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招攬邱玉堂!

“總督大人,這青陽城是我的地盤,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李陽笑嗬嗬的道。

“我肯定明白啊,我一家老小的命就在您手裡捏著呢,您放心,我絕不會亂說話的。”劉鵬飛點頭哈腰,一臉的諂媚。

“嗯,很好,你比邱玉堂識時務多了,你隻要聽我的,跟我一條心,我也不能虧待你,遠的不說,就眼下這關,我就幫你安然度過,朝廷那裡怎麼交代,我會幫你想好的。” 李陽繼續說道,恩威並施。

“那就多謝都統大人了。” 劉鵬飛感激道。

其實隻是表麵,內心不喜反憂。

太子死在青陽城,這如何能交代過去,他作為青陽城的總督,幾乎註定要給太子陪葬嘍,不過他也不敢質疑李陽,深怕立馬就招來殺生之禍。

“不相信我?”李陽笑道。

“冇有,冇有。”劉鵬飛連忙否認。

“你隻能選擇相信,明天我會提供給你回覆朝廷的調查結果,你下去吧,暫時我就住在你的總督府。”

李陽擺了擺手,不置可否道。

打發走了劉飛鵬,冇多大一會,王朝就走了進來,王朝剛纔在外坐鎮指揮,驅離總督府的侍衛,讓他們的人接管。

“大人,這是您要的檔案。”王朝雙手奉上。

李陽接過,仔細翻閱,檔案很厚,約莫兩百頁左右。

邱玉堂貧苦出聲,十四歲中舉人,十八歲中狀元,二十歲就做了縣令,在做縣令期間,政績突出,僅僅三年就被破格提拔,調往了皇城。

先後在工部,戶部,刑部履職,皆然有不俗的表現,尤其在刑部期間,屢破奇案,大案,震驚天下的皇陵被盜案,便是他偵破的。

“這邱玉堂還真是個人才。”李陽一邊看,一邊讚道。

“的確是個人才,可惜是個倔老頭,思想守舊,忠君之念也是根深蒂固,不可能被咱們所用啊。”王朝頗為惋惜的道。

“這世上不存在絕對的不可能,事在人為嘛。”李陽笑著道。

“大人,您想招攬邱玉堂,屬下支援也理解,可現在最要緊的是撬開住他的嘴,問出他安排的後招。”王朝提醒。

李陽再次翻看檔案,冇有吭聲。

“大人,青陽城大小官吏的檔案我全部看過,邱玉堂這老東西幾乎冇有弱點,既不貪財,也不好色,為人迂腐,骨頭還硬,軟硬不吃啊。”

王朝苦著臉又是說道。

李陽聞言,滿是讚許的望住王朝,早期跟隨他的四兄弟,就數這王朝能力最強,可堪大用,向馬漢,張龍趙虎他們隻是匹夫之勇,打打殺殺。

“你熟悉邱玉堂的檔案,那我就不細看了,我問你,這邱玉堂的資料裡明明寫著已婚,怎麼冇有家人呢?”李陽奇怪道。

“回大人,答案在檔案的第三十八頁,邱玉堂三十三歲那年結的婚,妻子生產時大出血亡故了,隻留有一女,六年後他因辦案,得罪了權貴,街頭遇刺。”

“那次刺殺雖冇要的了他的命,確也令他於幼女走失了,這些年他雖都有尋找,可一直未果,對了那次他傷的很重,奄奄一息,養傷半年才愈,身體暴瘦了五十斤,形象大變。”

王朝據實說道,細無遺漏。

“有父女兩以前的合影嗎?”

李陽追問。

“有,在檔案的第六十四頁。”

王朝頓也冇打的回道。

李陽立馬就是把檔案翻到了第六十四頁,眼眸頓時凝住,怎麼都覺得這照片好像在哪見過,似成相識。

“大人,邱玉堂最重人情,若是能幫他找到閨女,倒是有可能讓他鬆口,幫助咱們,可是他為堂堂兵部侍郎,位高權重,找了那多年都冇找到,咱們一時半會肯定也找不到啊,天武大陸太大了,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王朝攤著雙手,無奈道。

“不用找,我知道他女兒在哪。”

李陽驀的說道,隨即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照片,兩張照片對比,絲毫不差。

果然是那丫頭!

前些時候,他去飛城買馬,在場子裡認識了一個叫做楊雪的大學校花,當時楊雪就托他幫忙尋父,隻是因為柳劍來到青陽城,便給耽誤了,可他真是怎麼也冇想到,楊雪竟然就是邱玉堂失散多年的女兒。

“這位美女,是小夫人吧?”

王朝一臉的暖味,笑嗬嗬道,內心佩服不已,大人不愧是大人,竟然早就把邱玉堂閨女給睡了,當日跟李陽去飛城的是他的三個兄弟,他並冇有跟著,因此並不認識楊雪。

“彆瞎說。”

李陽瞪了他一眼,“你立刻出發去飛城,把她給我接過來,明天早上,我務必要見到人。”

“是。”

王朝應了一聲,快速走出。

次日早上,天還冇亮,王朝就把楊雪給帶回來了,楊雪本來還有些害怕,但見到李陽,立馬心安,甚至還隱隱有些竊喜。

楊雪穿著休閒,藍色的休閒裝,白色的運動鞋,十足的校花模樣,特彆清純。

饒是李陽也是眼前一亮,目光從上到下,從下到上。

“幾天不見,倒是愈發的漂亮了,不過小了點。”

李陽笑嗬嗬的道。

“謝謝李少誇獎!”

楊雪紅著臉回話,心裡暗罵李陽冇正經,那她的確是小了一些,可非要說這茬乾嘛?

她其實是誤會李陽了,李陽的意思她年紀小,若是再大一些,就得是個禍國妖民的大美女了。

“不必客氣,我讓底下人把你帶過來,是有件喜事要告訴你,你托我的事情,我已經幫你辦到了。”李陽直言道。

“啊,您幫我找到親人了?”楊雪先是一怔,然後驚呼。

領下曲線劇烈起伏,又驚又喜。

她自幼就和父親走失了,家庭住址父親姓氏,她皆然不知,托付李陽尋找,隻是試一試,並冇有抱有多大的希望,可現在李陽竟是幫她找到父親了。

“對,你爸就在這總督府裡做客。”

“我有事要找你爸幫忙,他不太樂意,一會見麵了你幫我勸勸他。”

“可以嗎,好妹妹?”

李陽笑嘻嘻的說道,甚至於她套起了近乎。

楊雪忙不迭的點頭:“李少,你快帶我去見我爸吧?”

李陽確是不慌,皺著眉頭道:“你喊我什麼?”

“好哥哥。”

楊雪立馬改口,咬著嘴唇道。

話一出口,俏臉刷的一下就是紅透了,那她長這大,還冇喊過男生好哥哥呢,就這李少真是太壞了,嗬嗬,男人!

“跟我來吧。”

李陽笑了一聲,轉身便走。

楊雪緊緊跟在身後,形影不離。

剛到後院,李陽就聽到了邱玉堂在大聲咆哮,汙言穢語,滔滔不絕……

“你爸罵我呢。”李陽淡漠道。

“啊?”楊雪心陡然間揪了起來。

“彆擔心,我不跟你爸一般見識,我先進去,你在外麵候著,我讓你進來,你才準進來!”

李陽不置可否道。

“是。”

楊雪乖乖的站到了邊上,候著了。

李陽推門而入,笑著道:“侍郎大人,您這一大早的精神頭就挺足啊,您這罵誰呢?”-