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當朝太子柳劍就在青陽城,機會千載難逢,隻要您願意出手,誅殺龐剛龐玉,柳劍便死定了!”

李陽淡漠說道,語不驚人誓不休。

“李陽,你是不是瘋了,殺太子可是謀反大罪,你不是想活了!”

夏晴緊緊捂住領下,彷彿不捂著,心臟就要跳出來似的,這個李陽膽子太大了,簡直大的要上天,難怪青陽城突然戒嚴了,城內外集結了二十萬的重兵,合著李陽要動太子。

“皇朝橫征暴斂,百姓民不聊生,塞北鎮北候已反,我李陽反便也反了,殺了太子柳劍,皇主再無子嗣,江山也後繼無人,天族的族老親王必然覬覦皇位,而內部不合,這便會加速天族的敗亡!”

“我竭力招兵馬買,擴充兵備,便為了起事逐鹿天武大陸,現在我麾下兵強馬壯,根本不懼於皇朝開戰!”

“還請師姑出手,助我除奸!”

李陽站起,猛的抱拳,響聲說道。

其陽剛果決,豪情萬丈的樣子,不禁令夏晴心情平複,美眸放大,一陣失神。

楚喬兒出事那會,禁軍帶兵上了日月派,她與宗主方天罡都在閉關,一眾長老皆然不敢阻擋禁軍,李陽最後出麵,擊殺了禁軍,救走了楚喬兒,等她出關後,知道這一切,便對李陽有些刮目相看,而現在則是又高看了一眼。

這小子彆看平時嘻嘻哈哈的,但關鍵時候得獨當一麵,英雄氣概也是如同那三國的呂布,列國的子都。

“李陽,我知道你手掌重兵,有實力乾大事,但我還是勸你,三思而後行,天族很強,強的離譜,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夏晴一臉凝重的道,反倒是竭力勸起李陽來了:

“你要殺柳劍,我不支援,想必你師尊也不會支援,其實你完全不用著急,你資質逆天,為天驕榜榜首,成就武君境幾乎是十拿九穩,等你晉升武君境,手下兵馬再多一些,再起事也不遲啊!嗬嗬,這小子有點實力便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跟天族鬥,以卵擊石啊!天族掌管天武大陸已然八百年了,這八百年來,四海八荒,七十二郡國,皆然臣服天族,誰也不敢造次。

毒舌的她,還是首次冇有打擊人,主要是李陽要搞的事情太大了,她有些擔心,她如果不耐著性子勸誡,會讓李陽鋌而走險,死無全屍。

“聽師姑的話音,我如果是武君境,您就願意出手幫我了?”

李陽皺著眉頭問道。

“呃冇錯,可你是嗎?”

夏晴本想拒絕的,但想到他不可能是武君,便是應下,嗤之以鼻。

“師姑,您有些小瞧人啊。”

李陽笑了一聲,然後雙拳一緊,四千鼎巨力全力開啟,內力也是全部爆發。

渾身骨骼連連炸響,氣勢節節攀升。

拔地倚天,身形萬丈!“你,你已經是武君境了,這,這怎麼可能?”

夏晴騰的一下站起,眼神極度駭然。

李陽剛剛下山那會才隻是高階武將境啊,下山不過半年就成就了武君境?

二十三歲的武君境,前無古人啊!另外李陽還不是一般的武君境,她仔細端詳發現,李陽的身體已經淬鍊的不弱於上古凶獸了,單憑肉身力量便可與初階武君一戰,他的內力也是精純,紮實,深厚,綜合實力絕對可以媲美中階武君!“冇什麼不可能的,這不是師姑教導的好嘛。”

李陽笑嗬嗬的道,謙遜的同時還不忘拍個馬屁。

“天驕榜榜首,果然逆天啊。”

夏晴喃喃,根本顧不上消受李陽的恭維。

她自負為千年難出的天才,但跟李陽一比,就差的太遠太遠了。

“師姑,我已是武君,那麼還請您出手幫我誅殺龐剛龐玉,您不會是說話不算的那種小人吧?”

李陽笑嘻嘻道。

“我,我”夏晴依舊躊躇。

她不是孤家寡人,她為日月派的令主,她一旦出手對付龐剛龐玉,牽涉了誅殺太子柳劍之事,那日月派就被李陽這小子帶溝裡去了,再無上岸的可能。

“師姑,我懂您的顧慮,但是這機會千載難逢,李陽懇請師姑出手,助我一臂之力。”

李陽再次抱拳,響聲道。

“你現在修為不錯,麾下也算兵強馬壯,但是財力?”

夏晴望住他,顯然還是想推脫。

“不瞞師姑,龍騰商會已經歸順我了,另外我在告訴師姑個秘密,龍騰商會的前身是歸隱多年的丹宗,丹宗的第二十八代宗主便是我!”

李陽據實道。

夏晴聽到這話,心臟再次狠狠抽搐了下。

龍騰商會,天武大陸最大的商會,富可敵國!丹宗,天武大陸煉丹師的聖地,高級煉丹師的搖籃!李陽的勢力,比她想象中還要強大的多,不可否認李陽已經有了於皇朝對抗的資本,要人有人,要錢有錢,這小子真是了得,這才下山多久啊,便一手打造出了令她都驚歎的勢力!她內心的天枰,已經開始傾斜,畢竟她也是個瘋子,骨子裡就喜歡逆天而行,鏖戰九天!幫還是不幫?

“師姑,當初三大家族,四大宗門為了查探天驕榜,齊上大青山,您麵對八位武君也不畏懼,直接亮劍一戰,我聽聞後真是萬分佩服您的的豪情與熱血啊,師姑雖是一介女流,確巾幗不讓鬚眉!”

李陽看出了她有出手的心思,立馬蠱惑道。

“我便幫你這一回!”

夏晴咬了咬牙,神情複雜,“也就是你小子,換做任何人,我都不能被蠱惑了,跟著一起瘋,你去準備吧,我等你通知!”

“謝師姑.師姑您太好了,如果您不是我師姑,我都得親您一下!”

李陽內心狂喜,喜行於色,總算這女人給應了了下來,這便太好了,龐剛龐玉必死,而柳劍也是註定要命喪青陽城。

“滾,有多遠給老孃滾多遠!”

夏晴俏臉驀的一紅,冷冷的啐道,隨著重重踢了李陽一腳,就這小子真是夠了,她是那種想親就能親的女人嗎?

不過望著李陽背影的美眸裡確盪漾著幾分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