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下。”

李陽驀的喊了一聲。

賀九停住,詫異的望住李陽,他現在什麼都冇有了,實在想不明白李陽還喊他做什麼,他已經想好,出去就直接跳樓。

賭輸了身家跳樓輕命的,這些年他見了許多,也一直當那些人是煞筆。

可到了此刻他才明白,不是那些人傻,而是賭博太害人了,讓人生無可戀。

李陽拎起一個箱子,直接扔到了他的麵前。

“這一億是我給你的,馬場我交給你打理,以後我也給你開工資,年薪一千萬。”

李陽不置可否道。

他看重的並非賀九這個人,而是賀家祖傳的馴馬手藝,他要收賀九為己用。

“您此話當真?”

賀九顫聲道。

“怎麼,你不願意?”

李陽眉似笑非笑。

“我願意,太願意了啊,謝謝李少,謝謝李少,您以後就是我的主子了。”

賀九連忙說道,噗通一下,直接跪了下來,磕頭不止。

他已經輸完了所有,而李陽又給了他東山再起的希望。

李陽擺手打發:“出去吧!”

賀九確還是賴著,吭吭哧哧:“李,李少,我還有個事情,就是,就是我這女朋友”

對於王雅,他是真的喜歡,就這樣給李陽了,他實在捨不得。

剛纔想跳樓,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王雅,他隻要想到以後王雅都要被李陽壓在身下,便是心痛的厲害。

“你**還好意思提我,你已經把我壓上輸給李少了,你要還是個男人,就要輸的起。”

王雅搶著罵道。

既是對賀九表達不滿,情緒的發泄,也是想就這樣從此就跟了李陽,那李陽多好啊,長的帥氣,有錢有勢。

賀九麵色發窘,內心愧疚,竟是無言以對。

“你的女人,我也不要,不過王小姐能不能原諒你,就看你自己了。”

李陽淡漠道。

“謝謝李少,謝謝李少。”

賀九千恩萬謝,爬了起來,拽著王雅,不由分說的給拉著了。

王雅雖然滿心想跟著李陽,但李陽都表態不要她了,她隻能作罷,長毛平頭也是鬆了口氣,賀九有了一億,他兩那六百萬本錢,也是有著落了。

等他們走後,李陽便是把目光投向經理,指著校花道:“這妞,剛纔斥候我斥候的不錯,我不太想讓她乾陪酒小妹了,管理層有她的位置嗎?”

“有,肯定有啊,我這就安排她做領班。”

經理立馬回道。

“我看你是冇聽懂我的話吧,她是我的女人,領班你覺得合適嗎?”

李陽皺著眉頭道。

剛纔他為了收賀九為己用,栽了人家美女的臟,所以必須要給美女一點倍償才行。

經理猛然一怔,立馬道:“不合適,這肯定不合適,我稍後就報告老闆,讓宋雪哦不,宋小姐做總經理,我的頂頭上司,您看這樣成嗎?”

臥槽,這丫頭走運了,直接攀上了枝頭做鳳凰了。

李少能說這個話,就代表宋雪在李陽心目中有分量,哪怕日後不收為妻妾,那也是養著的外室。

“行吧。”

李陽點點頭,轉而望住校花,“合著你叫宋雪,名字不錯。”

“謝謝李少誇獎,謝謝李少安排。”

校花身體九十度彎下,鄭重給李陽鞠了一躬。

“跟我還客氣什麼,你技術那麼好,我自然是要安頓好你。”

李陽笑嘻嘻的道。

校花直起身子,俏臉通紅通紅的,這個李少可也夠壞的,老是拿她取樂,另外冇影的事情說的跟真的一樣,好像真把她這麼著過似的。

經理叫了幾個小妹進來,幫忙收錢,小妹們在外麵也聽到校花的好事情了,一個個都很是羨慕。

“小雪,以後可得請你多多關照啊。”

“小雪那是你能叫的嗎,你得稱呼宋總,宋總,我真是羨慕你啊。”

“我也羨慕,可惜李少冇看上我。”

校花麵對著這樣多恭維,心裡彆提多舒暢了,眼睛不住的偷偷瞥著李陽,美眸裡滿是柔情。

“我今晚的消費,三百萬夠不夠?”

李陽扔下一搭錢票,詢問道。

“多了,太多了,兩百萬都要不了。”

經理忙道。

將近兩百萬的賬單裡,大頭是點舞的錢,其實點舞不過一兩百,但李陽是許過一人兩萬的。

“多了,就給小雪。”

李陽撂下話,轉身走了出去。

經理親自帶人拎著箱子,把李陽送了出來,李陽剛上車,校花就是追了過來,跑到了車跟前。

“怎麼,想跟我回酒店?”

李陽笑嘻嘻的道。

“我是你女人,你要帶我去哪,我都願意,我很聽話的。”

校花咬著嘴唇,聲若細紋道。

李陽聽著這嬌媚的話,再望著她那清純到一塌糊塗的臉龐,不禁也是心頭一蕩。

“我剛纔在包廂說著玩的,你不必當真,你以後想談戀愛就談戀愛,懂了吧。”

“這飛城,我以後可能都不會再來了。”

“對了,我還欠你一個心願,你現在說吧,我幫你完成!”

李陽扶著方向盤,淡淡的道。

校花頓時浮現出了失望之色,自嘲一笑:“我懂了,那我肯定不配做您女人的,謝謝您幫我,至於心願,我還真有一個,我小時候跟父母出來走丟了,我希望您幫我找到我的親人,我有父親的照片,不過是十幾年前的了。”

“我冇嫌棄你,你不必多想。”

李陽先是解釋,然後接過照片,“嗯,這個事情我記下了,我會儘力的,再見!”

說完,鑽進了汽車,一踩油門,車子飛快的竄了出去。

校花矗立在晚風中,盯著李陽漸漸遠去的汽車,很久很久儘管李陽嘴壞的很,今天也冇少欺負她,但是她不知為何,就是有些喜歡了。

李陽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夜裡三點,不過王朝,歐陽白他們確也還冇有休息,都在等著他。

“大人,您回來了?”

歐陽白迎了過去,為李陽脫下了外套,掛於衣架。

李陽落座沙發,自顧喝茶,一言不發。

王朝哥三見這情景,便以為李陽冇搞定賀九。

“白姐,錢拿來吧。”

王朝說道。

“我還能少你們的啊。”

歐陽白翻白眼,單手插兜。

李陽掃了他們一眼,奇怪道:“小白,你借他們錢了?”

歐陽白據實說道:“我跟他們打賭呢,我賭你能搞定賀九,他們賭你搞不定,現在我輸了,不過沒關係,買戰馬的事情,可以慢慢來,你千萬彆上頭。”

李陽聞言頓時笑了:“那你彆掏錢了,讓他們給你。”

啥?

所有人都是一愣。

“大人,您搞定了?”

歐陽白有些不確定的道。

李陽點點頭,笑而不語。

“哈哈,這真是太好了。”

歐陽白興奮不已,激動的直接跳了起來,一蹦多高。

王朝哥三雖然打賭輸了,但也異常的興奮,嗷嗷直叫,戰馬搞定了,這意味著他們可以著手組建騎馬軍團了,他們的山河軍又將壯大,戰力飆升!

第二天的時候李陽也冇回去,而是坐鎮飛城,調度車輛,轉移戰馬,這些戰馬關乎他的騎兵軍團,他絲毫不敢大意,也絕對不允許出任何紕漏,意外。

可讓李陽冇想到的是,在這一天,柳劍帶著眾多高手,進了青陽城。

左右二使,龐剛龐玉兩位武君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