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主朱文羽得到訊息,龍庭大怒,下令徹查,下的是死命令,三天內必須查明柳劍死因,例外在殿中侍奉他的婢女,全部被他給宰了,就算這樣也是餘怒未消,痛徹心扉。

他就柳劍這一個兒子,可現在確糊裡糊塗的冇了。

朝野震動,立馬展開了調查,很快就是查到柳劍帶著幽冥宗高手去了青陽城!青陽城,荒山。

“參見大人,參見夏劍神!”

一批黑西裝衝上了山頂,抱拳施禮,為首的是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兄弟。

“你們怎麼過來了?”

李陽略顯詫異道。

“大人,霍大哥急報,十萬火急,皇朝已經知道柳劍死了,而且可能已經查到柳劍近期來到了青陽城,具體有冇有懷疑我們,還不清楚。”

王朝據實稟告。

儘管青陽城的網絡與通訊全部切斷,但是白虎關有軍用的電台,於外界聯絡依舊暢通。

“訊息泄露了?”

夏晴皺眉,麵漏凝重於震驚。

“因該不會,我估摸著可能是皇朝子嗣有特殊的生命指證,皇朝未必就能查到是我們做下的,就算查到也冇有關係,我早已經下令山河軍提升了戰備狀態。”

李陽淡淡說道,不慌不亂。

夏晴點了點頭,美眸中頗有讚許,她這個師侄,的確是個人物,處事不驚,大將風範。

王朝等李陽與夏晴溝通完,纔是小心翼翼的道:“大人,屬下剛碰到夫人,夫人好像抱著柳劍的屍體,柳劍屍體不好外泄吧?”

正因為是周雪的緣故,他纔沒有攔下,可柳劍的屍體一旦外泄,就做實了柳劍死在青陽城了,也很容易讓皇朝找到蛛絲馬跡,查到他們頭上來。

“雪雪不會出賣我們的,隨她去吧。”

李陽篤定道。

“是。”

王朝應聲,不在多言,同樣他也相信周雪的人品,他很早以前就認識周雪了,那會李陽還隻是開個小醫館。

眾人下山。

走到一半時,突然間夏晴眼前發黑,身形不穩。

“師姑,您怎麼了?”

李陽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扶住。

我冇大礙,就是使用萬劍歸宗,耗損有些大,不過我可能無力下山了,身子發軟,一點力氣也冇有。”

夏晴臉色煞白,聲音虛弱。

哪怕她成為武君境,萬劍歸宗也不是可以輕易施展的,一旦施展,身體就會極度虛弱,其實在山上那會她已經覺察到了,隻是礙於麵子,在強撐著。

“哦,那我抱您吧。”

李陽鬆了口氣,稍稍放心,撫著她的背,橫的抱起她。

一手懶腰,一手撫膝。

光滑細膩。

夏晴俏臉不緊一紅,咬著嘴唇,確也冇說什麼了,可心裡真是覺得羞赧,那她一直以來都是冰清玉潔,連男朋友都冇有談過,另外那麼多人看著呢,這讓她堂堂女劍神的臉往哪放?

李陽本也不覺有什麼,但瞧見她臉紅了,便也心頭一熱,呼吸間可聞她身上若隱若無的香氣。

哈哈,夏晴還害羞了?

這女人戰鬥起來,八麵威風,可到了他懷裡,確溫順如貓,十足的小女兒態。

山下,到處都是山河軍的的人,他們已然把荒山包圍了。

“你們攔我做什麼?”

周雪冷冷的道。

“這位小姐,對不起,暫時您還不能走,稍安勿躁吧。”

校尉方遠,倒也客氣,禮貌拒絕。

他是近期才加入山河軍的,並不認識周雪,但是柳劍他是認識的,因此便把周雪攔了下來,不讓通過,要等李陽到了再做決策,眼前女人能帶走柳劍屍體,顯然跟自家大人關係不一般。

“讓她走!”

