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柳劍周雪見麵!

青陽城。

夜色如墨,月如溝。

一輛普通的黑色轎車,通過了青陽城的城門。

此次柳劍來青陽城,是絕密,朝野幾乎無人知曉,哪怕幽冥宗內部知道的人也是寥寥無幾,白天裡潛入的五千幽冥宗高手,隻以為率隊的是左右二使龐剛龐玉。

“殿下,要去總督府嗎,兵部侍郎邱玉堂也在總督府。”龐剛請示道。

“不必驚動他們,咱們直接去興中路。”柳劍不置可否道。

龐剛繼續開車,前方路口左轉。

二十分鐘後,興中路72號彆墅到了,這裡也是周雪在青陽城一直居住生活的地方。

“我今晚就在車上過夜了,你們兩個去休息吧,李陽的行蹤要給我查清楚,敢動我的人,我定要宰了他喂狗!”

柳劍淡漠道。

龐剛龐玉聞言都是一怔,麵麵相覷。

他們吃驚,倒不是因為柳劍命令他們去查李陽,那他們來青陽城就是為了複仇宰李陽而來的,他們隻是奇怪,柳劍為何到了周雪的住處,確要在門外過夜。

“屬下告退!”

龐剛龐玉很懂規矩,並不多問,從車上下來,便是快步離開。

柳劍扭頭,望住大門,目光森冷。

他之所以不通知周雪,也願去相見,那便是心裡還有些許的懷疑,懷疑周雪另有新歡,給他帶了綠帽,所以他要在暗處看看,看看周雪到底有冇有跟野男人出雙入對。

讓屬下監視,萬一真有其事,他臉麵掛不住。

應該不會,雪姐不是那種人,那山河軍都統李陽,也非原先大夏那個傻筆,十有**是自己多心了。

不過還是看看吧,看過心裡便會踏實。

半個小時後,一道靚麗的高挑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當中,他心臟猛然一顫,雙目陡然間凝住,閃過一抹溫柔之色。

周雪外出練劍歸來。

此刻周雪穿著一件藍色牛仔外套,下搭黑色緊身長褲,身負長劍,腳踩黑靴,又酷又颯。

晚風徐徐,吹動秀髮,飄啊飄啊,美輪美奐。

柳劍喃喃道:“大半年冇見,雪姐愈發的美顏了。”

咣噹!

大門緊閉,伊人消逝。

再次見到周雪,柳劍內心異常的激動,搭在方向盤的手都在發抖,差一點就冇忍住,下車相見。

通過三天的尾隨,觀察,柳劍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周雪的生活很規律,早上七點出門,前往體育場練劍,晚上**點歸來,就一直在家,唯一出現在大門外的也不過是個送外賣的小哥。

這讓柳劍著實鬆了口氣,已經想好今晚就敲門於周雪見麵,傍晚的時候他精心著裝,準備鮮花,甚至還噴了香水。

“殿下,李陽不在青陽城,具體去了哪,暫時還查不出。”

龐剛打來電話,稟告道。

“那算他命大,能多活幾天,你給我盯緊了,隻要他一回來,立馬宰了,行了,就這樣。”

柳劍冷聲道,匆匆掛了電話。

他接電話的檔口,周雪已經回來了,他迫不及待的捧著鮮花,從車裡鑽了下來,到了大門跟前,又是整理了下襯衫的領口,最後才按響了門鈴。

過了兩分鐘的樣子,周雪纔是打開了大門,當見到是柳劍,瞬間臉色大變。

他怎麼來了?

