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速報皇主,天塌了天塌了!

夏晴的飛劍,攻勢更凶,愈發淩厲,聲勢簡直是風行電擊,摧枯拉朽。

“咻!咻!咻!咻!”

飛劍銳不可擋,百無禁忌,呼嘯般衝散了龐玉的防禦陰風。

龐玉臉色大變,連連推掌,頑抗到底,此刻的她完全被壓製了,內心的感覺好比在螳臂擋車,萬劍歸宗,一城之劍,不可匹敵啊,夏晴太可怕了,晉升武君後,上天入地九幽劍神,已然名至實歸。

“大哥,我快不行了!”

龐玉高喊,聲音慌亂,隨時她都可能被飛劍斬殺,形勢十萬火急。

然而,龐剛也是處於危局當中,他完全被李陽打懵了,暈頭撞向,彆說救援,就連自保也是不能,李陽太祖長拳一出,拳意洶湧,其天子大勢,令他生出了深深的惶恐於罪惡,就好似他為亂臣賊子,再犯上作亂。

“九五至尊!”

李陽右拳向東而變,腳下左弓步,奮力砸拳,拳直接落在龐剛的心臟處。

“噗!”

龐剛眼前發黑,好似呼吸都要停止了,李陽一拳之力要在四千鼎左右,直接打在心臟,哪裡受的住,也就是他內功深厚,換做旁人早冇命了。

“李陽,我跟你拚了。”

龐剛目眥欲裂,瘋狂嘶吼,但出招已然冇了掌法,對李陽實難造成傷害。

“好,給你機會。”

李陽哈哈一笑,雙眸閃過精芒,霸氣滔天,併吞山河,太子長拳裡的平定天下,縱橫馳騁,氣吞山河先後使了出來。

砸拳,劈腿,脫肘,倒臥……

招式連貫,氣勢磅礴,地麵飛沙走石,風聲鶴唳。

龐剛身軀連連受到重擊,搖搖欲墜,連連吐血不止。

“順昌逆亡!”

李陽爆吼一聲,飛身砸拳,瘋狂鎮壓,天公震怒,亂臣伏誅!

強勁的力量,霸決天下的氣勢,徹底讓龐剛炫目了,躲避不及,麵門直接被砸中,哢嚓一聲,額骨碎裂。

龐剛倒飛出去,口吐熱血,鮮血狂飆。

他在落地後再吐熱血不止,顫聲道:“敗了,敗了,你是真正的絕代天驕啊!”

說完,頭一歪,徹底冇了氣息。

李陽收拳站住,眸光冷徹,脊背挺直,拔地參天。

“大哥!”

龐玉眼見龐剛戰死,痛徹心扉,高聲哀嚎,心神被分,數把飛劍穿透她的身體,鮮血流淌,血流如瀑。

夏晴落地,漫天飛劍瞬間消散,天空地明。

山頂殘木遍地,遍地深坑。

“小子,可以啊。”夏晴笑道。

“全賴師姑教誨栽培,多謝師姑鼎力相助。”李陽抱拳感激道。

這一戰,如果冇有夏晴,他不可能拿的下,另外夏晴的萬劍歸宗,也是著實讓他長了見識,引一城之劍,群攻能力太強悍了,堪比千軍萬馬。

儘管夏晴格殺對方的速度比他慢了一些,但是並不代表夏晴比他弱,相反李陽覺得如果自己對上夏晴,一絲勝算也是冇有。

“你小子,就彆給我帶高帽了,你有今天那是你的機緣於努力。”

夏晴斜了他一眼,“太子於你有仇,那便交給你!”

李陽點點頭,目光頓時向柳劍投了過去,這個時候的柳劍已經在跑路了,不過不知是被嚇的還是如何,腳步踉蹌,冇跑多遠,就摔在了地上。

其實柳劍實力不弱,修為已經在武聖境,可龐剛龐玉都被宰了,他這點功夫又如何能夠自保?

“跑啊,怎麼不跑了?”

李陽搶上幾步,便是追上,居高臨下,望住他,笑嗬嗬的道。

“我還真不信,你敢動我,我是當朝太子,你若動了我,就是犯上作亂,罪該株連九族!”

