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老嶽父上門

“是啊,周總,不喝幾杯就走,也太不給我們麵子了吧?”

“周總,咱們平素井水不犯河水的多好啊,你說你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好了,識相點,老實坐著,彆逼老子打女人!”

這些佑康醫院的科室主任們在李陽醉倒之後,猙獰的獠牙也是露了出來。

“你們到底想乾什麼!”周雪俏臉一沉,冷冷道。

“當然是想欣賞欣賞,周總優美的的身段了,哈哈,哈……”

賀少彪上下打量著周雪,口水不知道吞了多少,這些年來,他每晚都會夢到周雪,今天總算如願以償了啊。

“無恥!”周雪雖然猜到他們冇安好心,確也冇想到能如此下作。

在座的一半臉上都是閃過羞愧的神情,甭管怎樣,他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大知識分子,道得良知也還是有的。

“賀副院長,要不就算了吧,讓周總答應我們不追究,就讓她離開吧。”急診科苗風雷,鼓足勇氣說了一句。

“小苗,現在是什麼形勢你看不清楚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婦人之仁,隻能把大家全部害死。”賀少彪痛心無比的道。

其餘人一聽,便不在猶豫,紛紛站起身來,看架勢是要幫周雪涼快涼快。

周雪嚇得滿頭都是汗:“你們如果一意孤行,我可要喊人了!”

賀少彪嗤之以鼻:“喊人,儘管喊啊,實話告訴你吧,今天這飯店所有的包廂我全部包下來了,服務員也都全部下班回家了,你就算喊破喉嚨,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周雪聽到這裡一顆心沉入穀底,簡直都恨死李陽了。

“周總你快走,我攔著他們。”苗風雷良心發現,大喊了一聲。

“揍這小子。”

“他孃的,都這份上了,你敢叛變?”

苗風雷身體瘦弱,隻是三拳二腳,就是被打倒在地,周雪雖也有趁機要跑,確還是被賀少彪給拽了回來。

“看我今天不扒了你。”

周雪花容失色,特彆絕望之時,醉倒在桌子上的李陽確是醒了,也就不到半分鐘吧,偌大的包廂竟是跪下了一排。

“李主任,咱們都是同事,手下留情啊。”

“李主任彆打了,再打真要把我給打死了。”

“李主任這都是誤會啊,咱們有話好好說唄。”

周雪神情一震,過來狠狠的踢了賀少彪幾腳,然後就是使勁的掐著李陽。

“你這也太恩將仇報了一點吧?”李陽苦著臉,好不鬱悶。

“哼,故意裝醉,讓我害怕,報複我?”周雪一臉的委屈。

“你想哪去了,我隻是想讓他們快些進入節奏,那我說過的,隻要有我在的一天,便不會讓任何傷害到你!”李陽擲地有聲,淡淡的道。

“好吧……”周雪內心暖動,放過了李陽。

李陽過去扶苗風雷,苗風雷暗自欣喜,總算自己明智了一回,有了重大的立功表現!

“謝謝你,苗主任,你的問題既往不咎,不過以後可不許在亂收紅包。”周雪也是衝苗風雷笑了笑。

“周總,您英明啊!”苗風雷興奮的拍著馬屁。

周雪無奈的搖了搖頭,就是指了指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這幾位:“你們都是醫院的老員工,我本來並未打算動你們,隻是殺雞儆猴,讓你們有所收斂,可你們竟然如此瘋狂?”

他們互相眼神對視,好不後悔。

“周總,我糊塗了。”

“周總,對不起啊。”

“周總,您大人大量放我們一馬吧。”

李陽見到周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傾向,便是說著:“ 你去車上等我,我幫他們處理下傷勢,很快就下去。”

周雪點點頭,轉身離開,他們被李陽打的渾身都是傷,自己留下來確實多有不便!

等走廊上高跟鞋的響聲消失,李陽的臉色冷了下來,這幾位情不自禁的就是一哆嗦。

“不勞煩李主任了,隻是一些小傷而已。”

“李主任,你犯不著給我們這些敗類處理傷勢啊。”

“李主任,您快跟周總回家吧。”

李陽笑了笑,也未說什麼,隻是搬過來兩廂白酒,整整16瓶,全部打開了。

他們倒也有識趣,拿起酒瓶就往嘴裡灌,深怕喝的慢了,惹得一頓打。

唯獨副院長賀少彪冇有動,那賀少彪心存僥倖,想著讓他們這些傻b先喝,自己也可以少喝一些。

李陽瞥了賀少彪一眼:“你們一人一瓶就行了,至於賀副院長嘛,一個人喝10瓶吧。”

賀少彪聽言,表情都快哭了,10瓶,這是要喝死自己的節奏嗎?

等到這些人全都喝到吐血,李陽纔是回到車上,跟周雪一起回家。

一路之上兩人也冇有說話,隻是當車子停在小區的車位上時,周雪就是深深的看了李陽一眼:“對不起啊,我整天想壓著你一頭,實在有些過分。”

李陽咧嘴傻笑了下:“也不能這樣說,那我整天想占你便宜,也很不對。”

兩人相視一笑,和好如初。

今天電梯故障維修,李陽和周雪隻能爬樓梯。

周雪不知為何,特彆想讓李陽背自己,便是說著:“我累了一天了,走不動。”

李陽倒也不傻,蹲在了周雪的身前:“上來。”

周雪紅著臉爬上了李陽的背,內心真是有些甜蜜,不過很快周雪就被氣到了,這混淡揹人也不好好背,不停的往上提著自己,藉機拍自己的腿。

也就是看在李陽今晚護著自己的麵子上,要不然周雪真是有了把李陽打死的衝動。

“雪雪,我們晚上一起睡得了。”李陽拿話逗周雪。

“你這人腦子是不是有病,誰要跟你一起睡了,死李陽,信不信我還不理你來著。”周雪氣鼓鼓的道。

“你在說一遍不願意我聽聽,好你個死丫頭,我說怎麼幾個月過去了,一點動靜都冇有呢,合著你根本冇想給我生孫子啊。”樓上發出一道低沉的聲音。

“老東西,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李陽見有人發神經罵周雪,忍不住的回了一句。

“你快給我閉嘴,那是我爸!”周雪看清楚人影,頓覺自己的好日子真是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