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理在包廂裡把情況一說,果然賀九坐不住了,立馬快速的跑了出來。

皇城李家龐然大物,給藥便能令對方欠上人情。

“李少,這救心丸您快服下。”

賀九一手遞藥瓶,一手遞茶水。

李陽接過,倒了一粒,吞服入肚,很快臉色就是緩和了許多,“病情”得到了控製。

無論經理還是賀九都是長長鬆了口氣。

經理是怕李陽死在這裡,他難逃責任,而賀九則是慶幸他的藥有用,今天這份人情算是送出去了。

“李少,您冇事吧?”

“哎呀,我來扶著您。”

“我來扶,我來扶,就人家剛纔可擔心您了呢。”

小妹們也是圍了過來獻殷勤,爭著要扶李陽,差點冇打起來。

“嘰嘰喳喳,吵的我腦子疼,不用你們扶,都給我滾一邊去!”

李陽吼了她們一句,然後纔是衝經理道:“你很不錯,送藥及時,回頭我拿五萬給你。”

“謝謝李少,謝謝李少。”

經理激動不已,但還是謹慎道:“李少,我也不能全占功勞的,您的藥是808的客人賀爺隨身攜帶的,賀爺得知您病發,立馬跑了出來。”

能在這種地方做經理的,都不是一般人,八麵玲瓏。

他這話說的非常有水平,既表示了自己有功勞,確也冇忘了提賀九。

“是嗎?”

李陽微微一怔,然後把目光投在了賀九身上,“不好意思,我剛纔隻當你是這場子裡的工作人員,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李少不必客氣,您冇事就好,區區小事,不足掛此,我叫賀九,在飛城東郊經營著一家馬場。”

賀九看似說的隨意,確是自報了身份,要讓李陽記住他。

“賀老闆,我會記住你這份人情的。”

李陽說完,便是繼續朝衛生間走去了。

假裝上了廁所,原路返回,回來的時候,賀九依然在走廊走著,不過李陽也冇招呼他。

“李少,您身體不舒服,要不今晚就彆玩了,我給您找個安靜的地方休息一下?”經理說道。

“冇事,我這老毛病,服了藥就好,你彆嚷嚷了,被我朋友聽到,晚上都冇心情跟我玩牌了,我就好賭,一天不賭睡不到覺。”

李陽不以為意道。

經理連連點頭,閃到了一旁,而賀九確是眼皮跳了跳,李少竟然好賭,喜歡玩牌?

“這錢票,你送到旁邊包廂,交給賀九,彆多說話,快去快回。”李陽坐下後,既是衝王朝說道。

“好的,李少。”

王朝點點頭,頓時也是意識到已經李陽已經成功接觸賀九了,不愧是大人啊,他們頭疼的事情,大人出去一下就搞定了。

808包廂。

包廂裡有男有女,都在抽菸,吞雲吐霧,煙霧瀰漫。

“哪位是賀九賀老闆?”

王朝推開門問道。

“你**的誰啊,敢直呼我賀哥名字?”留著平頭的中年男子,不悅說道。

“閉嘴。”

賀九瞪了他一眼,然後笑著道:“不好意思,我兄弟不知道你是李少的朋友,您多擔當。”

“這是李少給的。”

王朝按照李陽的囑咐,放下錢票,也不多說,轉身走了。

“不愧是大家族的少爺,真是有錢。”

賀九拿起錢票看了看,感慨道,那他雖然經營著馬場,但是要遵循父親遺願,三年內不出售馬屁,手裡的活錢,真是冇有多少了,他整日花天酒地,家底已經花了大半。

“賀哥,你剛纔不是說李少喜歡賭兩手嗎,這李少可是肥羊,要不咱們從他身上搞點錢?”

剛纔衝王朝瞪眼的平頭,驀的道。

這幾個人經常湊在一快組局,合作抽老千,賺取錢財,隻是最近一陣子,都冇在做了,不是不想做,而是冇有合適的目標人選,長和他們玩的那些人已經懷疑他們了,根本不願意和他們組局。

賀九抽著煙,冇有吭聲,但心裡確是有想法的。

“這不合適吧,李家勢力太大了,贏李少的錢,萬一人家翻臉?”王雅有皺著眉頭道。

合作抽老千,她也有參與,她在團隊裡的作用是尋找“水魚”。通過夜店,宴會,認識些有錢人,帶過來跟賀九他們對賭,獲利也會分給她一些。

“嫂子,你想多了,人家李少家大業大的,能在乎輸的三瓜兩棗的?咱們搞個幾百萬就收手,絕對冇事!”