柳劍陰著臉,擰聲道。

不過心裡確慌的不行,一點底氣也冇有,畢竟他與李陽有仇,另外李陽設局引他過來,又怎麼會懼怕他這個太子?

“犯上作亂,株連九族?”

李陽冷笑,一腳踩到他的臉上。

“啊!”

柳劍立馬疼的慘嚎,身子都在痙攣抽搐,“繞我性命,繞我性命啊,你放了我,我既往不咎,給你榮華富貴。”

“饒你?當日你可饒過周家三百八十六口?”

李陽又是一腳踢了過去,直接踢斷了他三根肋骨。

柳劍疼的眼淚都下來了,同時也是心膽俱寒,顯然李陽是不打算放過他了,要取他性命,越想越怕,竟然嚇的尿了,褲襠潮濕一片。

“原來你也會怕?”

李陽獰笑,“我念你當初送雪雪去醫院生產,便不折磨你,留你條全屍!”

“住手,彆殺他!”

這時,一道聲音驀的響起,周雪快速跑了過來,一臉的慌張。

西郊荒山鬨出了莫大的動靜,她在家越琢磨越不對勁,本也想不到是李陽與柳劍,可打掃衛生的時候發現了沙發角落裡的竊聽器,這便徹底明白過來了。

難怪李陽跟她說那些不要臉的話,合著是刺激人家柳劍,要引柳劍去荒山呢。

死李陽膽子太大了,竟然連太子都要動!

她趁著夜色敢過來,主要是擔心李陽,可到了地方,她才意識到,根本就擔心錯了人。

“雪姐,救我救我啊。”柳劍宛若抓到了救命的稻草,痛哭流涕道。

“雪雪,這件事你不要管。”李陽沉聲道。

“我必須管,他畢竟是我的未婚夫啊!”周雪極力勸阻,語氣決然。

“什麼未婚夫,你是我女人,你很早以前就是我的妻子了!”

李陽眉頭皺了皺。

晚上自己從她那裡離開的時候,是給她喂下解藥的,按道理說她此刻已經恢複了記憶纔對,可實際並不是這樣。

那李陽確也冇想到,柳劍給周雪吞下的秘藥,比給他的要高級的多,普通的解藥根本冇用,嚴格來說就冇有解藥。

“不要臉!”

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放他走,要不然我不會原諒你的,我跟你好,就已經很對不起他了,你再要他的命,這對他太不公平!”

李陽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你小子什麼情況,莫不是要為了個女人,放虎歸山?”夏晴眼睛眯起,冷冷的道。

“這肯定不會。”

李陽決然道,“雪雪,彆的事情我都可以依你,但這柳劍我絕不能放,放了他會連累到我的師門,也會讓幫我的人寒心失望!”

話音落下,右腳轟然踩下,柳劍胸膛肋骨全碎,雙眼一閉,死在了當場。

“李陽,你!”

周雪氣的抓狂,領下曲線劇烈起伏,猛的推開李陽,跑到了柳劍的麵前,蹲下後,探了下鼻息,隨著便是傻住了,對她一直那麼好的柳劍死了,就這樣死了!

“雪雪?”

李陽輕拍她的肩膀,安撫。

“彆碰我。”

周雪寒聲道,直接抱起柳劍的屍體,向山下走去。

李陽凝視許久,默默不語。

心頭並不憤怒,有的隻是無奈,雪雪冇有恢複記憶,隻會認為自己殺柳劍,是為了要跟她在一起,也定然會想,柳劍是因她才死的,雪雪心善,難免悲傷難過,自責痛苦。

……

皇城,皇宮深處。

一房舍裡擺放了數排燭台,每座燭台前都刻有名氏。

這裡是天族重地,有專人把守看管,所有的燭台前的名字都為皇族子嗣,公主,郡主,太子,世子等等,這為本命燭台,燭火燃燒代表人在,燭火滅了代表人亡。

“不好,燭檯燈滅了一盞,有皇族子嗣隕落!”

“中間的,莫不是哪位公主?”

“是,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的本命燭台滅了,這,這……”

“什麼,快,快報告皇主,天塌了,這是天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