李陽遠遠瞧見,喊了一嗓子。

周雪聞聲下意識的扭頭望了去,瞧見李陽抱著美女,便是愈發的氣惱了,簡直快氣炸了的那種。

李陽執意要殺柳劍,她雖然氣憤,確也可以理解,畢竟柳劍是太子,放虎歸山,後患無窮,可先殺他未婚夫,再跟彆的女人親近算怎麼回事?

難怪她都生氣了,李陽也不追她,嗬嗬,男人!周雪狠狠瞪了李陽一眼,快步穿過警戒線,駕車駛離。

李陽儘管感覺到周雪吃醋了,但也顧不上解釋,很多善後工作,都要他佈置,調度。

再把夏晴抱上車,吩咐司機送走後,既是開始下令。

“龐剛龐玉的屍體,就地焚燒,現場也要處理乾淨,絕不能留下任何打鬥過的痕跡。”

“立刻恢複青陽城的網絡與通訊,監聽總督府,我要瞭解外界各方的反應。”

“通知薛敏,佈置防線,做好戰鬥準備,皇朝若敢來攻,定要給予他們迎頭痛擊,讓他們知道知道咱們山河軍的厲害!”

李陽揹著雙手,發號施令,沉著善後,未雨綢繆。

其實在皇朝冇查實前,攻打青陽城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李陽也不得不防備,做出防範。

“是!”

眾人應聲,齊聲嘶喊。

網絡與通訊在半個小時後,既是得到了恢複,剛剛恢複,總督府辦公室多台電話,就是接連響起,完全炸了。

打電話來的全部身份顯赫,權勢滔天,不是朝廷要員,便是侯爵齊王。

他們全部要和總督劉鵬飛通話。

“怎麼了這是,那麼多大人物找我,我什麼時候成香窩窩了?”

總督劉鵬飛詫異不已,受寵若驚。

“趕緊接,這肯定是有大事發生了。”

邱玉堂急聲道,已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劉鵬飛隨便拿起一個電話,對方是中原侯,再聽完侯爺的話後,他臉色煞白,手都在哆嗦,站也是快站不穩了。

“怎麼了?”

邱玉堂喝問。

“出,出大事了,太,太子殿下死了,而且就死在我的青陽城。”

劉鵬飛顫聲說道,腦門全是冷汗。

什麼?

邱玉堂聽到這話,也是腦子嗡的一下,完全嚇懵了,太子死了,這,這電話聲不斷,此起彼伏。

邱玉堂也抓起電話,開始接聽:“我是兵部侍郎邱玉堂,您是哪位,有什麼事情?”

“我是六王朱文勇,你**愛誰誰,邱玉堂,我告訴你,三天之內,你要是查不清楚太子殿下的死因,就直接給我去死吧,滿門抄斬!”

“我是丞相尚偉,太子殿下去了青陽城,就在剛剛死了,速查速查。”

“我這裡是督查院,太子在青陽城出了事,皇主震怒,你們青陽城官方看著辦吧。”

吏部,戶部,禮部,兵部,刑部,工部這六部尚書,也是紛紛來電,軍界九門提督,各大指揮使,軍團長,也有來電,接聽電話的邱玉堂,劉鵬飛汗流浹背,惶惶恐恐。

接完電話的他們都是虛脫了,雙雙癱坐在地。

工作人員也是極度駭然,就連大氣也不敢出。

“邱大人,這,這可怎麼辦啊,太子年輕力壯,身體康健,怎麼突然就死了呢?”

劉鵬飛苦著臉,納悶道。

“這還要用問,被人給害了唄,此人狼子野心,大逆不道!”

邱玉堂冷冷道。

“被人害了,不能吧,誰能有這個膽子?”

劉鵬略顯不信。

“山河軍李陽,隻能是李陽這小子,我早就猜到他要把天給我捅破了,現在果不其然啊,殺太子,反了,真是反了,亂臣賊子,亂臣賊子!”

邱玉堂擰聲道,目眥欲裂,咬牙啟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