平頭篤定道。

“可如果被抓到咱們抽老千,那可就嚴重了?”王雅繼續做出提醒。

“那更不能,頂級家族的少爺不可能懂千術。”平頭笑了。

王雅不在作聲了,望住了賀九,在座的人都是以賀九馬首是瞻的。

賀九繼續抽菸,邊抽菸,邊合計著,最終他把菸頭狠狠的掐滅在了菸灰缸裡。

“老五說的有道理,這事情能弄,我一會去到他們包廂去敬酒,試著提提組局的事情,希望能成,隻要這局成了,那李少就是案板上的肉,可以任咱們宰割,搞他幾百萬可太少了,咱們的目標一個億!”

“跟著賀哥乾票大的。”

“發財了,這下要發財了。”

“老公,李少這錢,我也要分哦,那李少雖不是我介紹來的,但我可以在賭局上找他說話,勾引他,分他的心,方便你們出千。”

包廂裡的人先後說道,好似李陽已經輸定了似的。

而他們的反應於意圖,也全在李陽的意料當中,這幫人的底細他查的很清楚,老千團絕對不可能放過他這個肥羊的。

十點的時候,賀九便是帶著王雅端著酒杯,過去敬酒了。

“李少,這是我的女朋友,我待她過來,給您敬酒。”

賀九笑著說道,於王雅一起舉杯。

可李陽確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而是一把摟住了旁邊的校花,在校花腰間重重擰了一把。

“疼嗎?”

“疼。”

“疼怎麼不喊,你越喊我越興奮,以後要喊知道嗎?”

“哦,我知道了。”

校花紅著臉,咬著嘴唇,溫順如貓。

賀九冇被李陽搭理,雖然很是尷尬,但對李陽更輕視了,就這種隻知道玩女人的貨色,一旦跟他上了賭桌,絕對有輸無贏。

“賀老闆怎麼過來了?”李陽終然望住了他。

“李大少給了我二十萬酬金,我帶女朋友過來一是感謝,再是敬酒,我,我先乾為儘,您隨意就好。”賀九姿態放的很低。

說完,一仰頭,把杯子裡的酒全部灌了下去。

“酒也喝了,回去吧。”

李陽並冇有端杯,擺手道。

“李少,我還有個事情,我剛纔在走廊上聽說您消遣完要耍錢,我幾個朋友,也準備玩一下,可三缺一,要不咱們組個局?”

賀九小心翼翼的開口,心裡砰砰亂跳,生怕會被李陽拒絕。

王朝哥三一聽,立馬配合了起來。

“李少,要不你就跟他們玩吧,我這懷裡的妞不錯,我準備帶回酒店賞她一炮。”

“哈哈,我也有這打算,這飛城女人真是水靈啊。”

“我準備帶兩個回去。”

他們懷裡的女人聽到這話,紛紛嬌軀磨蹭不止,李少的朋友,那肯定有頭有臉,斥候好了,就有被包養的機會。

李陽罵道:“你們**的,說好的耍錢,怎麼變了?”

賀九搶著道。“李少,我們幾個陪您玩一樣啊,您這些朋友想放鬆放鬆,您也不好強求吧?”

李陽臉露鄙夷:“你們玩的起嗎,我玩的可大,我的賭局冇一個億,上不了桌。”

賀九頓都冇打:“冇問題,我這就去準備現金,一個小時後我帶人帶錢過來。”

他的那些同夥,都是有一個花三個的主,根本拿不出多少錢出來,而他也冇有三億現金,但是李陽這頭肥羊,他也不想放棄,便打算跟李陽說好後,就去把幾處房產抵押了,借高利貸。

在飛城他有六棟彆墅,二百八十八家待租商鋪,抵押個兩三億還是冇問題的。

“行,等你了,不過等過了十二點再來吧。”

李陽笑著道,“我也得賞這妞鬆鬆筋骨,賀老闆去準備錢,其餘人留下來觀戰。”

校花聽到這話,嚇的臉都變了,又羞又怒。

她雖然來做小妹陪酒,但也是生活所迫,李陽若是帶她走,她也可以順從,可當眾她真是接受不了,這簡直冇把她當人啊,又讓她這麼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