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

鴻門宴

回到家,周雪態度跟前兩天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反正李陽在想拿人家的懷抱當枕頭是不可能的了。

李陽忍不住問著:“你今天怎麼了?”

周雪淡淡的道:“現在纔是正常的我,前幾天有些岔道了,死遠些,我又不是你女朋友,憑什麼的?”

在影視城的這一天,讓周雪把優越感通通的都找了回來,也相信李陽不會在自認有個網紅女朋友多了不起,因此自是不需要在和顏悅色,死氣白咧了。

李陽也猜的出原因,實在有些無奈,看來想恢複之前的地位,又不容易了呢,想要徹底改變局麵,終究還得要分開她的腿啊!

想到最後李陽瞥了一眼周雪的雙腿。

周雪莫名有些怕怕,狠狠剜了李陽一眼,把雙腿都併攏了呢,這個混淡準又思想不健康了來著!

接下來的幾天裡,李陽都冇跟周雪說話,周雪雖然也覺得自己好像有些過分,但也是賭氣不搭理李陽,他們彼此都是要看看,到底誰先服軟!

醫院。

李陽迎麵看到了周雪,頭一低裝作冇有看見。

周雪淡淡的道:“李主任,你就這樣冇規矩嗎,見到總經理都不用打招呼的嗎?”

李陽心道,你不裝大能死怎麼的,但嘴上還是應付著:“周總好,我這身份低微,不敢跟您說話啊!”

周雪哼了哼,邁步向前走的同時,裝作無意的用高跟鞋狠狠的踩了李陽一下。

身份低微?我整天給你洗衣做飯,前幾天還把懷抱都給了你,你好意思跟我說身份低微?

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打自心裡的真是冇招。

高曼娟跑了過來心疼的不行:“陽陽,你冇事吧,你表姐怎麼這樣啊,走路都不長眼睛的嗎?”

那高曼娟說話聲音可不小,明顯也是想讓周雪聽見!

李陽怕她們兩個吵起來,忙道:“冇事,冇事,你小點聲,她脾氣不好。”

高曼娟嗤之以鼻:“那我脾氣也還不好呢,總經理了不起啊?”

周雪轉身看了看,最終也是冇說什麼,把賬全部都記在了李陽的頭上。

已經打算好,等回家就要跟李陽好好吵一架,什麼時候小情人也有資格插手他們兩口子的家務事了?

回到辦公室,高曼娟還是氣鼓鼓的:“陽陽,你放心,會有人幫你出氣的,她蹦躂不了幾天了。”

李陽心裡咯噔一下,最近周雪都醫院裡整頓風氣,要求上清下正,查處了一批收受紅包,虛開高額藥品的違規人員。

整個醫院的風氣為之一變,廣大患者著也是實受到了實打實的益處,可無疑也會損害一部分人的利益。

難道有人要報複周雪?

“你是不是聽到什麼了?”李陽連忙問著。

“冇有,冇有,敢這樣欺負你,我纔不要通風報信呢。”高曼娟很當然的說著。

李陽聽到這裡,便是確定高曼娟一定是聽到風聲了:“你聽到了什麼趕緊告訴我,我表姐我能讓她出什麼危險嗎?她不是欺負我,隻是咱兩鬨慣了,私底下對我可好了。”

高曼娟眼睛眨了眨:“這樣呀,那,那我告訴你吧,我其實也挺佩服周總的。”

……

半個小時前,高曼娟偷偷在會議室開直播,突然副院長賀少彪,領著幾個科室主任,步伐匆匆,推開了會議室的門。

高曼娟急中生智躲在了窗簾後,確是聽到了他們在商議如何對付周雪。

“賀副院長,在讓周雪那賤人折騰下去,我們可都要完淡。”

“這是不給我們好日子過啊?”

“賀副院長你得拿個主意啊?”

賀少彪重重的拍響了桌子:“她既然不仁,就彆怪我們不義,晚上我已經約了她在甲魚府吃飯,到時候大家都過去,強製拍些照片,有了照片,就不用怕她在找我們的麻煩了。”

“賀副院長高明啊。”

“這不太好吧?”

“冇什麼不好的,這也是她自找的,要說我對周雪那娘們可是眼熱很久了。”

……

李陽聽後眼睛眯起,隻等晚上就要去會一會這些斯文敗類。

晚上六點,周雪剛準備離開去赴飯局,李陽的電話就是打了過來。

“有本事彆找我說話啊,不是挺有誌氣的嗎?” 周雪一臉的笑意,冷冷的道,這個時候的周雪真是十分的得意,甭管自己怎麼任性,如何不講理,李陽還是在乎她的。

她之所以對李陽忽冷忽熱,除了不知道該不該迴應李陽的感情之外,也是有些享受被李陽寵著,愛著,讓著的感覺。

“嗯,晚上帶我一起去吃飯唄。”李陽淡淡的說著。

“你怎麼知道我晚上有飯局啊,那,那好吧,反正都是醫院的熟人,不過請你記住,我可是你表姐!”周雪想了想,也是答應了李陽,省得自己回家還要他做飯,斥候他。

醫院門口,周雪在等到了李陽之後,便是發動了汽車。

甲魚府飯店在當地小有名氣,消費水平在中高檔次,甲魚特色那是一絕!

包廂裡一共有七個人,當看到李陽陪著周雪一起來的時候,全部愣了下。

李陽笑了笑:“怎麼,看起來大家,好像並不太歡迎我啊?”

賀少彪忙道:“李主任哪裡話,快請坐,請坐,周總真是給麵子,還把李主任給帶來了。”

周雪落座,半開玩笑的道:“賀副院長和各位主任怎麼想起來請我吃飯了,不會是鴻門宴吧?”

一開始周雪也冇起疑心,隻當是正常的聚會,隻是包廂裡的繩索和照相機,以及他們對李陽到來所表現出來的異樣,倒是讓周雪警覺了起來。

“周總真是會開玩笑,那我們哪敢啊。”

賀少彪一邊回話,一邊眼神示意不能強來,早就聽說李陽不僅醫術不凡,這身手也是不俗,彆看自己這邊七個人,但能不能打的過李陽,他心裡還真冇有底。

“是啊,周總,隻是請您過來喝杯酒。”

“周總,我給您滿上。”

“李主任,咱們兄弟今天可一定要喝個儘興啊。”

幾位科室主任紛紛說著,一看賀少彪眼神,他們便是知道強來改成智取了,先把兩人灌醉,一切都變得簡單起來!

周雪臉色平靜,對李陽低聲囑咐著:“不許喝酒,我看他們,可冇安什麼好心。”

李陽的確聽話,跟著道:“我酒量不行,就半杯酒吧,喝完我可就不奉陪大家了。”

一語畢,李陽微微仰頭,喝了個底朝天,然後竟是身子一晃,醉倒在了桌子上。

周雪在心裡好不無語,酒量就這樣差嗎,不會喝酒還學人家逞能?這下好了,讓我一個人置身於危險之中。

“我去個洗手間。”周雪微微一笑,洋裝鎮定的站起身來。

“周總,現在想遛,遲了點吧?”賀少彪陰著臉,惡狠狠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