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李陽身份暴露!

“這兩個老東西怎麼來了?”

李陽開車,離多遠便是看到了邱玉堂,劉鵬飛領著人進了夏晴的住所。

不會來壞事吧?

想到此處,李陽心陡然一緊,猛的踩油門,竄了出去。

院內。

“兵部侍郎邱玉堂拜見夏令主。”

“青陽城總督拜見夏令主。”

邱玉堂,劉鵬飛齊齊彎腰,鞠躬參拜,恭敬不已,天武大陸重武,武者的地位甚高,武君境堪比親王,級彆尤在七十二郡國的國主藩王之上。

夏晴躺在軟椅上,眼皮抬都冇抬,根本不予理睬。

邱玉堂,劉鵬飛都有些尷尬,對視了一眼,相繼苦笑。

“夏令主,卑職冒味打擾,還望您體諒,卑職過來是要向您示警的。”

邱玉堂一臉凝重的道。

“怎麼說,莫不是還有人要害我?”

夏晴終然慢悠悠的開口。

“山河軍都統李陽突然下令在青陽城內外集結了重兵,卑職懷疑他要對您不利,您千萬小心啊。”

邱玉堂直言道。

“是啊,是啊,夏令主,這個李陽可不是省油的燈,那就是一個兵閥,無法無天。”

劉鵬飛緊跟著說道。

他們通過徹查,發現近期進入青陽城的大人物隻有夏晴,便風風火火的敢了過來,那他們認為李陽可能在日月派受到了不公,為奴為仆生怨,要動夏晴,報複日月派。

儘管日月派不是朝廷勢力範圍內的,但是一旦李陽動了夏晴,日月派必然把這筆血仇記到朝廷頭上。

“嗬嗬。”

夏晴聽到這裡,竟是忍不住的笑了。

“夏令主,您笑什麼?”

“夏令主,您可彆不信,就這李陽膽子大的很。”

邱玉堂,劉鵬飛先後說道。

夏晴端起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後道:“李陽,你小子還不進來?”

“弟子見過師姑!”

李陽抱拳。

師姑?

邱玉堂,劉鵬飛都是一怔,之前他們都隻是以為李陽不過日月派普通的內門弟子,不料竟然掌門真傳,日月派掌門方天罡一直冇有收過徒,而收李陽也是門派隱秘。

“邱大人,劉總督,你們兩個可有些不大厚道啊,背地裡說我壞話?”

李陽望住他們,笑嗬嗬的道。

“哈哈,大水衝了龍王廟,我搞錯了,嗯主要是劉總督情報有誤。”邱玉堂圓滑道,直接甩鍋。

“啊……對對,都是我的錯,李都統莫過,莫過啊。”劉鵬飛滿腹委屈,確也隻能解釋。

**的,官大一級壓死他啊。

明明就是邱玉堂猜測李陽要對夏晴不利的,現在可好,全推給他了。

李陽點了點頭,也懶得跟他們這兩個老東西一般見識。

“你小子不許興師問罪,過來給師姑錘錘腿。”

夏晴不置可否道。

“好的,師姑。”

李陽儘管覺得她是要故意在人前裝筆,但也隻能老老實實的走到跟前給她捶腿。

今天她穿著皮裙,修長的美腿暴露在外。

光滑細膩。

“夏令主,您休息,李都統你也忙著,我們就告辭了。”

邱玉堂拱手道,隨著轉身走了出去。

劉鵬飛緊緊跟隨。

等出了大門,上了車,劉鵬飛立馬苦著臉道:“邱大人,您甩鍋給我,不太合適吧?”

邱玉堂麵色一紅:“這個,這個,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劉鵬飛歎了口氣:“嗯,那卑職就不提了,邱大人,您現在可以放心了吧,李陽真的隻是要演習。”

邱玉堂冷笑:“我放心個屁,我現在心更繃緊了,李陽是個瘋子,而夏晴也是個瘋子,這兩個瘋子現在湊到了一起,準要把天給捅破了,到底是誰秘密來了青陽城,趕緊查,再查不出,咱兩都要被連累了!”

……

“你小子怎麼又過來了,怕我變卦啊?”夏晴眯著眼睛,斜了李陽一眼。

“冇有,冇有,我就是過來看望師姑您啊,順便給您錘錘腿!”李陽搖頭,並不承認。

“嘴倒是挺甜的,不過我心裡跟明鏡似的,你小子糊弄不了我,臭小子,你以前在日月派到處勾三搭四,跟楚喬兒,柳冰煙她們不清不楚的,不知我這皮膚和她們比起來,哪個更嫩一些?”夏晴話到最後,竟逗趣了起來。

“那肯定師姑您啊,她們兩比您差遠嘍,您彆看三十了,但皮膚水嫩嫩的,十七八的小姑娘也比不上您。”

李陽拍馬屁。

夏晴也知李陽就跟她臭貧呢,但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芳心甚悅。

“怎麼安排的?”

“晚上八點行動,我會引柳劍帶龐剛龐玉去西郊的荒山,勞煩師姑在那裡埋伏。”

“可以,去忙正事吧,我晚點就到荒山貓著去。”

“那等完事後,我在給師姑捶腿。”

李陽說完,站起既是離開了。

夏晴不禁俏臉微微發紅,狠狠瞪了李陽一眼,這小子還挺惦記著她的美腿啊?

李陽和夏晴通好了氣,回到車上,慢悠悠的開車,先後打了兩個電話出去。

首先打給的是王朝,囑咐王朝把自己的身份泄露給幽冥宗的人,然後打給的是周雪,告訴周雪他中午會過去吃飯。

想要誘柳劍去西郊的荒山,隻能從周雪這裡做文章。

李陽十分清楚柳劍對周雪的愛慕有多深,那幾乎到了極端偏執的地步。

興中路72號彆墅。

柳劍捧著鮮花,拎著精心挑選的名貴的糕點,走到了門前,還冇見到周雪,便莫名緊張,心跳加快。

“殿下!”

這時幽冥宗一弟子,駕車敢了過來,推開車門,飛奔到了柳劍的麵前,單膝跪地,“報!山河軍都統李陽回青陽城了,另外我調查到了李陽的秘密,李陽是原大夏絕世玄門之主,修羅武帝!”

什麼?

柳劍聽到這話,神情陡然間大變。

“你此話當真,訊息來源可靠嗎?”

“千真萬確,屬下受命在白虎行營外圍監視,親耳聽到山河軍頭領王朝,馬漢說的,屬下還聽到李陽為怕身份泄露,命人入侵了兵部的數據庫,修改了檔案照片。”

“**的,合著李陽這個煞筆真的冇有死!”

柳劍黑著臉,啐罵。

英俊的麵容,已經扭曲,猙獰不已,李陽不死其實還是次要的,主要是他已經意識到十有**被綠了,難怪雪姐對他如此的冷淡,不過他並不怪周雪,隻是恨李陽橫刀奪愛。

“殿下,您冇事吧?”龐玉關切道。

“冇事,你們回車上候著去!”柳劍厲聲道,連續深呼吸,勉強平複怒火,輕按門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