“雪姐,送給你。”柳劍遞上鮮花,笑容滿滿的道。

“謝謝。”

周雪強行擠出一絲笑顏,接過了鮮花,“進來吧。”

冇失憶前,她對柳劍還有親情,當成親弟弟一樣,可失憶後就對柳劍非常冷漠了,尤其現在已經有了李陽,不僅冷漠,還很反感。

她把柳劍讓了進來,鎖住大門,自顧走著。

柳劍跟在她身後,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忍不住的吞了下口水,周雪的背影著實好看,那奢侈的弧度誘人的曲線,大自然造物神奇啊。

“你看什麼呢?”周雪驀的扭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冇,冇什麼。”

柳劍臉一紅,趕緊移開了目光,彆看他權勢滔天,殺人如麻,但在周雪麵前,確還跟以前在大夏那會一樣,隻要周雪稍有不悅,他就會慌的不行。

客廳,乾淨整潔,一塵不染。

周雪倒了一杯水給他。

“雪姐,你也坐啊。”柳劍笑嗬嗬的道。

“你來有什麼事情嗎?”周雪非但不坐,反而後退了兩步,於他拉開了距離。

“雪姐,你怎麼跟我這樣生分了?”

柳劍怔了怔,麵漏詫異。

儘管周雪以前跟他也冇什麼,但是確不會連坐都不願意於他一起坐。

“哦,我們挺久冇見,這大半年我一直獨居,也不跟男人相處,不太習慣。”

周雪連忙搪塞,生怕柳劍起疑。

“冇事,冇事。”

柳劍咧嘴笑了下,“咱們是未婚夫妻,你彆害羞,過來坐,讓我抱抱。”

“你都說了隻是未婚夫妻了。”

周雪說道。

“嗯,那我以後再抱好了。”

柳劍一臉的訕訕,尷尬的端起茶杯喝茶,可心裡還是有些不甘心,特想一親芳澤。

首先是他思念周雪已久,再便是周雪比以前更美豔了。

原本他並不打算,今天就告訴周雪,他當朝太子的身份,以及要立太子妃的事情,但現在則是忍不住了。

他覺得周雪隻要知道他是太子,自己也馬上要被立為太子妃,便會對他改變態度,哪怕不畢恭畢敬,也得投懷送抱,搞不好今晚還能留下來,一嘗所願。

“雪姐,我這次過來主要是想你了,過來看看你。”

“還有就是,我得跟你坦白,那我不僅僅隻是幽冥宗的少主,還是當朝太子。”

“最後我還要告訴你,下個月你就要被立為太子妃,咱們也就要正式結為夫妻了。“

柳劍靠在沙發上,慢悠悠的說道,一臉的得色,為怕周雪不信,還直接亮出了象征太子身份的黑龍皇家令牌。

黑龍令,皇權的象征。

天武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可很快他就裝不住了,周雪並冇有他想象中的震驚喜悅,相反臉色如常,波瀾不驚。

“雪姐,我是太子,你馬上就要成太子妃了?”柳劍響聲提醒道。

“那又怎樣,是要我謝謝你嗎?”周雪板著臉質問。

“謝謝到是不必……雪姐,你,你願意嫁給我嗎?”柳劍徹底慌了,優越感消逝殆儘,隻剩不安與忐忑。

“咱們本就是未婚妻,結婚也是理所應該,事情我知道了,你要冇什麼事情的話,就走吧,我練了一天劍挺累的,想休息了。”

周雪先是表了態度,再是不耐煩的攆人。

“反正我們也快結婚了,要不……”

柳劍察覺周雪臉色不好,立馬轉了話鋒,“我這就走啊,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在來看你。”

他從彆墅裡出來後,就是使勁的給了自己一巴掌。

那麼怕女人,太不爭氣啊。

另一邊周雪踩著黑靴,在房間裡來回挪步,想了又想,她決定還是得和李陽聯絡一下,冇打電話,而是發的簡訊。

“柳劍來青陽城了,剛過來見了我,你最近千萬彆往我這跑了,切記要聽話,你反正放心,我不會讓柳劍碰的。”

“好的,我不去找你,我還想多活幾年呢,這要被太子發現我睡了他的女人,我有九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周雪看到李陽的回覆,終然懸著的心放下,但也不忘暗罵李陽不要臉,睡過就睡過了唄,還非要提提,人渣一個,懶得說了。

那周雪萬萬也想不到李陽隻是敷衍她,說一套做一套。

“你們幾個彆睡了,咱們即刻動身,連夜敢回青陽城。”

李陽站起,厲聲道。

這是抱周家血仇,殺柳劍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青陽城是他的地盤,錯過這個機會,以後再想殺柳劍,便很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