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對戰龐剛,夏晴對戰龐玉。

儘管李陽夏晴在修為上都遜於對方,但是兩人都是可以越級挑戰的天才,各有特長,李陽力大善於近戰,夏晴劍術超絕,超凡入聖。

雙方出招,都冇有任何的花哨,到了武君境界,再普通的招數,也具有莫大的威力。

“幽冥宗勾魂左使,果然了得!”

李陽感慨。

他與龐剛雖然剛剛交戰,但龐剛兩分鐘不到,便已經向他打出了八百招有餘。

龐剛的掌法特然精妙,出掌虛虛實實,詭異飄忽,有時十掌九實一虛,有時十掌八虛二實,另外出掌也是極快,掌影幾乎將他籠罩了,令他避無可避。

而龐剛也是臉色凝重,心頭愈發的凜然,李陽比他想象中要強的多,甭管他掌法多麼精妙,人家全部一力破之。

四千鼎巨力太霸道了,此刻他雙臂,虎口,皆然隱隱發麻。

人形蠻獸,這是一尊人形蠻獸。

另一邊夏晴於龐玉交戰,也是難分難解,起初夏晴擔心李陽,但通過觀察,徹底放下心來,這小子行,並不弱於龐剛多少,那麼今日一戰便有希望拿下!僅僅隻是有希望,武君境界的強者都有絕招於底牌。

龐剛龐玉最厲害玄陰功還冇有施展!龐玉左拳右掌,一心二用,左右互搏,招法精妙絕倫,而夏晴確也是遊刃有餘,見招拆招,絲毫不亂,身軀一動,體內就有劍氣湧現出來,周圍三尺之內蓮花密佈,劍氣化形蓮花,威力巨大,攻防兼備。

場麵勢均力敵。

短期內不可能分的出勝負。

荒山之頂飛沙走石,樹木不斷傾倒,整座山都在顫栗,搖晃,宛若地震,就連整座青陽城都有了明顯的震感。

西郊荒山鬨出的大動靜,也引起了各方的高度關注。

總督府。

“這怎麼回事,地震了嗎?”

總督劉鵬飛驚慌道。

“什麼地震,這是有絕世武君再西郊荒山交戰,武君大戰了,武君大戰了!”

邱玉堂篤定道,語氣發顫。

“武君大戰,這,這到底是哪兩位武君啊”

劉鵬飛更是驚慌,武君是戰力滔天的代名詞,四海八荒唯我頓尊,武君的能力太強了,甚至可以毀滅一座城,正也因為如此,皇朝纔給予武君最高規格的禮遇,武君境地位等同於親王,猶在七十二郡國藩王之上。

“你問我,我問誰去,不過這事跟李陽那小子絕對脫不了關係,我就知道這小子要把天給捅破了。”

邱玉堂憤然道。

動武君?

這膽子未免太大了!他還不知李陽不僅僅隻是要動武君,最終目的那是弑太子!青陽城地界有三股勢力最大,分彆是總督府,山河軍,天女宮,天女宮雖不屬於四大宗門,確也隻差一線,實力跟日月派差不多,也屬龐然大物。

此刻天女宮,宮主姬無雙,已經走出了大殿,遙望荒山。

“宮主,這到底何人在交戰,竟然鬨出了這大的動靜?”

一名女弟子問道。

“幽冥宗左右二使龐剛龐玉,日月派令主夏晴,還有一個我實在看不出,這個人力量極大,最少也有三千鼎巨力,奇怪奇怪,竟然這世上還有我不認識的武君境強者!”

姬無雙皺著眉頭道。

她為巔峰武君境,雖距荒山有百裡之遙,但還是從聲音,氣息餘波上做出了準確的識彆於判斷,但是李陽他從未見過,因此實在難以識出。

“幽冥宗跟日月派火拚了嗎,宮主有何打算?”

女弟子繼續問道。

“我什麼打算都冇有,隻會觀戰,四大武君對決,這是曠世一戰!另外你們給我記住了,我剛纔說的話,一句話哪怕一個字也不準外傳!”

姬無雙不置可否道。

無論是幽冥宗還是日月派,都與她的天女宮冇什麼往來,她自是不願意趟這趟渾水。

離西郊比較近的居民,隱約可見立於空中的四道身影,眼神皆然駭然,原來人可以修煉到這等至強的地步,高武,這纔是真正的高武手段!四大武君從山頂打到了天上,雙飛都已經打出了真火,李陽夏晴,嘴角有血跡,龐剛龐玉同樣狼狽,尤其龐玉身上多處傷痕,那是被夏晴的劍氣割傷的。

“李陽,你給我去死!”

龐剛一聲大喝,雙掌推磨,頃刻之間,陰氣森森,黑煙滾滾,遮雲蔽日,威嚴無邊無際。

這是天武大陸奇功榜位列第三的玄陰功,也是他縱橫江湖,無敵天下的最強依仗。

“他出全力了,我也不能在藏拙。”

李陽雙臂猛然一震,身子一片赤紅,宛若火神臨世,純陽功第九重純潔無極,同時右臂內彎,聚氣於胸,以氣化掌,一掌前探,赫然是金剛龍涎掌裡的飛龍出山。

純陽功專克一切陰邪,金剛龍涎掌自來到天武大陸他還冇有施展過,這套掌法哪怕再上古百族爭霸時期,也是威震八方的神功,號稱天下外功之最!絕招儘出,四千鼎力量全開,內力全部爆發。

“吼。”

一道嘹亮的龍吟聲起,內力化作的巨龍虛影,驀的竄了出去,橫衝直撞,凶猛無鑄。

砰!一道巨大的悶哼聲起,宛若炸雷。

雙方皆然爆退,吐血。

李陽,龐剛全力廝殺,性命相搏,以至於夏晴和龐玉都不自覺的停了下來,一邊戒備,一邊觀戰。

這兩人到底誰勝誰敗?

這關乎戰局的走向,也關乎他們的生死!

“噗!”

李陽再吐一口熱血。

“哈哈,李陽,你終究還是嫩了點。”

龐剛哈哈大笑,聲音落下,順勢搶攻,人於閃電般快速撞向李陽,人的姿態是平趴著的,身體周圍索繞著無數陰風黑煙,所過之處空氣連連炸響。

“李陽,快躲。”

夏晴驚呼,持劍便要救援,可確被龐玉閃身攔住。

“你的對手是我,今天你們死定了!”

龐玉冷漠道。

“給我殺了他們,挫骨揚灰,挫骨揚灰!”

躲在巨大岩石後麵的柳劍緊跟著瘋狂嘶吼,眼神中儘是瘋狂,四大武君對決,驚天動地,這可把他嚇的夠嗆,幾乎魂都快冇有了,惱羞成怒,怒火中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