棄她話多了,她出場費可不低,叫她陪著什麼也不做,錢燒的嗎?

可轉念一想,便也不奇怪了,李陽能叫來這樣多姐妹跳舞,可不是錢燒的。

大家族的少爺太難斥候了。

李陽冇在理她,驀的站起,從包廂裡走了出去,此刻

已經九點多了,賀九應該過來了。

他搞出這大陣仗,叫了這多小妹過來跳舞,便是想引起賀九的注意,同時也是想讓賀九把他當成紈絝子弟,這有利於打消賀九對他的戒心,跟有錢執跨子弟對賭,一般人不會有戒心,也很難會去防範對方是老千,是要坑人的。

至於偽裝成皇城李家人,則是因為有這層身份在,賀九後期賭輸了馬場,也不敢去找兵部的關係疏通運作,討要賭資賭注,這就防止了兵部的介入和盯上他。

王雅已經不乾了,這是個意外,但李陽計劃很周全,也早有預案。

此刻他出去,便是要引賀九主動於他結交。

“李少好。”

經理立馬躬身,問候,剛纔小妹進去跳舞的時候,他看到包廂的客人是以李陽為首的,便是意識到李陽便是尊貴的大家族少爺。

排隊的小妹,也是齊齊望住李陽,笑容要多燦爛有多燦爛,這可是李少啊,這如果被李少看重了,就可飛黃騰達,草雞變鳳凰了。

“衛生間在哪?”

李陽隨意問道。

“我領您過去。”

經理立馬回話,表示要帶路。

“我也要領著。”

“我也要。”

“經理,還是讓我去吧,李少去上廁所,冇女人在邊上斥候啊,可不行啊……”

美女們先後說道,都想帶李陽去上廁所。

李陽:“……”

尼瑪,他上個廁所,要女人斥候什麼?

“你帶路。”

李陽指了指經理。

當走到隔壁807包廂的時候,李陽猛的捂住胸口,彎著腰痛苦道:“我這心臟不太舒服,估計是心臟病複發了,你趕緊去給我找藥!”

“啊,那我這就去給您買啊。”

經理連忙應聲。

“買?等你買來,我也嗝屁了,還吃屁的藥啊?我可告訴你,我要有什麼事情,你包括你的家人,都活不了。”李陽陰著臉,發狠。

“李少息怒,息怒啊,也千萬彆激動,我,我想辦法。”

經理嚷嚷著要想辦法,可確愁的不行,他們店裡並冇有備心臟病的藥品,還不讓他去買,這可咋整?

隨著,他眼前一亮,直接衝進了807的包廂。

賀九也有心臟病,隨身帶藥是多年的習慣。

李陽瞥了一眼敞開的的房門,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經理這去討藥,而賀九在得知是自己需要後,是絕對不會放過當麵送自己人情機會的,一準賀九得出來,主動把藥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